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革命》:讓健康的人服用藥物,使其能力超越「自然限制」不公平嗎?

《智力革命》:讓健康的人服用藥物,使其能力超越「自然限制」不公平嗎?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有各種法規興起,企圖阻止越來越多健康人士藉由藥物來提升表現,但終究阻止不了這股趨勢,相同狀況也出現在原本設計來治療精神疾病的神經促進方式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大衛.亞當

近年來,讓溫和的電流從頭皮通過頭蓋骨進到腦內的方式,已經被用來治療各種精神問題,就算還不能妄下結論,其效果已令人振奮,因為有很多奇蹟般恢復的案例。例如,某位孕婦因接受實驗性治療,成功避免抗憂鬱藥物可能引起的併發症。這個案研究很有趣,但卻是來自學術上的偏頗:奇蹟恢復的案例被廣泛報導跟出版,但接受相同治療卻沒恢復的病人卻慘遭遺忘。假如醫生和外科醫生能掩蓋犯下的錯誤;精神治療師跟臨床心理學家當然也能把失敗案例塞進抽屜深處。

即便控制各方面因素的研究較少,但終究出現了。2016年出版的研究中找到有利證據,證明大腦電力刺激能協助減緩憂鬱症跟精神分裂的症狀,對於飲食失調、焦慮及強迫症的早期症狀也有幫助。

發表於《精神治療研究》(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期刊上的一篇文章,下了個結論:重複性電力治療有助於「減輕很多主要精神疾病之症狀」,但也同時警告「這個領域還在初始研究階段,在臨床效果可以被充分確認之前,有許多方法學跟道德上的問題需要進一步討論」。

並非每個人都理會這項警告,在傳統的醫藥模式下,一種新型治療法,或說新型實驗藥物,通常需要幾百個臨床測試案例來確認是否安全、有效後,才能獲得認可,直到通過最終確認合法上市前,藥物治療的目標對象是無法取得藥品的。

然而,大腦電力刺激可不然。只需一顆電池(濃煙警示器用的那種胖電池)、電線與一些相關指示就可以了。當口碑傳開來,科學與醫藥期刊也充斥有效的個案研究,越來越多受強迫症、憂鬱症、躁鬱症困擾的病患(無法獲得高品質傳統治療或傳統治療對他們無效的灰心病患),自己去找尋方法來作電力刺激實驗,設法控制腦內混亂的活動。也有一些灰心的家長,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做這項實驗,希望改善孩子的自閉症。

不只是精神疾患,其他大腦機能不全或線路不通的狀況,也能透過電力刺激來改善。2013年在倫敦,有一群就讀特教學校的學生,用電力按摩大腦,檢驗能否克服自身的學習障礙。

這6名費爾利私立小學8~10歲的孩子,因為數學表現差強人意,所以接受總計9次、每次20分鐘的電力刺激,由於他們的頭圍太小,故而用特製的頭套。另外有一群做為對照組的小朋友,也帶上類似的頭套,但電流是關閉的。結果發現,電流刺激能幫助那群實驗組的孩子提高一般數學測試的成績。

當這類研究報導一出來,經過許多人討論之後,神經促進就不再侷限於醫學用途,而是擴張到一般社會大眾身上。這些新型神經效能提升技巧有一個共同點:不像其他醫學領域(譬如整形手術),不會加入或產生任何新東西,而是把大腦原有的潛能開關打開、釋放出來。現在有越來越多人利用這些技巧,找尋並釋放腦中潛藏的力量,但是他們並非率先做這些事的人,之前已經有很多先驅者了。

英國自行車選手湯姆.辛普森(Tom Simpson),就是其中一名試圖尋找並釋放大腦潛能的人,他想贏得世界最知名自行車賽:環法自行車賽(Le Tour de France)。於是,1967年的某個夏日早晨,他服用了幾顆以白蘭地沖淡的安非他命藥丸,然後前往普羅旺斯的馮杜山(Mont Ventoux)—自行車界最難的陡坡之一。他曾征服過好幾次,卻沒一次達成攻頂目標。

在我收到門薩成績的幾個月後,我騎車經過馮杜山上用來紀念湯姆.辛普森的石碑。事實上我經過兩次──一次是上坡時緩慢地路過,一次是下坡時迅速地路過。它豎立在距離山頂幾百公尺處的路邊,一塊不規則的狹長石碑,石碑跟周圍的環境融合得很好,圍繞它的不是常見的花束或親筆信,而是幾排色彩繽紛的自行車水瓶。

