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燁新作《蘭心大劇院》遭撤檔,中國審查制度將創作者打成半殘

婁燁新作《蘭心大劇院》遭撤檔,中國審查制度將創作者打成半殘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稍早婁燁新作《蘭心大劇院》又被遭撤展映,便能看出言論與創作的自由正是中國長期以來嚴重缺乏的,「審查制度」摧殘了創作者自由,而影像乘載了人的情緒與社會諸多議題,有批評才有反思,才有對話的空間,才有進步的可能。

又是婁燁!2019年11月18日,中國第6代名導婁燁揮軍威尼斯影展主競賽單元的新作《蘭心大劇院》,突遭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取消展映,原訂擔綱「國產新片展」單元開幕片,臨時換成紀錄片《尺八.一聲一世》,《蘭心大劇院》也傳出撤出12月7日的上映檔期。

「不要害怕電影!電影沒那麼可怕,也沒那麼重要。如果一個國家、一個政體,因為電影而感到恐懼,那絕對不是因為電影太強,而是因為他們自己太脆弱了。」這段語重心長的陳詞,是婁燁於2012年因《浮城謎事》一度遭禁演時,鏗鏘有力的表態。這段話,或許映照了中國相關單位對於電影(藝術)創作的擔憂,導致必須採取「暴力」手段來扼殺創作自由。

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的婁燁,被外界戲稱「龍標困難戶」(指不易通過中國電影審查,取得官方認可的「龍標」,這部份後面會再詳細說明),生涯12部劇情長片,僅《紫蝴蝶》、《浮城謎事》、《推拿》、《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四部電影於中國公開放映(《危情少女》、《週末情人》則不得而知)。

shutterstock_10428884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婁燁

先從《蘭心大劇院》前作《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看起,此片於2016年在廣州開拍,該年年底殺青,恰好避開了中國的《電影促進法》,此法條2016年底提出,2017年實施,《促進法》簡略表述便是創作者與電影公司必須將劇本在開拍前就提至當局做審查,電影同時需要當地政府和廣電總局的贊成才可拍攝,國外電影在中國拍攝也必需經此關卡,然而到後期製作的階段後,當局會再次對內容作審批,經過初審、領取片頭、終審後,就是正式放映前所謂的技術審查。這次《蘭心大劇院》是在《電影促進法》之後開拍,但近日為何撤銷展映,真正原因無從得知。

MV5BODJlYWUxMTctNjA3OS00MGQwLWJhNzUtNWQx
Photo Credit: IMDb

而《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去年金馬獎入圍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音效和最佳動作設計4項大獎,也順利於金馬影展舉行世界首映,今年2月則被選進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Panorama)舉行歐洲首映,到了3月,原本要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卻突然遭到不明因素取消,外界猜測應是跟中國在舉行「兩會」期間,不想節外生枝有關。《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在中國上映的片長為124分鐘,今年初在柏林影展的版本為125分鐘,去年在金馬影展放映的版本則是129分鐘。

不過,折騰婁燁許久,經過漫長審查,這朵雲最終仍飄回導演家鄉公開放映,《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刪減版」,票房與社群討論度破均紀錄,上映不過4天,便創下5100 萬人民幣的票房(約新台幣2億3419萬元),成為婁燁目前為止最賣座的電影。對一個獨立製作的導演而言,這樣的成績已經非常不凡。票房能有如此爆發性的成長,客觀原因是排片率。據了解,此片的發行公司「光線影業」,在上映第一天爭取到全中國排片佔比17.8%(僅次於《P風暴》的36.2%)有關,這同時是婁燁新片上映第一天,最多的排片佔比。

MV5BN2VlZjcwM2MtMDJjYS00ZTdhLWFjZjktNDk1
Photo Credit: IMDb

至於為什麼能有這樣的排片量,其實並非是「婁燁」的招牌起到作用,反而是因此片有著如秦昊、宋佳、井柏然、馬思純、陳妍希等明星的號召力,加上當時《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在中國知名網站「豆瓣」上有著7.6的高分之故。同檔期的大片《沙贊!》、《P風暴》僅分別獲6.6分、6.3分,《風》片在口碑、上座率極佳的狀況下,戲院自然願意多排片放映,造就了這次的票房熱度。

除了上述明星、口碑的影響外,婁燁與「中宣部」過招的神秘色彩,推測或許才真正引起觀眾對《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的好奇心。3月28日,原定於4月4日上映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傳出「不可抗拒因素」撤檔的消息,此消息一出,在微博的熱度一度超過《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在中國定檔4月24日的討論。半小時內,討論度從5900萬次增加到1.8億人次,評論從7.2萬條上升到44.6萬條。

4月3日《風中有朵雨做的雲》舉行首映,婁燁攜著主演井柏然、宋佳、秦昊、張頌文登場宣傳,面對刪減修改的問題,婁燁回應:「影片刪改了很多次,首映前4天,公映前7天要求再次刪改,造成很大的麻煩。我不想多說什麼,影片上映,這是許多人付出勞動的作品,希望它安全上映。我想表達的所有態度已經非常清楚地在影片中了,包括影片所有的刪改痕跡,這都是我希望觀眾了解到的。所以在上映的時候,從現在開始吧,我保持沉默,希望大家去電影院看電影。」

