《混亂的中程》:成功的組織如何培養「有耐心的文化」?

《混亂的中程》:成功的組織如何培養「有耐心的文化」?
Photo Credit: Mike Blak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功的創業故事往往淡化了耐心的重要性。如果相信這些故事,你很可能會過早放棄。例如許多人認為,提供影音串流服務的Netflix是百視達與租借DVD的替代品,轉變趨勢過程看似簡單,但他們的策略花了將近二十年才達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史考特・貝爾斯基(Scott Belsky)

以耐心滋養策略

世界上有許多人會想到翻轉某個行業或建立指標性品牌的點子,但很少人能長久堅持自己的策略並實現遠景。雖然一個很棒的策略可能在短時間內形成,但真正執行起來,就必須歷經長期不斷修正、極度痛苦和殘酷的現實(也就是混亂中程)。若要實現策略,你必須重整自己的期望並衡量進展的方法,同時為團隊打造出有耐心的文化和架構。

公司和人一樣缺乏耐心,甚至更沒耐心。如果在大企業裡執行計畫,衡量的標準通常是每季的表現,如此一來,就更難得到實現大膽策略所需的時間和空間。因此,你必須建立鼓勵耐心的機制,無論是文化上或組織架構上,並願意守護自己的長遠目標。

培養有耐心的文化

一九九七年,亞馬遜第一年上市時,貝佐斯寫了一封信給投資人,這封信如今已廣為人知。他先概述自身領導市場的策略:「由於我們重視長程,所以做決定和權衡輕重的方式可能和某些公司不同。因此,我們希望和你分享我們的基本管理與決策方式,好讓你,我們的股東,可以確認是否符合你的投資理念。」貝佐斯接著向投資人與他的團隊解釋箇中意義,接下來的這段話可以提醒我們,大企業可以如何培養鼓勵耐心的文化。

我們會持續且毫不猶豫地把重心放在顧客身上。

我們會持續以長期領導市場為考量,而非以短期獲利能力或華爾街的反應來影響我們的投資決定。

我們會持續分析、衡量計畫與投資成效,淘汰回報欠佳者,並針對表現最好的計畫增加投資。我們會持續從成功與失敗中學習。

在發現可能取得領先市場領導地位的優勢時,我們會持續展開大膽而非膽怯的投資決策,其中一些會得到回報,有些則未必,兩者對我們來說,都會是寶貴的一課。

如果被迫在優化GAAP會計報表和未來現金流量現值之間抉擇,我們會選擇現金流量。

我們做出大膽決定時(在競爭壓力容許下),會和你們分享我們策略思考的步驟,好讓你們能夠評估,這是否為理性的長期領導力投資。

我們會把錢花在刀口上,努力維持精簡的文化。我們十分了解,持續優化成本意識這種企業文化的重要性,尤其在極易產生淨虧損的這一行。

我們會平衡成長、長期收益與資本管理。在當前的這個階段,我們會優先選擇成長,因為我們相信,規模是達成我們商業模式這項目標的核心。

我們會持續招聘並留住靈活、有才華的員工,並持續以認股選擇權而非現金來獎勵表現優異者。我們知道,我們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們吸引與留住積極進取員工的能力,每一名員工都必須視自己為公司的老闆,因此也必須讓他們成為公司的主人。

我們不會大膽到聲稱上述都是「正確的」投資哲學,但那是我們的哲學,如果沒有闡明我們目前以及將持續使用的策略,那就是我們的疏忽。

後來,貝佐斯每年發布致股東信時,都會再次附上這封信。他顯然希望把握每次機會,向所有投資人和員工重申這些原則。

貝佐斯還有個故事令我印象深刻。在亞馬遜成立初期,有一季的表現相當優異,貝佐斯在恭賀團隊後,卻提醒他們:「我們這一季的表現不錯,是因為我們在三、四、五年前做的事,而非因為這一季所做的事。」優異的創新往往要過很久才看得到結果。新計畫必須不斷改進與優化,也需要時間,才能擴散、普及並出現成效。

