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東京還是札幌舉辦奧運馬拉松,為何可以吵這麼久?

要在東京還是札幌舉辦奧運馬拉松,為何可以吵這麼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小池來說,最不能接受的莫過於是國際奧會未先通知,甚至該有的商量都沒跟東京做過,就片面認定東京「不適合辦奧運馬拉松」一事。但對於東京而言,最苦的是已經投入大筆經費,可能血本無歸的窘境。

天氣過熱的遷移

接近11月下旬,位於日本北海道的札幌,已經提前進入冬天,寒流來襲之下水氣大增,大雪紛飛,積了有8公分高。而就在11月18日這天,札幌市內召開了2020年東京奧運的「第二回實務者會議」,會中正式決定東京奧運的馬拉松與競走項目將在札幌開跑外,起點也將設在札幌市內知名的大通公園,冬天的此時,聖誕燈飾已經點綴這座公園,而待到明(2020)年夏天時,將會有各國的馬拉松好手在此起跑。

不過札幌的馬拉松與競走路線雖然大致底定,但還有很多細節無法立刻確認,最基本的路線測量因為積雪嚴重,至今無法實施。根據國際田徑總會的規定,馬拉松的距離是以協會公認的計測員,騎腳踏車42.195公里後所訂下的終點為準。在札幌近日連連遭到大雪侵襲下,腳踏車根本無法騎上去,一位北海道田徑的相關人士嘆了口氣說:「就算決定路線,但是積雪太嚴重了,測量距離只能到明年4月雪融了吧。」

距離2020年的東京奧運只剩9個多月,如果測量要拖到明年4月,勢必所有的程序還要再往後延,只能等12月呈報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核定。然而,會造成程序一再拖延,主因還是東京奧運的馬拉松項目,原先不是在札幌,而是東京都內。就在10月中時,國際奧會突然表示,有鑒於東京奧運舉辦時,東京的酷暑恐怕會讓選手們的身心狀況出現危險,因此決議將比賽場地移轉到北方的札幌「更涼快些」。

東京都知事不滿

這樣的決定,自然讓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相當不愉快,表示「正因為辦在東京所以才稱東京奧運吧?這樣的變更太大讓我嚇了一跳。」甚至她還揶揄如果要舉辦在涼快的地方,「那北方領土(日本與俄羅斯有領土爭議的北方四島)不是更涼快嗎?」,意外引起俄羅斯大使館抗議小池「失言」。

對於小池來說,最不能接受的莫過於是國際奧會未先通知,甚至該有的商量都沒跟東京做過,就片面認定東京「不適合辦奧運馬拉松」一事。畢竟東京都本身為了奧運許多項目已經花費大筆預算,馬拉松項目如果變更,東京都當時也表示無法負擔變更的費用,請國際奧會、札幌市與日本政府自行協調。

不過,日本內閣的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基於「相信專業」的原則,依舊表示理解國際奧會的決定,並會給予必要協助。札幌市長秋元克廣則對變更表示「欣然接受,希望能快點制定計劃」,許多札幌市民紛紛表示「如奇蹟一般」。由於札幌也計畫在2030年舉辦冬季奧運,因此也透過馬拉松增加經驗,未嘗不是件壞事。

但對於東京而言,最苦的是已經投入大筆經費,可能血本無歸的窘境。東京都為了馬拉松,不只重鋪馬路,改為較吸熱的瀝青外,也預計在比賽時設置防熱帳篷與分配保冷用品給沿線的預計50萬的觀看者。東京商工會議所的會頭三村明夫就直言「相當遺憾」,並稱「都準備這麼久了,天氣熱也不是一天兩天才知道,為何這麼倉促?」,對此甚為不解。

AP_1930516075713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札幌能否承擔?

但移轉到札幌後,有許多的問題還是直接浮現,雖然路線已經大致底定從大通公園出發後,沿著繁華街薄野南下後再到創成通北上,經過北海道大學校區後、再來是北海道廳的煉瓦廳舍等,總共兩圈。不過因為札幌市區本來就較小,中心繁華區建築物雖有,但是密度自然不比東京,因此官方訂定跑兩圈的方案。

原先的東京奧運馬拉松,是從新蓋好的奧運主場館出發後,沿著水道橋、神保町後,再前往日本橋、淺草雷門欣賞江戶風情,隨後轉入銀座後來到增上寺,中間還有皇居外苑、東京車站,百年歌舞伎座等,還有象徵日本昭和期經濟象徵的東京鐵塔,最後再沿著原線回到主場館,幾乎是飽覽東京一級名勝的馬拉松路線。

因此,就有東京的讀賣電視台在時論節目中惡意揶揄,說札幌舉辦馬拉松的話「應該什麼風景都沒有吧?」、「就電視畫面來說不太漂亮」,結果意外惹火北海道的居民,讓該電視台接到雪片般的投訴。北海道文化放送的主播隨後也發言回擊「聽到這樣的言論,我個人真覺得很悲哀。」

然而,就現實層面來說,札幌還是有不少要面對的,包括原來應徵在東京幫忙的志工,有不少人因無法負擔去札幌的交通費選擇退出。許多抽到馬拉松票的人更直言「好像被耍了」,無法去北海道而作廢不買不取票。後勤支援方面,從新蓋選手村、增加警備人員、醫療搬送路線、新志工怎麼招募等,都是最實際面的問題。

程序能否趕上?

目前順利的話,札榥市預定等到12月提交國際奧會後,未來擇期再開第三次實務者會議來做最後的修訂。國際奧會雖然給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札幌市還有許多先期作業要辦理,包括在國際公認的測量員測量距離前,先跟警方溝通,還要依照規定提供路線周圍店家與居民的基本資訊給國際奧會(維安考量,避免不法份子潛藏)。

路線更改的決定也得到日本選手許多褒貶不一的評價,前馬拉松國手,曾拿過1968年墨西哥奧運馬拉松銀牌,也曾出席1964東京奧運的78歲君原健二就直言「很可惜,畢竟東京一直在期盼著。」而在國外,NBC也引述美國馬拉松選手意見表示不滿:「如果要改的話兩、三年前就該告知吧?」

當然,還是有選手持正面看待,日前10月中才創下男子馬拉松世界紀錄的肯亞名將基普喬蓋(Eliud Kipchoge)就表示歡迎,並稱「這對所有的選手身體來說都是好事。」但同時也表示這是國際奧會的決定,不是對東京天氣有意見「只要在同樣炎熱、同要辛苦的條件,都一視同仁的話,不會特別對天氣有任何不滿的。」

為期只剩9個多月的東京奧運馬拉松,在改為札幌後出現了重大的程序變更。對於習慣長時間計畫的日本人來說,要他們突然適應總是需要時間,而札幌也在原先只預計舉辦足球比賽之餘、又要多挪出心力來舉辦馬拉松。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最後,也只能不甘願地勉強同意,未來都與道間如何協議移轉,資金如何調度等,勢必還會持續攻防,在塵埃落定前,只怕還需曠日費時。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