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在日南北韓人」與中國人,川崎市訂定日本第一部有罰則的「反歧視法」

有許多「在日南北韓人」與中國人,川崎市訂定日本第一部有罰則的「反歧視法」
Photo Credit:Kurashita Yuki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崎市政府2016年就通過「仇恨言論通過對策法」,但沒有明訂罰則;市政府接著在2018年更宣布,只要有仇恨言論疑慮的活動,將拒絕他們在公園等公共設施聚舉行,是全日本第一個實施這種作為的市政府。

(中央社)日本近年對其他種族的「仇恨言論」愈演愈烈,其中鄰近東京的川崎市備受困擾,讓川崎市政府提出全日本第一個附帶罰則的條例草案,可處累犯最高50萬日圓罰金,盼遏止歧視言行。

《日本放送協會》(NHK)日前報導,為嚴禁例如仇恨言論等歧視言行,川崎市政府15日公布條例草案,民眾若不遵循市政府「勸告」及「命令」,而持續種族歧視言行,最高可處50萬日圓(約新台幣14萬元)罰金。

日本川崎市,提出全日本第一個「有罰則」的禁制仇恨言論法

川崎市政府以制訂全日本第一個附帶罰則禁止仇恨言論等歧視言行的條例作為目標,在6月時已先公布草案,並廣徵公眾意見進行草案內容增修,本月15日正式公布市政府版條例草案。

草案明訂禁止在公共場所對非日本出身人士有言論或行為上歧視,具體而言,例如煽動叫人離開目前居住地方、威脅要加害他人身體自由及財產等,及進行明顯言詞羞辱等。

如果民眾違反條例規定,川崎市政府會先給予勿再持續歧視言行的「勸告」與「命令」;如果仍無法約束違反者言行,且從給予「命令」後6個月內3度違規,除了可公開個人姓名與團體名稱外,也會進行刑事告發,法院最高可處50萬日圓罰金。

川崎市政府將於本月下旬召開的川崎市議會,正式提出反歧視條例草案。

川崎市長福田紀彥說,為打造一個沒有歧視的城市,是制訂條例最主要原因;他會努力向議會說明,希望能獲全體議員一致同意通過。

幾位定居川崎市的「在日南北韓人」也在本月8日造訪川崎市政府,提出希望制訂更有效遏止歧視的條例請願書。

川崎市為何開反歧視第一槍?

根據日本共產黨川崎市議員片柳進官網資訊,近年來像「不容許在日特權的市民之會」(在特會)等種族歧視團體,在全日本各地進行以仇恨言論為目的遊行、宣傳等,儼然已成社會問題。

2012年11月在JR川崎站前舉行的街頭宣傳,應該是仇恨言論首度進入川崎市,且到2015年6月底前,相關團體就已在川崎站周邊舉行10次遊行。

至於仇恨遊行為何在川崎市川崎區舉行,片柳官網資訊指出,這是因為川崎區住有不少「在日南北韓人」,加上川崎市政府主打多元文化共生的施政,成了種族歧視與排外主義者的抗議對象。

日本《朝日新聞》日前報導,仇恨言論大約在2013年左右起,在東京新大久保及大阪鶴橋等地愈演愈烈。在川崎市也經常在公園舉行仇恨集會或遊行等。

川崎市政府2016年就通過《仇恨言論通過對策法》,但沒有明訂罰則;市政府接著在2018年公布指導方針,只要有仇恨言論疑慮的活動,將拒絕他們在公園等公共設施舉行,是全日本第一個實施這種作為的市政府。

川崎市政府表示,實施對策法後,雖然無法確認市內有出現仇恨言論,但市政府官員說,未來仍有出現仇恨言論的可能性,所以制訂附帶罰則的條例有其必要。

川崎市有許多「在日南北韓人」與中國人居住,長期以來成了共生社會,但也因為與當地日本人的想法不同,雙方對立愈演愈烈,也深化川崎市混亂程度。

Zaitokukai_rally_at_Shinjuku_on_24_Janua
Photo Credit:Abasaa @ Wikipedia 公有領域
2010年,反對在日朝鮮人的「在特會」在新宿舉辦遊行示威活動。
部分川崎民眾質疑條例成效

不少川崎市民都期望早日制訂禁止歧視條例,但也有部分市民抱持疑問。

家住川崎區育有2歲孩童的30多歲女性說,車站前常聚集很多人,大聲說著歧視語言,讓人感覺不舒服,也常嚇到小朋友,希望這樣的條例能讓這種行為漸漸消失,成為一個適合養育小孩的環境。另一位72歲的男性也說,就算是不同國家出身的人也必須和睦相處,希望早日通過條例。

不過,住在川崎市幸區的58歲女性說,規範本身雖然沒有錯,但就算制訂條例,可能也難根絕歧視言論,應該要思考這些人為什麼會想要攻擊別人。

家住川崎區的76歲男性說,雖然應該消除仇恨言論,但罰則會不會太高了,應該透過教育等較溫和手段來做才是。

為何川崎市有很有多「在日南北韓人」?

《地球圖輯隊》報導,由於日本曾殖民朝鮮半島,自1910年日本和朝鮮王國簽訂《日韓合併條約》後,不少來自朝鮮半島南部的釜山、濟州島的朝鮮人來到日本,在礦場或工地工作。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當時日本約有200萬名朝鮮人。隔年,約有 50萬名的朝鮮人回到朝鮮半島,而剩下55萬名左右的朝鮮人則選擇留在日本繼續生活。這些留在日本生活的「朝鮮人」,在國籍上不屬於日本國民,而是具有居留資格的「朝鮮韓國人」(又稱「在日南北韓人」)。

這些「在日南北韓人」又以川崎市為主要聚居地。《走進日本》報導,川崎市川崎區的沿海地區,由於二戰前日本企業在此建設了大規模工廠,當時有許多來自朝鮮半島的勞工和徵用工在這裏工作,部分在二戰後留了下來,於是在這裏形成了關東地區規模最大的韓國城。如今,在橫貫川崎區東西、通稱為「產業道路」的周邊地帶,韓國烤肉店及南北韓僑民經營的飲食店林立,還建有朝鮮學校。

而川崎市的「仇恨遊行」鼎盛期其實是2009年至2012年的3年多時間,當時日本執政的不是保守政權,而是民主黨政權,為此,多數保守派和右派因「反對民主黨」這一共同的敵人而團結在了一起。但是2012年,自民黨在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勝利,保守政權、第二屆安倍晉三內閣隨之誕生,各路右翼的共同敵人由此而消失。所以有人認為2016年才制定《仇恨言論通過對策法》為時過晚。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