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是殘忍的。愛與和平》:在神的眼中,拯救敵軍也是戰功

《戰爭是殘忍的。愛與和平》:在神的眼中,拯救敵軍也是戰功
韓國陸軍白馬師士兵參與越南戰爭|Photo Credit: manhhai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馬部隊是在韓國的軍團中戰功彪炳的部隊,在越戰中有耀眼的表現,同時也是眾所皆知,在越戰時極度殘暴、忽視人權的部隊,屠村、強姦民女…..這些歷史紀錄確實存在、無法抹滅。作者在書中寫下自己如何在極端沒有愛、沒有信仰的環境下,堅守己心不同流合污、也不曾殘害任何一個生命的歷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越戰:要殺死的不是敵人,而是敵對的思想

越南戰爭(1955年-1975年),起因於民主思想與共產思想的對抗,導致由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線與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線於越南引爆戰爭。

因韓戰(1950年-1953年)時,大韓民國(南韓)得到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幫助。韓國從1965年開始派兵前往越南,成為民主陣線裡,僅次於美軍的第二大外國軍團。

台灣亦於這場戰爭中派遣船隊支援美國與南越的後勤補給。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作者鄭明析先生履行國家義務兵役的三年裡,共派越兩次,分別為1966年8月至隔年9月、1968年2月至隔年2月退伍,編制於白馬部隊(백마부대)第九師團二十八聯隊一大隊三中隊一小隊二分隊,擔任M79榴彈發射器射手。

  • 白馬部隊軍歌:奔跑吧白馬(달려라 백마)

歌詞節錄:

你知道嗎 那名字 常勝的男子漢
在青史上燦爛的白馬高地勇士們
高舉和平十字軍旗幟
白馬所去的地方都有和平
白馬奔向越南的土地
凱旋而歸吧 大韓的勇士們

撰寫本書的目的:在戰爭中被神拯救的人生

市面上關於越戰的書籍非常多,這本書不是為了呈現戰爭殘忍的場景而寫,也不是要讓人當成小說、故事書看得津津有味。作者藉由身為第一線作戰的士兵,談論「戰爭與人生」,因著擁有基督教的信仰,在大大小小的戰役中,經歷了生命被神拯救的事情,從而思考、體會「如何按照神旨意度過人生」的方法。

就算不拿著槍上戰場,只要彼此憎恨爭吵,這就是戰爭。但願本書能成為人們內心的武器,阻止戰爭再次發生。——作者鄭明析自述

作者本身是基督教福音宣教會的創辦人、現任的總會長牧師,他曾在證道中提及此書:「這是一本戰爭的聖經。」聖經是全世界最暢銷的書,在讀書時中,人們也常說某本教科書是該領域中的聖經,最經典、最暢銷的版本。然而「聖經」的內容旨在記錄神所動工、與人之間互動的紀錄。所以「戰爭聖經」是神在戰爭中幫助人逃離死亡、關於生命被拯救的書籍,讓人藉此體會到,面對生活的戰爭與困難時,要如何化解衝突、創造雙贏。

白馬部隊是在韓國的軍團中戰功彪炳的部隊,在越戰中有耀眼的表現,同時也是眾所皆知,在越戰時極度殘暴、忽視人權的部隊,屠村、強姦民女…..這些歷史紀錄確實存在、無法抹滅。作者在書中寫下自己如何在極端沒有愛、沒有信仰的環境下,堅守己心不同流合汙、也不曾殘害任何一個生命的歷程。每個人或多或少曾置身於擁有惡劣團體文化的環境,如何不打破自身的原則,又能融入群體,在書中能看到同袍的嘲諷與作者內心的煎熬。成為拯救生命的英雄同時,雖然令人景仰,背後卻有許多的辛酸、苦楚,對於同樣擁有信仰、帶有改變世上文化志向的人來說,往往能引起心情上的共鳴與認同。

參戰軍官們對作者的見證:他是一名在戰場中按照神旨意愛生命的戰士

對於聆聽過牧師證道的我來說,書中很多故事並不陌生,然而初閱本書的第一個衝擊是,來自於推薦序中大韓軍官們的見證,是因著他的參戰,讓作戰的傷亡人數減少。著名的戰役「洪吉童作戰」【註】中,作者鄭明析先生事前得到預兆,並帶著愛生命的心情,在作戰中擒獲了越共,透過俘虜的情報,韓軍尋獲了大量武器,並讓此次作戰獲得空前的成功。這樣的事蹟在駐越總司令蔡命新將軍的自傳《越南戰爭與我》、國防部軍事編纂研究所的《透過證言來看的越南戰爭與韓軍 》證言集裡,都有相關的記載,雖然針對戰爭整體的紀錄中,沒辦法對於一個士兵做出太多的刻畫,不過感謝如今因著本人親自地寫下此書,讓真相再次地為世人所瞭解。

四本書也寫不完耶和華神的動工,只能一輩子見證

四本書按照作者參戰經歷的時間先後順序來寫:

第一本書寫入伍、初到越南的印象,紀錄了自己對於韓軍的觀察,包含人在面對死亡的脆弱、對於愛情與性慾的盲目,甚至也提及了韓軍泯滅人性的參戰態度。

牧師時常在證道中見證,與受傷的越共持槍對峙,最終因著聽到神的靈音:「去愛吧!」丟掉武器擁抱敵人,使雙方的生命都得以存活的故事,故事的後續卻為人震驚,辛辛苦苦拯救的俘虜,最後卻被殘忍的軍官在拷問無果之後,直接用地雷炸死。韓軍總是訴說著越共的殘忍與狡猾,強調己方參戰的正當性,作者反思,在脆弱的生命面前,有時韓軍更像無惡不作的魔鬼。

