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台灣基進」這樣的本土小黨,民進黨才能放心走中間路線

因為有「台灣基進」這樣的本土小黨,民進黨才能放心走中間路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的「基進側翼理論」,就是當一家販賣300元與400元便當的料理店,新推出600元的頂級便當,消費者就會擔心300元品質差又嫌600元太昂貴,選擇「最安心」的中間價位400元便當,同理,若有一個比民進黨更獨更進步的政黨,將會使民進黨顯得「相對中間」,進而使選民感到安全並予以支持。

文:顏銘緯(台灣基進發言人、台北市第八選區立委候選人)

現在流行先把結論寫在前頭:

國民黨的「習近平欽點」不分區名單公布,預示著2020-2024的國會中,民進黨必將遭統派政黨焦土戰術的圍剿。若國會政黨中只有「新黨化」的國民黨、「兩岸一家親」的民眾黨親民黨,與「守護中華民國主權」的民進黨三黨,而缺少一個「力抗中國滲透」的本土政黨,這種「三缺一」局面,將使民進黨被諸統派推向政治光譜中的「台獨」的極端。而這時,中間選民便會流向光譜中「相對中間」的台民黨與親民黨,削弱本土政權的執政基礎,影響2024的執政權延續機會。

因此,唯有栽培一支比民進黨更本土又更進步的小黨進入國會,擔起國會「衝組」與「獨派」的位置,才能夠避免民進黨被邊緣化,幫助民進黨號召中間選民以繼續執政。

前言:中國海嘯來襲,與遲來的亡國感

2018年九合一大選,「韓流」乘著中國海嘯襲向台灣,習近平高呼「牢牢掌握兩岸關係主導權」與「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加上韓國瑜赴香港晉見中聯辦高官等,使台灣瀰漫一股濃厚的「亡國感」。

「亡國感」來的太晚,但總比沒有好。因為,亡國感不是幻覺,而是真真實實的危機。馬英九執政時期的惡果,包括國安體系癱瘓、經濟依賴中國、大舉開放兩岸雙向交流等等,都為中國鋭實力(sharp power)滲透打開了潘朵拉之盒。

在中國步步進逼之下,台灣該如何在政治上因應?我們先從台灣政黨政治結構形成說起,再來談中國因素動力下,台灣需要何種「反作用力」來反制。

一、台灣政治板塊的結構形成

1990年代,李登輝對國民黨與中華民國憲政體系進行一系列大改革,雖然李登輝的「國民黨本土化」大志並未成功,但也促成新黨從國民黨出走成為統派側翼,使1990年代形成「新黨—國民黨—民進黨」三腳督的局面。

到2000年代,隨著親民黨與台聯的組建與參與國會立委,台灣也正式形成今日的「泛藍」(新黨、國民黨與親民黨)與「泛綠」(民進黨、台聯)對抗的結構。

這個結構是一個以主權立場為變量的光譜,想要打破這個光譜,除了實現台灣獨立與實現中國統一之外幾乎不可能。也因此,任何打出「藍綠一樣爛」口號、遊走在主權灰色空間的政黨,不僅模糊台灣人的主權意識,也是台灣最致命的一帖毒藥。

1
作者製作提供
二、2018年九合一大選的意義

即使經歷過三次政黨輪替,這個泛綠與泛藍對抗的光譜基本上仍延續至今。不過,2014年的318學運開啟的組黨潮,以及民進黨2016年的完全執政,使得這個台灣的政治板塊產生不小的位移。

2016年,取得執政權的民進黨向光譜的中間位移,從「台獨」的代言人一躍成為「中華民國台灣」的代言人,導致中國國民黨必須向統派的位置靠攏,取代新黨原先的統派位置,成為名正言順的中國代理人。

近期中國國民黨推出的2020年不分區立委名單,以及吳敦義不斷被逼宮的事件,在在表明,中國共產黨已能直接在國民黨內扶植代理人(不論是韓國瑜或各地方派系),直逼中國國民黨中央舊權力核心,甚至進而影響台灣民主選舉。

而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結果也證實,中國共產黨比誰都還要會選舉。去年12月18號,台灣人還在為敗選結果驚慌失措的時候,習近平就在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說出「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主動權和主導權」。今年1月2號的《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大聲疾呼「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就這個後2016政治板塊位移的動力學看來,2020年台灣政治版塊將延續這股動力形成以下局勢:國瑜黨成為最大中國代理人,原「中間偏藍」的位置則由支持九二共識的「親民黨」與兩岸一家親的「台民黨」吃下;尋求執政連任的民進黨,勢必要與親民黨與台民黨爭取「中間偏藍選民」,也將會更加保守並減緩改革的步調。

