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認為中共20年內會垮,然而,這個算命真的準確嗎?

弗格森認為中共20年內會垮,然而,這個算命真的準確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統治模式和中國人德性的複雜性與奇異性,超越了此前任何西方的政治學理論及分析工具,在新的可以對中國「庖丁解牛」的「屠龍刀」出現之前,任何預言都難以讓人信服。

英國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不僅是極少數能橫跨學術、媒體和金融三大領域的學者,還是著作等身的「明星歷史學家」,他出版的十五本書大多都是暢銷書,包括《帝國》、《文明》、《巨人》、《貨幣崛起》和《戰爭的悲憫》等。然而,這位研究西方歷史頗具深度和廣度的學者,一旦論及中國議題,立刻顯得隔膜和陌生,頻頻出現嚴重的錯誤和謬論。這不是他個人的孤立的個案,很多西方學者都是如此。這也說明中國處在與西方完全不同的另一個時空和觀念秩序之中。

弗格森早年專攻經濟史和金融史,後來越做越宏大,關注的是權力、戰爭與和平等政治哲學層面的問題。他多年集中研究「帝國」問題,曾經在一次訪談中說:「近二十年來,我花了大量時間深入瞭解權力的本質和戰爭與和平的原因。起初我重點關注的是德意志帝國和大英帝國,漂洋過海(大西洋)之後,我的注意力也許是無可避免地就轉向了這個不敢說出自己名字的的奇怪帝國——美國」。他鼓勵美國承認自己是「帝國」,並負起「世界警察」的責任來。

同時,他也注意到中國是一個正在崛起的帝國,這些年來,他頻頻訪問中國,將中國作為新的研究對象。他在論文《讓中美共同體再次偉大》(Make Chimerica Great Again)中沿襲「中美共同體」的概念,希望中國與美國「尋求和解」,因為」中美共同體」的瓦解和中美關係的崩潰對世界將是不利的。他認為中國在貿易戰中是弱勢一方,建議中國放下身段、做出妥協:「我們有種感覺,對於雙邊貿易赤字這個關鍵問題,中國的反應可能需要更加靈活。」

而弗格森此前在《文明》一書中指出,一種有競爭力和生命力的文明,必須同時具備「六大殺手級應用」(競爭、科學革命、法治和代議制政府、現代醫學、消費社會、工作倫理),缺一不可。而中國似乎並不符合這一標準——「中國現在已經滿足了我在《文明》中所寫的四項標準。對我來說,最大的問題是,中國能否證明我的說法是錯誤的?中國能否在既沒有政治競爭(代議制、普選),也沒有基於私有財產權的法治的情況下,保持經濟增長和政治穩定?這就是這個國家正在做的實驗。中國能否在自己的這條道路上走下去,沒有任何危機阻攔?如果能,我將會重寫《文明》這本書。」那個時候,他對中國的成功似乎還頗為樂觀。

而最近幾個月以來,弗格森對中國的樂觀期待逐漸趨於悲觀。弗格森在近期發表的一篇題為《外來的力量將推倒中國的防火長城》的文章中預言,儘管中國的領導人決意避免重複蘇聯的錯誤,中國的防火長城將在未來十至二十年一如三十年前的柏林圍牆般倒下,外國的壓力將會加快這個進程。如果中國的防火墻倒下,中共政權也就隨之垮臺。弗格森給出的是略微含混的時間段:十到二十年。那麼,弗格森給中國算的這個命真的準確嗎?

弗格森提出了六個原因支持其論點。但在我看來,任何為中共算命的做法都是危險的。中國流亡知識分子的象徵性人物劉賓雁曾經在六四屠殺之後樂觀地指出,喪盡天良的中共政權將在三年到五年之內崩潰。然而,劉已在二零零五年去世,中共至今仍然屹立不倒。義憤是一回事,科學的論證又是另一回事。輕率地為中共算命,讓劉的聲譽受損,對於弗格森來說亦如此。中共統治模式和中國人德性的複雜性與奇異性,超越了此前任何西方的政治學理論及分析工具,在新的可以對中國「庖丁解牛」的「屠龍刀」出現之前,任何預言都難以讓人信服。

AP_1900836310737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第一,弗格森認為,當年蘇聯帝國只要繼續增長,是難以推倒的,但當經濟出現滯漲,整個制度就開始崩壞。而一九七零年代蘇聯及其衛星國的生產增長都出現了負數。若中國經濟放緩,老百姓對政府將開始理想破滅,正如蘇聯東歐當年。

然而,弗氏的這種「經濟決定論」並不適合分析中國問題。不要說只是「經濟放緩」,即便中國出現經濟崩潰,也不一定會引發政治崩潰,因為用王岐山的話來說,中國人民是能吃草的。毛澤東時代的三年大饑荒,餓死三千萬至六千萬人,幾乎是歐洲大國全體國民的總數,中共的統治仍穩如磐石。文革末期,連中共當局自己都承認「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但也只出現統治階層的內訌,而未出現全國性的民眾大規模抗爭——發生在天安門的四五運動,以紀念死去的周恩來的名義進行仍然遭到鎮壓,當時極少有人從根本上質疑中共的統治合法性。

第二,弗格森認為,經濟增長將孕育一個中產階層,他們就算不要民主也不願意接受空洞的政治宣傳。弗氏引用歷史學家提莫西・賈頓・阿什(Timothy Garton Ash)所說:「帶頭革命的,通常都會是資產階級的知識分子。」弗氏說,中國今天也有這些反抗的中產階級,像艾未未這些人。

然而,弗氏高估了中國中產階級的反抗性,中國的中產階級不是西方的中產階級——後者是公民社會的產物,而今天的中國沒有公民社會,中國的中產階級是中共特權階層的附庸,是中國扭曲的權貴資本主義制度的產物,他們並無強烈的對民主和自由的訴求。

其次,弗氏舉出的艾未未的例子更是大錯特錯,可見他掌握的關於中國的信息何其滯後。他應當讀一讀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對艾未未的揭露,艾未未不是中產階級的代表,而是典型的「紅二代」。艾未未也不是真正的反抗者,他只是做出反抗的姿態來經營自己在西方藝術市場的賣點。一旦目標達到,他立即與中共達成「和解」。艾未未與張藝謀的策略是一樣的:張藝謀靠販賣讓西方觀眾好奇的東方神秘主義賺錢,艾未未則靠販賣讓西方誤認為是「反抗藝術」的粗糙不堪的「非藝術」而「發大財」。


猜你喜歡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每年近800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2021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2300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85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550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7月11~12日,針對年齡分布於30歲以上ShareParty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376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2:1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風味偏好調查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14.5%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名稱。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60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1980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風味達到標準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配圖警語_3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12年雙桶DoubleWood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Oloroso雪莉桶,陳放9個月過桶的百富12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1993年販售迄今已近30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21年波特酒桶PortWood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配圖警語_2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14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14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配圖警語_4_V2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16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16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