自行車選手之所以害怕馮杜山,是因為其上坡缺乏植被,暴露於常見的7~10級強風中,破碎的石灰岩地形從遠處看似被白雪覆蓋,近看則如月球表面。一座巨大的紅白塔座落於山頂上,彷彿在嘲笑你,你有多希望踩下每一次踏板,它就能變得更近更大。

1967年,湯姆.辛普森體內的安非他命中止了排汗功能,當他努力向上坡前進,因體內堆滿了無法排放的熱能,他開始產生幻覺,在路上忽左忽右地行進著。每當他從車上摔下來,都會要求路邊觀眾把他放回自行車上,直到他最後一次跌下踏板,不再開口說話為止。

Tom_Simpson_c1966
By Panini - [1], Public Domain, Link
湯姆.辛普森

他的死在職業自行車界引發了巨大共鳴。因為選手中有不少人,也在服用類似的毒品和藥物。

隨著醫藥科學進步,以及新藥物上市,新法規隨之而來,規定哪些藥物可以合法服用,哪些藥物首次被納入禁藥。這起事件,大幅改變了自行車手跟其他運動員的用藥習慣。

這種偏離原本治療目,偷渡來提升表現的例子屢見不鮮,亦即原本設計來治療疾病的藥物被菁英族群濫用,變成提升體能表現的工具,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職業運動員的濫用藥物行為。現在被運動員濫用來促進肌肉生長的合成類固醇(Anabolicsteroids),原本是為了改善某些疾病(如癌症)引起的食慾不振跟身體虛弱。至於近年來禁止自行車選手使用的藥物合成促紅血球生成素(Synthetic erythropoietin,簡稱EPO),最初是用來治療腎臟疾病,以及排便疾病引起的紅血球不足。

雖然有各種法規興起,企圖阻止越來越多健康人士藉由藥物來提升表現,但終究阻止不了這股趨勢,相同狀況也出現在原本設計來治療精神疾病的神經促進方式上。

如同過去原本只屬於小眾的先端科技,後來一躍成為主流的例子,過去這種精神促進的主題,只出現在科幻小說中。最有名大概是1966年丹尼爾.凱斯(Daniel Keyes)所寫的小說《獻給阿爾吉濃的花束》(Flowers for Algernon),內容以查理.戈爾登的日記形式撰寫而成。查理原本是一名有智能障礙的地板清潔員,後來經過實驗性治療,一躍成為天才。他的認知能力大幅提升之後,遂接手這個徹底改變他的研究計畫,經過種種複雜的演算,他焦慮地發現到自己最近得到的大腦力量很快就會褪去(阿爾吉濃是接受這個實驗的老鼠,牠的大腦能力提升後又迅速衰退,並且證明治療有致命的危險性)。當查理的智力增進,自我認知提升後,他生氣又羞辱地發現:接受治療前,他以為是朋友的人,其實都在嘲笑他。

查理寫道:「實在令人想不透,那些忠於自我感受與想法的人,不會對那些生來少了腿或瞎了眼的人佔便宜,但是卻能無動於衷地去虐待那些生來有智能障礙的人。」這個故事在1968年被改編成電影《落花流水春去也》(Charly),為主演查理的克里夫.羅伯森迎來一座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另外一部評價沒那麼好但商業上很成功的電影《藥命效應》(Limitless)是從艾倫.葛林(Alan Glynn)2001年出版的《黑暗領域》(The Dark Fields)改編而來。故事敘述艾迪.史比諾拉服用實驗性藥物來提升智能、創造力和學習力之後,所經歷的人生幸運轉折。艾迪在數日內寫完一本書後,轉職到最賺錢的財務領域,他的成功轉變來自於在大量資訊中找出模式的新能力。

艾迪如此形容這段經驗:「我對那段時期的印象是:一直保持忙碌狀態讓我感覺很好。我一秒鐘也停不下來,我讀了史達林、亨利.詹姆斯跟厄文.特奧伯格的新傳記,憑藉語言書跟錄音帶學會日文。我上網跟人下棋,然後不停玩解謎遊戲。有一天我call-in進地方電台,參加猜謎遊戲,結果得到一年份的美髮產品。我上網搜尋幾小時後學會的各式各樣的事情(當然我不是真的需要做這些事)。比如,我學會插花、煮燉飯、養蜂、拆解車引擎等等。」

