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也有馬來人:當年那些地位顯赫的政治犯們

南非也有馬來人:當年那些地位顯赫的政治犯們
Photo Credit: Andries Beeckman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東南亞仍是西方列強殖民的時代,現代民族國家形成前,除有中國人下南洋外,其實也有不少馬來世界的族群,因西方殖民被迫遷移到斯里蘭卡和南非,形成了東南亞以外的重要「馬來-印尼裔」社群。

東南亞是人口流動頻繁的區域。早在二十世紀民族國家形成之前,東南亞各國已經不斷有外來移民和周邊族群的移入。以馬來半島為例,移民群體就分為來自馬來世界的族群(爪哇人、蘇拉威西的武吉斯人和蘇門答臘的米南加保人)和非馬來世界的族群(華人、印度人、阿拉伯人和歐洲人)。

東南亞族群亦大量移出東南亞。如今我們在台灣和香港看到的東南亞新住民和移工,他們在殖民地時期便已遍布世界各地。其流動多跟殖民宗主國有關,一如荷蘭之於印尼、英國之於馬來西亞、法國之於越南、以及美國之於菲律賓,直到近代東南亞移民群體的目的地才變得多元——從歐洲到中東以至東亞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足跡。

移民歷史最悠久且散佈最廣闊的海外東南亞族群是「馬來-印尼裔移民」。該群體主要有三種,即荷蘭人與英國人帶來的契約勞工、反抗荷蘭政權者和罪犯,以及回歸荷蘭的歐亞混血後裔。

RTRYB3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身著馬來西亞傳統服飾的馬來舞者。

移居荷佔南非的「開普馬來人」

基於荷蘭殖民帝國幅員廣闊,為了維繫殖民地的經濟利益,荷蘭殖民者需要大批勞工開發耕地。這如同在荷屬東印度,荷蘭人招募中國契約勞工來開發巴達維亞一樣。印尼人最先被荷蘭人帶至的目的地是17-18世紀時的「開普殖民地」(Cape Colony),也就是今天的南非。他們大多數源自爪哇島,特別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管治下的巴達維亞。

第一個到達開普殖民地的爪哇人叫「來自巴達維亞的亞伯拉罕」(Abraham van Batavia)。根據「南非歷史在線」的研究,他於1653年搭乘「馬六甲號」想從巴達維亞偷渡到荷蘭,但路途上被船員發現,只好滯留在開普準備遣送回巴達維亞。他之後被遣返給其在巴達維亞販賣酒品(arak)的主人。

接續來到開普的爪哇人多是在原鄉反抗荷蘭殖民者的政治犯。他們被流放到開普,有些人被販賣為奴。這批人在東印度群島當地是「地位顯赫之人士」(Orang Cayen,馬來語為orang kaya),當中最有名的是位於蘇拉威西望加錫(Makassar)的戈瓦蘇丹國(Gowa)貴族Sheikh Yusuf。

作為宗教師的Yusuf搬到了爪哇島的萬丹蘇丹國(Banten),最後與蘇丹一同敗於荷蘭東印度公司的進攻,淪為階下囚。Yusuf被荷蘭人流放到開普,而Yusuf在開普的住家卻成為了南非第一個穆斯林聚集地。如今他所住的地方已經發展為開普敦的一個小鎮「望加錫」(Macassar)。

另一名被放逐到開普的顯赫人士是伊瑪目Abdullah Kadi Abdus Salaam,尊稱為Tuan Guru(老師先生)。Tuan Guru原是摩鹿加群島上蒂多雷蘇丹國(Tidore)的王子,他被荷蘭人指控串通英國人反荷,於1780年遭流放到開普外的羅本島(Robben Island)。羅本島是南非有名的囚犯島,曾經關押過南非人權鬥士曼德拉。出獄後,Tuan Guru設立了南非第一座清真寺Masjid Auwal,並成為清真寺第一任伊瑪目。

AP_120212013661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羅本島的一隅,遠景為南非開普敦市。

開普的馬來—印尼社群在Sheikh Yusuf和Tuan Guru的帶領下逐漸壯大,以至將波卡普區(Bo-Kaap)成了「開普馬來人」(Cape Malays,荷蘭語Kaap-Maleiers)的聚居區,該區以五彩繽紛的房子聞名。然而「開普馬來人」不僅限於馬來、印尼和爪哇血統的「馬來世界」群體,還包含了南亞和非洲後裔在內,作為荷蘭人奴工和政治犯的穆斯林群體。

「開普馬來人」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南非人(尤其是開普敦人)的飲食。最有名的馬來菜是咖哩肉派bobotie,其源自爪哇菜botok,將香料和咖哩粉拌入肉碎中,再鋪上一層蛋汁烘烤而成。咖哩肉派通常會配上印度香飯(biryani)和漬菜(acar)。其他與馬來—印尼菜相近的還有沙爹肉串sosatie(源自印尼sate)、燉羊肉denningvleis(源自印尼菜dendeng)、甜點boeber(源自「摩摩喳喳」的bubur)和餡餅frikkadel(源自印尼荷蘭詞perkedel)。

「荷屬錫蘭」的印尼王族政治犯和馬來軍團

除了「開普殖民地」,荷蘭人還將印尼人帶到「荷屬錫蘭」(Dutch Ceylon),即斯里蘭卡。起初來到錫蘭的印尼人多數是政治犯,跟開普的情況類似。根據Melathi Saldin的研究,荷蘭殖民者對東印度群島具反叛意識的君主和貴族進行打壓,將他們送到開普和錫蘭。

由於錫蘭距東印度群島較近,政治犯大多送到南亞的錫蘭(印尼語為disailankan,即「被送錫」,而非位於南非的開普。不過,罪行嚴重的罪犯仍被流放到開普。「被送錫」的王室當中,包括爪哇馬打藍蘇丹國(Mataram)蘇丹的兒子Amangkurat三世、萬丹王子、戈瓦國王、蒂多雷儲君等。

Sri_Lankan_Malay_Father_and_Son
Photo Credit: imagesofceylo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斯里蘭卡的馬來移民

另一批來到錫蘭的印尼人是以軍人為主。荷蘭殖民者擁有自己的馬來兵團,他們在對抗葡萄牙人和英國人的戰爭中發揮很大作用。馬來兵團協助荷蘭人奪得「葡屬錫蘭」的戰役,甚至讓英國殖民者對他們效力荷蘭人時驍勇善戰的行為刮目相看。


猜你喜歡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每年近800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2021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2300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85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550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7月11~12日,針對年齡分布於30歲以上ShareParty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376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2:1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風味偏好調查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14.5%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名稱。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60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1980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風味達到標準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配圖警語_3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12年雙桶DoubleWood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Oloroso雪莉桶,陳放9個月過桶的百富12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1993年販售迄今已近30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21年波特酒桶PortWood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配圖警語_2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14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14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配圖警語_4_V2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16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16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