MV5BM2RjNzI3YzQtNWRlNS00NTIyLTk0MzItMmYy
Photo Credit: IMDb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主演井柏然

從中國首映會當天婁燁的這一席話看來,《風中有朵雨做的雲》遭遇到的困難,外界恐難以想像。具體為什麼困難呢?介紹「龍標」審查的簡單條例。本文開頭提到的「龍標」,簡單來說,就是電影公映許可證。要參加國際影展,需要拿到「龍標」認可,然而對於想要在中國上映的電影來說,拿到龍標僅是基本資格,但之後能否在中國上映仍是未定之數(由於《電影促進法》,能否拍片都無從而知)。例如2016年由新銳導演馬凱執導的《中邪》,在「First 青年影展」爆出極佳口碑,拿到龍標後定檔在2018年4月4日盛大上映,卻臨時遭到撤檔,據傳主因是宣傳迷信、不符合價值觀。

龍標是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核發,審查制度有以下10點標準:

  1. 反對憲法確定的基本原則的
  2. 危害國家統一、主權和領土完整的
  3. 洩露國家秘密、危害國家安全或者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的
  4. 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破壞民族團結,或者侵害民族風俗、習慣的
  5. 宣揚邪教、迷信的
  6. 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
  7. 宣揚淫穢、賭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
  8. 侮辱或者誹謗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
  9. 危害社會公德或者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
  10. 有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規定禁止的其他內容的

當然,有無違規是由當局的人員(黨)決策。

在2018年,中共做出重大更動:在全國兩會中(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委員會)進行了合併調整,將原屬國家新聞出版的「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中的電影管理職責,劃進中共的「中央宣傳部」,並更名為「國家電影局」,於2018年4月28日掛牌。在此改革中,「中宣部」將統一管理新聞出版、電影工作;另外,廣播和電視業也歸中宣部,如此一來中宣部的職責與實權更大。雖說如此變動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都一樣,不合胃口皆能對影像創作進行干預,而對於中國由「黨」管理所有意識形態的相關部門,與德國納粹時期類似,將進一步扼殺言論自由及文化創作,「黨」的權力能操作的空間則能無限上綱。

其實各國因政治因素而不能拍片的導演不在少數,此時,國際大型影展便成了政治受難者的發聲機會。如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伊朗名導賈法潘納希(Jafar Panahi),2010年被伊朗政府以「行為對國家安全造成疑慮,散布不利當局文宣」為由,判處20年不得拍電影的「刑責」。然而他在2015年,以偷拍的方式完成了《計程人生》,並在柏林影展拿下最高榮譽金熊獎,這次的獎項更可視為來自柏林的聲援。

去年坎城影展,來自俄羅斯的導演里爾賽勒布倫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以《夏》入選了主競賽單元,然而卻早已遭到俄羅斯當局以挪用公款的莫須有罪名強行軟禁,甚至無法出席坎城影展的世界首映。於是在坎城紅毯時,劇組演員大動作地戴上印有導演肖像的胸章,並高舉印有導演名字的字卡,希望政府當局能夠釋放導演。

shutterstock_9584451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而第55屆金馬獎因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拿下最佳紀錄片的傅榆「獨立個體」,引發的後續政治風波,更不用多提了(去年金馬獎會後也只有風骨一身的婁燁(敢)出席惜別酒會),從這些事件來看,電影本就不單純只歸電影,政治當然無法只歸政治,政治即生活,包含了任何藝術創作。

言論與創作的自由正是中國長期以來嚴重缺乏的,影像乘載了人的情緒與社會諸多議題,有批評才有反思,才有對話的空間,才有進步的可能。從德國電影中能看見對於納粹的轉型正義,從美國電影中能看見對於黑奴的深刻思考,這些都是「自由」帶來的,台灣也才有直視白色恐怖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著墨228歷史的《悲情城市》等傑作誕生,甚至是能在大銀幕上看見今年的《返校》。電影的力量甚至促使政府修法,南韓因《熔爐》通過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爐法」,也因《殺人回憶》修正了《刑事訴訟法》,電影深植人心的魔力的確就像《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的海報標語一樣:「電影會幫我們記住,我們和我們的時代。」

MV5BMDllODRjOTEtNDY3OS00NjE0LWE2YTMtYjhh
Photo Credit: IMDb

中國坐擁千年歷史與廣大市場,理當是電影良性發展的搖籃,但當局卻因害怕思想自由,以審查制度來摧毀創作者的藝術成就,造成文化停滯不前,殺傷力或許遠比你我想像的大。婁燁和其餘導演的作品猶如被廢去半條手臂,從未以真面目示人,未來處在中國的創作者拖著半殘軀體該何去何從?此題或許永遠不見答案,同香港一樣,何解?從金雞到金馬,中國到台灣,兩者對藝術包容的氣度已經立判,回望台灣,「自由」正是這塊土地能昂首闊步的重要理由,慶幸我們的社會現在還能包容眾多不同聲音,慶幸此篇文章能以全貌展示。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