另一部結構嚴謹、以認知提升為主題的小說是《領悟》(Understand),由華裔小說家姜峯楠(Ted Chiang)於1991年出版的短篇小說。一樣描述了實驗性藥物的效果,一個名為里昂的人在一次溺水經驗後,大腦受到損傷。使用藥物原本是想恢復大腦喪失的功能,結果反倒大幅增加他的智力。里昂這樣解釋:「心智能力提升的同時,我對身體的控制力也增加了。很多人認為人類在演化過程中犧牲身體能力以交換心智能力的增進,這種想法是錯的:掌控身體、發揮身體能力是貨真價實的心智活動。雖然我的肌力沒有增加,我的協調力卻大幅提升。我甚至變成能同時靈活運用左右手的人。此外,我的集中力使得生物回饋療法格外有效。與別人相比,我只要少量練習就能增加或減少血壓或心跳頻率。」

3個故事聽來有點類似,但在認知提升的討論上,重點卻各有不同之處。查理因為心智功能有缺陷,影響到生活品質,重視道德的人士認為社會有義務介入這種狀況。里昂也一樣,大腦受損使生活品質受到影響,所以想辦法復原。但《黑暗領域》的艾迪則非如此,他的生活品質跟社會地位原本已屬中上等級,增加智力不在於維護他的人權,而是提升銀行存款。用認知提升方法來幫忙查理跟里昂是治療他們,但若用在艾迪身上,是不是等於幫他作弊呢?

多年來,生物倫理學家不斷思考治療與效能提升兩者間的區別。在何種狀況下可以讓健康的人服用藥物,使其能力超越自然限制呢?然而,治療與效能提升之間的界線並非總是涇渭分明。有一個常見的兩難例子,兩名身高低於平均的小男孩想使用生長荷爾蒙來治療身高。其中一名小男孩,身高矮小是因為腦中有腫瘤,導致荷爾蒙分泌不足;另一名則是因為父母原本就比較矮。

傳統的道德模式只會把成長荷爾蒙給第一名小男孩,因為這樣才算是「治療」,如果把成長荷爾蒙給第二名小男孩則是額外的效能提升,故不在許可範圍內。聽起來公平嗎?或許對第二名小男孩來說不甚公平。很多研究指出,身高矮會影響男性的生活品質,他們容易受到來自女性跟主管的歧視,然而治療不就是為了提升生活品質嗎?難道我們不該把成長荷爾蒙給第二名小男孩嗎?

直到威而鋼那出名的效果被發現之前,醫生的字典裡其實沒有「勃起障礙」這種診斷,假如一名70歲男性的性生活不若從前頻繁,對醫生而言,只是生活型態問題而非醫學問題,要解決這問題只是提升附加效能罷了,算不上治療。藥廠剛開始根本也不是以此為目的,畢竟威而鋼原本是用來治療心絞痛跟高血壓的藥品,即便這方面的表現差強人意,但其副作用卻為藥廠賺進了大把大把的鈔票。

不管你如何定義治療與效能提升的不同或試著區別開來,邏輯總是又把他們推到一塊。假如我們認為治療是一種回復到「正常」或「平均」的狀態,那麼心臟移植跟使用施德丁藥物,把中年男子血中膽固醇濃度降到平均以下,也不能算是「治療」。

這不僅是語言跟哲學上的問題而已。治療與提升效能之間的不同,決定了現實生活裡藥物的價格與取得管道。在有限資源下,標準的立場是將治療放在第一順位,因為它能改正「錯誤」。然而,就像「正常」一樣,什麼是「錯誤」呢?隨著科技進步,人們的期望值提升,對於何者為錯,我們的想法一直在變動。

由於越來越難定義何謂「正常」,也由於改善人類生活的技術同時是認知、身體方面的,帶來的好處足以影響每一天的生活。所以,區分治療與效能增加的討論越來越站不住腳。如同政治家不斷提醒的:我們住在一個知識經濟的世界中。知識就是力量,僅有少量的知識可能很危險,尤其是你在政治、軍事或經濟上的強敵,擁有比你更多的知識時,很可能讓他們比你搶先一步。

相關書摘 ►《智力革命》:我們活在可以「修補大腦形象」的時代,終極獎品就是提升智力

書籍介紹

《智力革命》,格致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大衛.亞當
譯者:潘美岑

當智商變成產品在網路上架,你肯花多少錢買?世界強權美、英、法、中國

正暗自研究卻不明說的秘密!歷經工業革命、數位革命、生物演化論之後,顛覆人類未來的「智力革命」悄然逼近……史無前例的天才冒險!紐時暢銷作家親身上陣,改造自己智商超越百萬人,擠進「門薩高智商」俱樂部。

《智力革命》將帶你探索「認知提升」這個全新領域,同時探討各種科學、道德相關的議題,調查所謂人類智力的概念。研究智力究竟是什麼,以及如何被改變──不管你喜不喜歡,改變的時刻已到來。

1-立體-智力革命(96dpi)
Photo Credit:格致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