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史》:馬雅人的政治體制很簡單,沒有形成什麼帝國

《墨西哥史》:馬雅人的政治體制很簡單,沒有形成什麼帝國
Photo Credit: FA2010@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雅的法律中,嚴禁離婚及同姓通婚。但是領導階層為維護血統之純正可以和姊妹等近親結婚。另外,馬雅人的婚姻具有濃厚的母系社會色彩。當男士欲結婚時,必須居住在丈人家並為其工作五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何國世

宗教與節慶

馬雅人是多神論者,萬物皆有神。在馬雅文明剛形成時期,宗教是簡單且自然的。當時還沒有祭司也沒有神殿,人們只崇拜打獵、捕魚、播種、收成、下雨等和生存息息相關的神。在祭司階層出現後,馬雅的宗教慢慢變得複雜。神變得抽象,祭典也變得神祕莫測,同時也出現了神殿。此外,宗教也逐漸隱含強烈的政治意圖。

馬雅人崇拜的神相當多,主要的有太陽神、雨神、玉米神、死神等。太陽神是位階最高的神,是白晝和黑夜的主宰以及文字和書籍的創造者。對雨神的崇拜顯示出馬雅是個典型的農業社會。不同於西方人信教是為了得救,早期馬雅人祈禱不是為了避免災難或獲得永生,而只是希望雨下得適時適量,讓他們有好收成。

馬雅人敬神也祭神。他們在初期的宗教祭典中,只向神奉獻鮮花,並沒有用動物或活人來祭祀的習慣。直到後來才用動物及戰犯甚至本地罪犯來當祭品。這樣不人道的行為主要是領導階層欲藉此逼迫民眾順從,為其服侍並完成一座座雄偉的神殿。

在馬雅社會中,女性是不能參加祭典的。在節慶中,訪客致送毯子或瓷器給主人,而主人則提供豐富的食物。之後主、客以跳舞、喝玉米酒歡樂助興。而宴會最後,總是那些可憐的婦女拖著醉得不省人事的丈夫返家並為其解酒。

天文曆法與算數

馬雅人在天文曆法和數字演算方面在當時世界首屈一指。他們發明了自己獨特的計算法,使用20進位制並有了零的概念,他們是世界上最早認識零的民族。

馬雅人用三個符號計數:貝殼表示0,點表示1,橫表示5。點、橫組合成1至19各數。19以上的數用向上移位表示,即20進位法,第二位為20,第三位為20 × 20 = 400,第四位為400 × 20 = 8000,以此向上推算。

由於農耕及捕魚等生活需要,馬雅人善於觀察天象,認為日月星辰運行有序,周而復始。這使馬雅人崇尚秩序,相信更生、再生,好壞分明。馬雅人的這些認知都反映在他們的建築布局和藝術作品中。

良好的數字系統及精準的天象觀察,讓馬雅人擁有相當進步的曆法:太陽曆三百六十五天及祭祀曆二百六十天。祭祀曆有十三個月,每月二十天,太陽曆則有十八個月,每月也是二十天,另外五天,馬雅人視之為不吉利的日子。太陽曆與祭祀曆相配輪轉為一萬八千九百八十天,正好是五十二年。馬雅人認為五十二年是一個輪迴,以示天地之復始。

社會組織與政治體制

馬雅的社會是以家庭為基礎組織起來的,實行父權制。但是母親或年齡最長的婦女在家庭中仍保有一定的權威。在馬雅社會中,若干血親家庭組成氏族。其氏族以父系近支組成,共同生活在一處,構成了社會的基層組織—氏族公社。

城市是馬雅社會的中心,生活著不同職業、不同社會階級的人。其社會層級,大致可分為貴族、祭司、一般大眾及奴隸,而且每個層級又有不同的職稱,可謂相當複雜。貴族和祭司住在城市中心,一般平民大眾則住在外圍地區,並在貴族領導下,從事相關工作。每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可以從他和領導者住的遠近察知。社會階級最低的奴隸是由奴隸的後代、搶奪入罪者、戰犯、孤兒或經由買賣而產生。

馬雅人的葬禮也依其社會層級而有所不同。在古典時期只有成年男性才能葬在神廟,後來漸擴及女性及各年齡層。此外,在馬雅社會犯罪可分蓄意及無心。太太若因丈夫緣故而自殺的話,丈夫雖然是無心,仍然會被定罪。偷竊在馬雅社會中是一項嚴重罪行;被控通姦者需受落髮及裸體示眾的羞辱。

在馬雅的法律中,嚴禁離婚及同姓通婚。但是領導階層為維護血統之純正可以和姊妹等近親結婚。另外,馬雅人的婚姻具有濃厚的母系社會色彩。當男士欲結婚時,必須居住在丈人家並為其工作五年。離婚不容於馬雅社會的規定,但如果妻子不孕或沒做家事,丈夫可以休妻,反之亦然。休妻或休夫後,雙方都可以立刻再婚。而鰥夫則必須在妻子過世一年後才可以再婚,若在一年內結識其他女性則將會遭社會唾棄。

