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指香港「無權決定」禁蒙面法違憲,「人大釋法」爭議何在?

北京指香港「無權決定」禁蒙面法違憲,「人大釋法」爭議何在?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具名的中國大學學者表示,「一國兩制」的基本內容之一,就是在香港主權轉移給中國後,香港的司法制度保持不變,這當然包括香港法院原有的司法審查權。

(中央社)香港主權轉移以來,人大有5次釋法前例,卻有高達4次不符程序正義,引發社會反彈。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若人大再度違反程序釋法,將嚴重衝擊「一國兩制」信心。

香港高等法院法官19日裁決,港府上月根據《緊急法》訂定的《禁蒙面法》不符合基本法,並指《禁蒙面法》部分限制超乎合理所需,屬於違憲;但對《緊急法》是否違憲則未作裁斷。

《新華社》報導,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臧鐵偉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嚴重關切這項裁決。他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香港基本法(在香港被簡稱為「人大釋法」),是指中共的常設立法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簡稱《基本法》)作出立法解釋。

人大釋法在香港基本法中的法源依據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但如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對基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終審法院」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禁蒙面法》違憲,人大釋法疑慮再起

香港高院18日裁決《禁蒙面法》立法方式違憲,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19日對此表達強烈不滿,並稱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會判斷和決定,人大常委會正在研究一些人大代表的有關意見與建議。

外界分析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上述表態,暗示將第6度釋法,且可能罔顧「程序正義」,直接推翻香港高院裁決,令外界憂心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再度淪為一紙空談。

香港執業大律師、現任公民黨黨魁、香港立法會議員楊岳橋表示,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司法程序走完前就跑出來講話,可謂「非常不智」。

他說,就目前情況來看,港府一定會就高院的裁決結果提出上訴,因此距離人大釋法至少還有兩關要走,一是高院的上訴庭,再來就是由終審法院請人大釋法。

人大5次釋法,有4次不符程序

根據《基本法》,人大釋法應由終審法院請全國人大常委解釋,然而在香港主權轉移迄今22年來的5次釋法中,北京僅一次遵循這項程序,其餘4次都不按程序進行,因此提到人大釋法,港人情緒複雜。

5次釋法分別發生在1999年、2004年、2005年、2011年、2016年。除2011年因應外交事務而做的第4次釋法是由終審法院所提出外,第1、3次提出釋法者是行政長官,第2、5次是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皆不符程序。

其中最具爭議的人大釋法是2016年的第5次釋法,這次釋法源於多名立法會議員在宣誓時被指涉嫌「辱華」。最終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直接導致6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資格。

香港學者梁啟智曾撰文分析,2016年的人大釋法嚴重違反程序正義,並至少衍伸出以下問題。

首先,這次釋法並非由終審法院所提請,而是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

其次,當時香港法庭正在處理政府和立法會就宣誓問題訴訟,人大常委卻中途跑出來釋法,使得法庭連按原有程序考慮如何解釋基本法的機會也被剝奪。

再者,相關的基本法條文本身沒有提及宣誓的形式,但釋法內容卻對此作詳細說明,形成了北京以「解釋基本法為名,增修基本法為實」的客觀後果。

泛民盼北京保持理性,尊重香港司法

屬香港泛民派的議員楊岳橋表示,目前香港民眾對港府已經失去信任,司法獨立是最後的期望。倘若人大再次違反程序釋法,將衝擊港人已經很脆弱的「一國兩制」信心。

對於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宣稱香港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判斷和決定。楊岳橋批評這項說法「站不住腳」。基本法明列,香港法院有權解釋基本法,且過去逾20年來也已多次做出解釋。

他呼籲香港建制派與親北京陣營,一定要說服北京尊重香港法院與遵守程序正義,「反送中」已讓香港社會動盪5個多月,若人大常委會再度逕自釋法,對於平息紛擾並無助益。

陸學者反擊人大說法 指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

儘管有學者以法為證,有力指出中國全國人大干涉香港司法的不當作法,但由於香港「反送中」已成為高度政治化的議題,對照中共19屆四中全會決議,中共應會加強控制香港司法,使香港高院昨天做出的判決失效。

不具名的中國大學學者表示,「一國兩制」的基本內容之一,就是在香港主權轉移給中國後,香港的司法制度保持不變,這當然包括香港法院原有的司法審查權。

《香港基本法》第2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香港基本法》第8條又稱:「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這名學者說,香港法院審查和裁定特區法律是否合乎基本法,一方面是維護基本法權威的有效手段,另一方面也是「一國兩制」的表現。這種司法審查的對象,只是特區層面的法律或行政措施,而非基本法本身。

他強調:「如果這樣的審查也要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來做,那就等於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取代香港的法院,成為特區法律的解釋者和適用者,這顯然與現代法理和一國兩制都是不相符的,同時也明顯與基本法第158條的規定相抵觸。」

前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也說,自從1997年主權轉移以來,香港法院一直擁有相關權力,同時也完全接受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具有約束力的解釋,人大常委會在1999年及以後的釋法,都沒有作出其他建議。

他說,希望這並非法工委的原意,又指人大常委會只可在特殊情況就基本法作出解釋,同時應該避免在法庭頒下判決後才作出詮釋,否則在觀感上,將對香港司法獨立帶來負面影響。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