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混凝土烏托邦:南斯拉夫「粗野主義」的大師級建築

【圖輯】混凝土烏托邦:南斯拉夫「粗野主義」的大師級建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遍及全南斯拉夫的住宅區、酒店、文化中心與紀念碑,大部分都是由混凝土建成。這些建築還有一個意義是,在西方民主與東方共產之間,力求開闢自己的第三條路,創造社會主義烏托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塞爾維亞貝爾格勒機場到市中心的高速公路上,絕對不能錯過欣賞Genex塔(Genex Tower)。它是由兩棟高樓構築而成,兩棟樓頂端由空橋連結起來,頂部則有一間已關閉多時的旋轉餐廳,看起來就像個太空艙。

這棟建於1977年、與當地景觀相當格格不入的建築,雖然多年來都沒有被重視,但仍然吸引著許多遊客一睹風采。這棟塔是「粗野主義」(Brutalism)的典型,這種風格在195到1960年代相當盛行,概念是以混凝土灌漿形成的粗曠建築結構。

RTS2TGQM
從下方仰望Genex塔的空橋|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粗野主義流行於東歐,但不屬於東歐集團的南斯拉夫,卻出現這類的建築,顯示過去的南斯拉夫試圖在東方與西方之間,建立一種視覺上的相互認同。

人們對這種風格的興趣日益濃厚,尤其是2018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混凝土烏托邦:南斯拉夫的建築(1948-1980)」的展覽以來。

RTS2TGQ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每週都會有數十人參加我們舉辦的南斯拉夫之旅,參觀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的指標性建築。」南斯拉夫旅遊觀光機構(Yugotour)經理穆辛(Vojin Muncin)表示。

「Genex塔是人們最有興趣的景點之一,因為從機場出來的路上就能看到,立刻吸引大家目光。」如今,雙塔的其中一棟建築已廢棄,另一棟則是公寓,而頂樓的旋轉餐廳則在上世紀90年代就關閉至今。

塞爾維亞政府對於開發這項觀光產業有很高的興趣,正在考慮開放另一個粗野主義的傑作:「Palata Srbija」政府大樓,該大樓目前每年僅開放參觀一次。

二戰後,由狄托(Josip Broz Tito)領導的南斯拉夫,在一片戰火摧殘後的土地重建家園。狄托最初與蘇聯結盟,但1948年即與蘇聯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決裂。

RTS2TGQO
廢棄的客機與塞爾維亞航空博物館|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遍及全國的住宅區、酒店、文化中心與紀念碑,大部分都是由混凝土建成。這些建築還有一個意義是,在西方民主與東方共產之間,力求開闢自己的第三條路,創造社會主義烏托邦。

但南斯拉夫崩潰後,一切都改變了。克羅埃西亞薩格勒布大學建築系講師布朗(Alan Braun)說:「自從南斯拉夫政權瓦解,人們轉而用欣賞角度看這些建築。」

布朗還說,「Palata Srbija」政府大樓建築風格獨一無二,東方元素又明顯夾雜西方色彩,反映南斯拉夫的獨特地位。

每個前南斯拉夫的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家沙龍,並有一個稱為南斯拉夫大廳的房間。家具與地毯都是訂製而成,最傑出藝術家的繪畫與馬賽克拼圖,也會被放到裡面。

「Palata Srbija」政府大樓外部是混凝土,裡面裝飾則是大理石,中心掛著一盞水晶吊燈,懸掛在19公尺高的穹頂之下,總重超過9公噸。

RTS2TGQC
政府大樓南斯拉夫大廳的水晶吊燈|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樣的大師級作品,卻離公眾視角這麼遙遠,真的是對藝術品的羞辱。」政府大樓的管理人員特斯拉(Sandra Vesic Tesla)如是說。

高齡91歲的雕塑家齊夫柯維奇(Miodrag Zivkovic)創作了19公尺高的「Tjentiste」紀念碑,該碑是為了紀念被納粹屠殺的7000位民眾,而他也是南斯拉夫最早開始使用混凝土的藝術家之一。

RTS2TGQV
「Tjentiste」紀念碑|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是種穩定的材料,雖跟石頭很像,但更容易塑形。」齊夫柯維奇說。

「過去,每個建築或藝術項目,都會有全國性的競賽,各地的藝術好手都能報名參加,也正是這樣的競爭,造就了南斯拉夫建築藝術的品質。」

RTS2TGR1
91歲的雕塑家齊夫柯維奇,至今仍留著製作「Tjentiste」紀念碑的模型|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