亞馬遜也許是最好的企業範例,讓我們看見耐心執行長程策略的成果。我在亞馬遜上班的朋友都說,貝佐斯對外不斷強調,長程思維有助於優化公司內部願意冒險並追求長期策略的文化。假使遭遇失敗,例如亞馬遜的手機只撐不到一年,貝佐斯就會明確地讓員工知道,如果公司有夠多創新的點子,他就預期看到更多、甚至更大的失敗。在新技術出現時,例如語音助手Alexa,不會馬上受到利潤或使用率衡量,而能夠慢慢發展,只要團隊對長期策略抱持信心,就不會妄下評斷。貝佐斯透過企業文化來培植策略與耐心,改變了人類追求即時回報並希望在短期內就看到進展的天性。

鼓勵耐心的組織架構

有些公司則運用組織架構來培養耐性,Google就是其中一個例子,這間公司有超過90%的收入來自廣告,他們為了培植創新計畫,在2015年更名為「Alphabet」,把大膽的舉措與核心業務分開,Google因而成了控股公司的子公司之一。這個歷史性的決定,是為了讓必須長期發展的新計畫受到組織架構的保護,因而脫離Google,以獨立公司的方式運作。

因此,他們有像是研發自駕車技術的Waymo。這些公司都是投資組合的一部分,沒有在短期內增加價值的壓力,也毋須依據季度表現評斷是否有繼續存在的理由。若組織規模較小,有些公司會從呈報對象、實際所在地,以及衡量表現的方式來分隔某些團隊,保護他們不受季度利潤與短期績效的影響。

替組織或專案設計鼓勵耐性的架構,最終可以克制我們使用傳統措施衡量短期進展的天性,耐性不代表容忍毫無作為或進展過慢,而是以其他方法來衡量計畫的影響力。關於這點,企業雲端檔案儲存公司Box的創辦人兼執行長亞倫.萊維(Aaron Levie)在推特上說得最好:「能夠成功的新創公司,可以在很長一段期間內都感到不耐煩。」

AP_171684056710052
Photo Credit: Sipa via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成功的創業故事往往淡化了耐心的重要性。它們做作地把進展描述地太快,如果相信了這些故事,你便很可能過早放棄,例如許多人認為,提供影片串流服務的網飛(Netflix)是百視達(Blockbuster)與租借DVD的替代品,轉變趨勢過程看似簡單,但卻花了十年,並堅持執行一項策略──也就是把租借影片的流程轉移到網路上並脫離實體店面才達成目標。

策略的第一部分,是將顧客從到店租借DVD的習慣轉移到以郵寄方式進行。畢竟在一九九○年代末期,在網路上觀看長達兩小時的影片,無論對供應商或消費者來說,在技術上都會是個噩夢。等到更快更便宜的寬頻網路出現後,網飛才能大規模地提供數位訂閱服務。

有許多年,產業分析師都質疑甚至嘲笑網飛的作法。網飛執行長里德.哈斯汀(Reed Hastings)在2000年曾與百視達執行長約翰.安提奧科(John Antioco)接洽,當時,該公司的業務重心仍是透過郵件租借DVD。據說里德.哈斯汀曾提出以五千萬美元出售公司。根據《綜藝》(Variety)雜誌報導,安提奧科認為,網飛是「一間非常小型、專攻冷門市場的公司」,因此婉拒了這個機會;百視達在2010年宣告破產,而在撰寫本文之際,網飛已是市值一千五百億美元的公司。他們的策略花了將近二十年才達成。

看似快速取得的勝利其實紮根極深。你必須替團隊建立並提供衡量的標準,才能幫助他們熬過長期遭到的懷疑、模糊和誤解。若將耐性發揮到極致,就能夠延長團隊的渴望和動力。

沒有衡量短期的生產力,就必須增加短期的專注力。前一陣子重拍《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的導演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在接受財經科技網站《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採訪時談到,在執行歷時數年的計畫時,維持密集的專注力非常重要,她說:「我認為,長期專注於最終目標是最困難的部分。有了長遠的目標後,你必須牢記於心,當身邊各種元素每天都在改變,例如:某個鏡頭的效果⋯⋯或故事情節稍微有變化,那個目標都不能改變,你必須緊緊抓住那個核心。」無論決定如何調整團隊架構,好讓長期策略得以執行,你都必須抓住核心目標。

