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識別受害者效應:一個人死是悲劇,但100萬人死不過是統計數字

可識別受害者效應:一個人死是悲劇,但100萬人死不過是統計數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現時每天都發現好幾宗不尋常的死亡個案,大量的資訊量已超出人類有限的關注度,漸漸使社會大眾感到麻木與吃不消。

可識別受害者效應(identifiable victim effect)是指若受害人帶有較強的身分可識別性,能增加他人對之的關注與幫助的現象。我們聽到不幸的故事時,會對主角產生同情之心,然而對一堆傷亡數字卻較難以產生憐憫。一宗社會事件當中,需要被援助的人數或許很多,人們卻只能關注於具體和識別度高的受害者。

套用到香港現時關注度非常高的屍體發現案/傷亡個案,不難發現社會大眾較願意花更多的資源與心力來協助某幾位受害者。這些受害者通常有較多的背景資料(例如全名、容貌、專長以及就讀學校等個人資訊),因而能獲得更多的關注。

相比單純描述統計數字和客觀事實(例如警方公佈2019年共有2,537宗屍體發現案等數字),真實與生動的資訊能減少大眾本身與受害者之間的差異,故此能對他們產生熟悉感與同理心,並且更為願意付出、協助追查案發過程及還原真相。例如,陳同學生前的自拍片段、錄音對話、記者拍到她情緒激動地坐在地上大哭等照片,都予人真實與貼近的感覺,從而產生共情反應(empathy)。

共情反應是指因他人的痛苦(或其他消極情緒)誘發所生的情感反應。研究表明,可識別受害者效應的機制是基於利他動機的同情心所運作的,這表示人類在關注受害人時,願意不顧自身、以有益於他人的心理傾向,這解釋了為何我們會對過世的同路人感到悲痛與耿耿於懷,「若然現在放棄,死去的手足不會原諒我們的」這句話也是出於這心理狀態。

換言之,面對無法識別的受害者(面容模糊、沒有全名等)時,我們較難引發以上所提及的情感反應,當然也較難關注事件走勢。而且,受害群體的相對比例能影響大眾的幫助行為。舉個實際例子,20人裡面死了10人,會引起社會的強烈迴響。但200萬人裡死10人,你或許不會有甚麼強烈感覺。同樣的10條性命,會因身分無法獨立識別而只成了數字。

其實,可識別受害者效應所帶來的最大問題,是會令資源的分配不均。同樣是浮屍、同樣是被自殺、被墮樓,但帶來的關注度非常不同。事實是,香港現時每天都發現好幾宗不尋常的死亡個案,大量的資訊量已超出人類有限的關注度,漸漸使社會大眾感到麻木與吃不消。不合常理的死亡個案,絕對無法以「無可疑」三字草草結案。逝者無聲,無論是有名字、或是無名氏,每一個生命都是香港人,被捕前能大聲呼喊不自殺聲明,往後或只能籍大眾的聲音沉冤待雪了。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題目與內文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