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駐港職員鄭文傑公開遭中國關押歷程:酷刑逼認「嫖娼」和「背叛祖國」罪

前英駐港職員鄭文傑公開遭中國關押歷程:酷刑逼認「嫖娼」和「背叛祖國」罪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文傑揭露,當他被關押訊問時,這些秘密警察清楚對他表示,有一批又一批香港示威者遭到逮捕,移送到中國內地拘留。

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年中在香港和深圳邊界被帶走,遭中國拘留15天,《BBC》專訪他,他公開自己在拘留期間遭秘密警察毆打、剝奪睡眠、被鐵鍊鎖住、言語威脅羞辱以及逼共認罪等細節,引發中英關係再度緊張。由於鄭文傑講出自己的遭遇,擔心人身安危,無法返回香港,已向幾個國家尋求政治庇護。

(中央社)前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鄭文傑接受《BBC》訪問表示,他在中國拘留時被酷刑折磨,並控煽動政治動亂,偵訊他的秘密警察清楚表示,有許多香港示威者遭逮捕,移送到中國拘留。

29歲的鄭文傑(Simon Cheng)曾替英國政府工作近2年。他今年8月8日入境深圳後失聯,家人四處求援。中國外交部隨後證實對鄭文傑行政拘留15天,但並未說明鄭文傑被拘留的日期與案情。他在8月24日獲釋。環球時報引述警方說法報導,鄭文傑因涉及「賣淫嫖娼」遭到拘留。

英國政府消息人士表示,鄭文傑表示遭到毆打並被迫簽下自白書,他們相信鄭文傑的說法可信。

工作搜集示威活動消息,被公安指為「英國干預香港」

鄭文傑任英國駐港總領事館的貿易和投資官員時,具體工作是吸引中國商界到蘇格蘭投資,因此時常需要到中國出差。但在今年6月,隨著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爆發,鄭文傑自願擔起額外任務。

他表示:「英國領事館指示人員收集有關示威活動的消息。」

身為一個民主運動支持者,鄭文傑發現他很容易融入。在領事館的同意下,他加入了一些示威者協調行動的社交群組。在被支付加班費的情況下,他開始向領事館回報所看到的狀況。

鄭文傑和英國政府消息人士都堅稱,鄭文傑並沒有以任何方式進行指揮,只是純粹觀察,就像是許多大使館都會進行的社會觀察工作。

不過,中國早已指控英國干預香港事務,英國政治人物也越來越力挺示威者。

8月8日,鄭文傑到深圳參加一場商務會議。當時他的手機裡還保存著一些電子郵件,可以證明他參與觀察香港示威活動的工作。他當時不知道,他的生命將因此永遠改變。

在中港邊境被抓,訊問過程受虐

雖然中國已經統治香港超過20年,但香港和內地的邊界仍像是國際邊境。在「一國兩制」原則下,香港有對大部分事務的控制權,包括邊境。但自從香港深圳高鐵去年開通後,香港西九龍高鐵站開設了一個新的邊檢站。

這個通關口深具爭議,香港的親民主派人士認為,中國在香港西九龍站大陸口岸派駐公安,是中國當局權力的延伸。

出差回程從中國大陸返回香港途中,鄭文傑就是在香港西九龍高鐵站被中國當局攔下。鄭文傑表示,他被送上火車,押回深圳,移交給3名便衣警察。

鄭文傑受訪表示:「我被戴上鐐銬、矇眼,還被戴上頭套。」他把雙手高舉過頭,示範他是如何被鎖鏈吊起來。

他表示,他被訊問的問題集中在他是如何參與示威活動,目的是要迫使他承認代表英國煽動香港動亂。他表示:「他們想知道英國在示威活動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他們問我們提供了示威者什麼支持、資金和裝備。」

鄭文傑被逼問的資訊,包括領事館同仁是否有情報或軍事背景、領事館樓層分配如何、員工證件設計形式等。

此外,中國警察並逼迫他承認英國政府協助煽動反送中抗議、提供金錢與裝備,還要他承認自己策劃過幾場暴力抗爭、付錢給大陸人參與抗議。但鄭文傑意識到那些說法的嚴重性,一概否認。

鄭文傑說,他被迫連續幾個小時保持壓力姿勢,例如靠牆下蹲,如果移動就會被打。「他們會打我的骨頭部位,像是腳踝,或其他脆弱部位。」他還被剝奪睡眠,被強迫唱中國國歌保持清醒。