馬雅人的政治體制很簡單,沒有形成什麼帝國。他們的政治組織類似古希臘的城邦國家。每個城市有其特色,聯繫鬆散,主要是經濟、貿易的聯繫。每個城邦由許多部落組成。各城邦行世襲制,最高統治者出於一家,集行政、立法及宗教大權於一身。城邦的地理位置和面積與其權力和影響力有關。地處貿易通道上或氣候適宜、土地肥沃、農業生產高的地區,經濟實力就強,政治影響也大。附近周圍的若干小城邦就會與之結成鬆散的聯盟。不過正由於政治聯繫鬆散,加上經濟利益的驅使,各城邦之間戰戰和和,分分合合,政局始終長期不穩。

藝術成就與生活習俗

馬雅的藝術品大多是為宗教目的所設。其藝術品多刻在宗教建築上,這些藝術品也成為後人考證馬雅文明相當重要的依據。

馬雅人的建築業發達,他們根據宗教、生活和生產的需要建造房屋、公共場所、交通和水利工程等。平民的房舍多為木柱、草頂、籬笆牆,外塗泥土,防風禦寒。貴族、高官的房舍則為長條形或四合院式,通常建築在比較高的臺基上。至於廟宇則建築在高高的金字塔形的臺座上。金字塔基座呈方形,層層收縮。馬雅的神殿和金字塔多半是用粗石子和泥土堆成核心,再用雕刻過的石頭裝飾外表。因為馬雅人不知拱的運用,所以沒有圓頂式的建築。

馬雅人的建築布局說明了其社會面貌。廟宇和府邸建築在城市的中心廣場周圍,與碑石、石座、賽球場構成宏偉的建築群。這顯示馬雅社會宗教與政治的合一和集權。平民百姓散居在城市的郊外,這也揭示了其社會的階級區分。

大部分的馬雅雕刻也都為宗教而設,使用的材質則是猶加敦半島唾手可得的石灰岩,另外也使用木材、砂岩等其他材質。

馬雅雕刻的主體是神像、人像或獸形,石雕很少留有空間,空白處通常填滿飾物或銘文。銘文記述雕刻或豎碑的日期,最高統治者出生、結婚、即位和去世的日期及其家族世系,重大歷史事件和祭祀典禮等。

他們的繪畫多為裝飾房屋牆壁的壁畫,也見諸於陶器及古書抄本。使用紅、黃、藍、白等多種多樣的顏色。顏料則來自植物和礦物。畫筆是用羽毛或獸毛製成。繪畫手法寫實,內容豐富多彩,有神話故事、戰爭場景、平民生活及祭祀典禮等。這一切有助於後人了解馬雅人的生活習慣、體型容貌、作戰武器、宗教信仰、勞動場景等。

馬雅人有許多相當特殊的生活習俗。例如他們認為頭形扁平及鬥雞眼是美麗的象徵。在小孩出生四、五天後,父母使用木板捆在孩子頭部的前後,一段時日再取下即成;此外,父母也在小孩前額髮梢綁一小球垂於眼前,假以時日小孩就形成鬥雞眼。

馬雅婦女的授乳期通常到小孩四、五歲時,這時母親會在女兒髮上佩帶紅色貝殼以示童貞,一般認為在成年前拿掉這項物品是件羞恥的事。男女在婚前界限分明,當女孩偷看男人時,眼睛會遭塗辣椒以示懲罰。另外,男性不願蓄鬍子,因此母親自小就在小男孩臉上不斷地熱敷以破壞毛細孔,當他們長大時就不再長鬍子了。馬雅人也非常恐懼死亡,當死亡降臨親人時,他們都哀嚎痛哭。親人過世,隨即用紙包裹屍體,並放一根玉米及一塊玉在口中,放玉米是讓死者免於捱餓,放玉則是讓死者能在另一世界復活。窮人通常葬在自家後面;領導階層的葬禮則相當繁複。

相關書摘 ▶《墨西哥史》:1980年代是墨西哥史上少見的揮霍年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墨西哥史──仙人掌王國(增訂三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何國世

馬雅和阿茲特克文明的燦爛富庶,造就了人們夢寐以求的「黃金國」!然而隨大航海時代的開展,歐洲人西行至此,其貪婪與近乎狂熱之宗教熱忱,讓古老的印地安王國慘遭前所未有的衝擊與近乎三百年的殖民統治與蹂躪。在西班牙殖民統治墨西哥期間,墨西哥成為其在拉丁美洲最重要的殖民地,西班牙文化也於此地發展生根,揉合既有文化,為今日墨西哥的社會與文化面貌奠定基礎。

而獨立建國後,墨西哥歷經了政爭紛擾、血腥革命、開發繁榮與沉重負債等景況,但正如其「仙人掌王國」之稱,象徵頑強不屈的仙人掌精神仍持續引領墨西哥向前邁進。爾後,墨西哥於九○年代加入了北美自由貿易區,成為拉丁美洲前三大經濟體並享有穩定的經濟發展。其在政治改革上亦有建樹,擺脫了軍閥統治與一黨專政,於2018年已邁入第三次輪替執政黨輪替。然而在今日,墨西哥亦須面對日漸嚴重的移民與毒品問題,還有始終搖擺不定的經濟發展,不僅攸關未來墨西哥之發展,更考驗著當今執政者施政的智慧。

本書將為讀者細數墨西哥自古印第安文明開始以來到當代墨西哥的種種史實,從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各層面剖析,帶來「仙人掌王國」動人亦精彩的發展故事!

[封面]墨西哥史──仙人掌王國(增訂三版)(三民書局)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