尋求個人的耐心

儘管我們理智上都了解,追求目標時必須有耐心,但卻很少人願意這麼做。談判的時候,我們尋求短期內風險最小、能夠最快取得的回報;面對每日的市場波動,我們沒有耐性運用長期投資理論,即使從架構上來說,我們認同其中的道理;我們花一年研究一項計畫,卻在產品推出幾週後,就開始質疑它的成效,沒有讓理念有足夠的時間紮根,或讓消費者認識你的品牌。

多數人無法耐心收割自己付出的心血,這點相當可惜。傑出的團隊是從在低谷跋涉的過程中得到力量和韌性,而非來自於站在山頂欣賞美景,然而新創公司往往在遇到挑戰時失去人才;正是因為這些挑戰,你才能脫穎而出,若能將之征服,它就會成為你的護城河。持久的耐心和毅力是很大的競爭優勢,即使擁有最好的策略、人才和資源,也無法一蹴可幾。

培養自己和團隊的耐心,選擇合適的速度,然後調整腳步。達成短期目標雖然值得慶祝,但也要讚揚持久的努力。培養重視堅持理想、不斷前進的文化,並揚棄傳統的衡量標準。以架構來鼓勵團隊追求不受日常運營壓力牽制的長遠計畫。同時記得,能夠長期堅持策略是相當難能可貴的特質。耐心、專注、團結、持續前進,是任何團隊都可以努力追求的競爭優勢。

好走的路只會把你帶到擁擠的地方

制定長程決策時,例如選定建構產品的技術,請記得,你可以輕鬆取得的,別人也很容易拿到。我在Adobe工作時,凡是與產品團隊討論路線圖,或決定產品的技術架構,通常會有一個「簡單選項」,提供多數所需的功能,另外也有一個「最佳選項」,實現這個選項的過程必然困難昂貴,但功能更加強大。我都會去問:「如果採用簡單的選項,對手可以多快趕上?這是不是投資的好機會,讓我們真正脫穎而出?」

若想在業界取得領導地位,有時必須走難走的路。我們要提防阻力最小的道路,這也許在短期內很吸引人,但長遠來看,往往無法幫助我們形成區隔與防禦。歷時越久,捷徑就越無法令人滿意;漫長的比賽最難打,卻能帶來最大的勝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混亂的中程:創業是1%的創意+99%的堅持,熬過低谷,趁著巔峰不斷提升,終能完成旅程》,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史考特・貝爾斯基(Scott Belsky)
譯者:方祖芳

你之所以讀這本書,也許因為你即將踏上冒險之旅,或已置身其中。無論你是作家、創業者、希望在大公司創新的人還是藝術家,都會有相同的希望和恐懼。 本書是以文火燉煮多年而成的一道菜餚。 很少人可以靠著慢工出細活維生,但我們可以用慢慢進行的計畫讓工作更為圓滿完整。你不能忘記擺在爐上的鍋子,必須不時檢視,也許加點鹽或舀去上頭的泡沫。在你有生之年,請讓這些計畫成為你最傑出的創作。

從無到有開創事業或產品的過程變化莫測,在第一哩路產生一個新想法,最後一哩路卻要捨得放手。然而,我們喜歡談論起點和終點,即使中間過程最重要,卻通常也是最容易被忽視和誤解的部分。 身為全球網路最大設計師作品交流平台──Behance的創辦人,同時也是Adobe的首席產品長,史考特.貝爾斯基充滿洞見的採訪許多企業家、藝術家、作家和高階主管,結合自身與Airbnb、Uber和拼趣(Pinterest)等公司合作的經驗,揭露執行新計畫或創業的真相;《混亂的中程》陪伴你在創業最困難的階段找到一條出路。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