鄭文傑說,他認為自己不是唯一受到這種待遇的香港人。他說:「我看到一群香港人被逮捕和偵訊。我聽到有人用廣東話說,把手舉起來,你在示威時舉旗,不是嗎?」

他還表示,他被展示1000多張香港示威者的照片,被要求寫下認識的人的姓名,以及他們的政治派系。他表示:「這些秘密警察清楚表示,有一批又一批香港示威者遭到逮捕,移送到中國內地拘留。」

鄭文傑表示,他被綁在椅子上、抓住頭髮,對方用臉部辨識功能解鎖他的手機,接著印出他對英國領事館發出有關示威活動的電子郵件。他表示:「我告訴他們,我想要百分之百說清楚,英國沒有替活動提供支援或幫助。」但這絲毫沒有用處。最終,他被迫錄下兩段視頻供詞,一段是「背叛祖國」,另一段是「嫖娼」。

第一輪偵訊始於半夜並持續至清晨。便衣警察質問鄭文傑英國在反送中抗議的角色,還有他和友人參與的情況。隨後換上一批制服員警對鄭文傑說,他被檢舉按摩時召妓,若不想認罪,就會有另一群人來調查更嚴重罪行。

鄭文傑表示:「我沒得選擇,只能說好。」

外交使館的當地僱員被捕相當罕見,上次有僱員被捕是2009年英國駐德黑蘭使館的伊朗籍僱員。不過,鄭文傑可能因為其他原因遭到盯上。

鄭文傑表示,他有一名中國朋友因為參與香港示威而被捕,但之後保釋。而在他去深圳出差時,他在英國領事館不知情的狀況下,和那名朋友的親屬見了面,向親屬拿了生活費,要轉交給這名朋友。

任何曾經參與示威的中國人都有受到監控的可能性,而雖然替朋友拿錢法律上不構成犯罪,但可能讓鄭文傑受到懷疑。

被問到被拘捕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他和領事館的關係,或是和示威者的友誼。他表示:「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但我認為兩者都有可能。」

BBC報導,在中國,指控嫖娼是地方警察常用的手段,而非西九龍站的中國邊檢人員關注的問題。

鄭文傑的書面聲明還提到,在被拘留前,他曾在深圳做過按摩。「我不想把焦點放在我是否嫖娼的問題上,」他回答道,「因為那正是他們想要的。」 「所以,我只想明確說,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我所珍惜和愛的人的事情。」

不管是什麼最終讓他得以獲釋,當局在釋放時給予他警告。 「他們說,如果我接受媒體採訪或公開說出除了『嫖娼』以外的任何事情,我會從香港被帶回中國大陸。」

現在鄭文傑在哪裡,他該怎麼辦?

在鄭文傑獲釋前最後48小時,偵訊幾乎是馬不停蹄進行,很多問題重複問了多次。到了8月24日黎明,當局終於歸還他的眼鏡、手機與金錢,並押送他到深圳邊界,且一路上拍攝錄影。鄭文傑獨自跨越深圳和香港邊界橋樑,雖然鬆了一口氣,但還是不確定自己能否安全。

鄭文傑向領事館說明事發經過,於幾天後離開香港。隨後他與英國政府達成協議結束聘僱關係。現在鄭文傑說,自己正尋求幾個國家給予庇護,但拒絕說明是那些國家,他覺得自己還可能受害。

鄭文傑提到,遭中國拘留15天,他因憂心自身安危,被迫披露手機密碼與社群媒體帳號,提供2名他認為有軍事和情報背景的英國領事館官員姓名,還交出若干反送中抗議者的資料。這些作為讓他很痛苦,他也嘗試不要對當局太坦白。

現年29歲的鄭文傑說,儘管中國警方已警告他,倘若公開就會被報復,他仍覺得有必要說出自身經歷。反送中抗議者憂心中國侵蝕香港獨立司法體制,他的經歷恰好顯示,抗議者的憂慮「並非毫無根據」。

鄭文傑受訪後,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已經召見中國駐英大使。拉布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我們對於鄭文傑在中國被拘留期間遭受的待遇感到憤怒。我們期望中國當局能夠展開調查並追究責任。」

不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對《BBC》表示,他們「絕對不會接受召見」,反而是要召見英國大使來「表達憤慨」。發言人說:「我們希望英國能夠審慎行事,停止干預香港和中國內部事務,因為這將會、最終也只會傷害英國自身利益。」

鄭文傑聲明中文翻譯

延伸閱讀:

3天內2起逮捕案:孟晚舟獲保釋後,又一加拿大人在中國被抓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