第二本書記載了作者第一次參戰時,所參與的重要越南戰役,包含烏鵲橋作戰、Hon Ba山搜索作戰、洪吉童作戰…..等等,清楚看見第一線的士兵在酷熱且危險的環境下作戰的情況,以及作者如何在極端的狀況下,依然按照神所教導的方式,愛生命、拯救生命。

第三本書記載了第一次派越回國前後經歷的事情,雖然不是與敵人正面交鋒,依然在軍旅生涯裡頭,經歷了許多被神拯救的故事,以及作者寫明想第二次派越的緣由。此外,針對韓國軍隊存在的陋習做出批判,想必對於服過兵役的韓國人來說,加倍地有感觸。

第四本書記載了第二次派越的經歷以及對於自己軍旅生涯的總結,將神讓他在參戰期間所體會的事物,更加精華地呈現出來。

一開始覺得,怎麼有辦法把越戰的內容寫成四本書呢?

不過看完之後才覺得:「等等,為什麼只有四本呢?應該要再多寫一點。」

每個人皆是天所創造的寶貴生命:唯有愛的作戰能勝利!

韓軍只想著殺死敵人來活命、立下耀眼的戰功,敵人為了生存只能奮力地殺死韓軍。既然要拯救生命,並非只有拯救我軍才是義的戰功,敵軍同樣也是人,所以在神眼中,拯救他們也是戰功。在越南作戰期間,作者沒有殺死任何一個人,透過拯救俘虜,後送到戰俘營等待回歸自由的機會;硬著頭皮讓韓軍的作戰失敗,讓敵人事先警覺而避開韓軍的埋伏。然而即便拯救了俘虜,長官還是常常為了省去後送的流程,直將他們虐待致死、用地雷炸死。這時,不禁覺得,比起越共,殘忍殺害生命的韓軍軍官更是可惡。

作者倚著愛生命的方式貫徹了整個軍旅生涯、貫徹了他的人生,不僅在會喪失生命的戰場上,宣揚福音的過程中,抹黑、抨擊、不實指控自己的人,一刻也不曾停下來,但是比起憑著個人的情緒、脾氣來反應,他更以著全能者耶和華神的思想來看待一切的問題,因而得以剖開是非對錯、以全能者的愛來包容生命。

人的方法看似勝利卻是失敗,神的方法看似失敗卻是勝利。比起倚靠人的方法來 獲得理論上的勝利,更要倚靠神的方法來獲得行動上的勝利。——鄭明析寫於1966年參戰時

註釋:洪吉童為朝鮮王朝時期的一名盜賊,後來韓國民間故事中成為善於道術、神出鬼沒的人物,在文學中的形象更廣為人知。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戰爭是殘忍的。愛與和平(共四冊,盒裝)》,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鄭明析
譯者:CGM翻譯部
繪者:鄭畫情、吳恩姃

「勝利並非來自於殺敵」,
「去愛,對方能活,自己也能活」,
超前的戰爭哲學,戰場上的生命救援

1966年,作者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服役期間得知所屬的白馬部隊即將派越,便以最低階戰鬥兵身分,兩次前往陌生的熱帶國家越南,參與越南戰爭。在充滿血腥味的戰場上,經歷三百多次的大小戰役,從三十多次的死亡關卡中死裡逃生,最終於1969年平安返國。

事隔五十年,作者已是世界性的宗教領袖,歷時約二十年寫下自己當年在戰場上親身經歷的種種事蹟,以及在戰場上的體會,特別是關於生命的無價與寶貴。

他的作品裡沒有血腥殘忍的場面,而是留下人性光輝與美好的故事。他從信仰而來的深刻思想,遠遠超前時代。在所有人在戰場上為了保住生命,無條件殺敵時,他五十年前就說出:「戰爭成敗非人手所能掌握,而是左右於神」、「用天下也無法交換的就是生命」。他主張,即使殺敵無數,終極的勝利與真正的和平也不會來臨。唯有愛才是解開一切問題與矛盾的鑰匙。

他在戰場上,貫徹了「愛生命」的思想,始終帶著「去愛,對方能活,自己也能活」的理念。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他不僅愛惜同袍的性命,就連敵軍的生命也愛惜。比起殺死他們、更是想盡辦法拯救敵人的生命。

帶著不被環境和處境動搖的信仰精神,儘管只有自己一人,他也始終按照全能  神的期盼,行出愛與和平的事蹟,並相信唯有這樣 神才會得到感動,改變戰爭的命運。要撒下愛與和平的種子,那種子才會萌芽而結出果實。光要實踐一次也不容易,但作者實踐了數十次。他的行動成為越南戰場上的傳奇。

也許戰爭已經走遠,但惡鬥、競爭、衝突、仇恨仍然每天在我們生活戰場、國家社會各個領域不斷上演。誠如作者所言:就算不拿槍上戰場,只要彼此憎恨爭吵就是戰爭。如今我們已經走上終戰時代,但那片戰場是否不曾真正離開我們的生活?值得我們省思。但願這套書成為所有人內心阻止戰爭的武器。

作者簡介

鄭明析

本書作者1945年出生於韓國忠南錦山郡的月明洞。從十幾歲起,二十一年間在山上度過禱告生活,憑著以信仰為中心的堅定信念兩度參加越戰。

五十多年間持續研究聖經,將他從聖子那裡學習的話語傳揚到世界二十五個國家,並撰寫多本著作。此外,透過1995年《文藝思潮》月刊,以詩人的身分步入文壇,之後發表了暢銷詩集《靈感的詩》1-5集。在美術領域也相當活躍,舉辦過十三次個展,於「2011阿根廷藝術展」被選為代表畫家……等,其作品在韓國國內外都備受肯定。

現任「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及「國際文化藝術和平協會」總裁,為世界和平推動各項文化交流與社會服務工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 明人出版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