三、2020台灣政黨政治的三缺一

台灣2020後的國會政治,將會呈現危險的「三缺一」局勢。國會中,將有「新黨化」的國民黨、「兩岸一家親」的民眾黨與親民黨、「守護中華民國主權」的民進黨,卻獨獨缺少一個「力抗中國滲透」的本土政黨。

這個「三缺一」對本土陣營來說將是一個警訊。因為,執政黨要求穩定,就必須在政治市場上站在一個「相對中間」的地帶。倘若獨派小黨真的在2020的國會裡頭缺席,民進黨將會被諸統派夾殺,被推向極端、貼上「台獨」的標籤,而中間選民便會流向「居中」的台民黨與親民黨。

宋楚瑜_柯文哲_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歷史上,這種「居中」而得利的案例還不少,如1996年的總統大選,李登輝正是夾在新黨與民進黨之間,才獲取最大選民支持;2008的馬英九,也是夾在連戰的中共統派勢力與民進黨之間,才能取得選民的信任。

這個心理現象,其實就是基進側翼理論(也稱作「定食理論」)的核心。舉例來說,有一家日式料理原先只販賣300元與400元的定食便當,有天,店家新推出一個更高價位的600元頂級便當,消費者相比之下,就會懷疑300元的便當品質差,但又嫌600元的便當太昂貴,於是,便會選擇相比之下「最安心」的中間價位400元便當。同理,在國民黨與民進黨之外,若出現一個比民進黨更獨更進步的政黨,將會使民進黨顯得「相對中間」,進而使選民感到安全並予以支持。

在統派與中間偏統派勢力(國民黨、親民黨、民眾黨),幾乎篤定能在2020-2024屆期組成黨團的情況下,民進黨在國會勢必面對「三夾一」的劣勢,且篤定會重演扁政府第二屆任期的惡夢:國民黨必將在國會實施焦土戰術,杯葛一切有利本土陣營的法案,拖垮執政黨的施政進度,然後操作民怨,順勢取得2024總統與立院的政黨輪替。

而在「三缺一」的國會中,若沒有獨派小黨撐起獨派的空間,則國民黨在立院杯葛議事,民進黨必定會處處與國民黨針鋒相對;當兩黨殺的拳拳到肉時,民眾黨與親民黨就會出來大喊藍綠惡鬥、只有本黨在做事。最後的結果,必定就是站在「相對中間」的民眾黨與親民黨力量得利。

身為台派的你,期待這樣2020的國會嗎?

四、本土小黨作為台灣民主的基石

面對2020即將來臨的困境,台派與本土派有何活路?

解答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一個比民進黨更年輕、更沒包袱、更敢戰鬥也更會戰鬥的本土小黨,進到國會並成立黨團,成為本土陣營最可靠的戰友。

2
作者製作提供

根據基進側翼理論,在三缺一的狀況下,民進黨必將在政治光譜上被推向「台獨」,進而流失大量中間選民的支持。但,若有一個在光譜上更獨、價值更進步的小黨在國會之中,做本土陣營的最強後盾,民進黨便能無後顧地進攻中間選民的認同,維持住本土陣營繼續執政的基礎。

2020的國會,若有如台灣基進這樣的小黨撐起獨派空間,並在國民黨在立院杯葛議事時能不顧任何包袱與代價、用最大氣力與統派勢力對拼,這時,民進黨便能出來當和事佬。讓小黨擔起「國會衝組」的任務,最後,便能成就民進黨取得「相對中間」的光譜位置,進而取得中間選民支持,常保執政基礎。

身為台派的你,難道不期待這樣2020的國會嗎?

結語:香港人用鮮血傳授的戰法

香港人的抗爭仍在持續。雖然五大訴求只被港府接受了一個,但是這證明了港人「兄弟登山」戰法真的有用。「勇武派」與「和理非」一改雨傘時的仇視,在本次反送中抗爭中分進合擊,「不割蓆、不篤灰」,「勇武派」推進前線,撐出「和理非」和平遊行示威「相對中間」的政治位置,雙方共同撐出五大訴求的正當性。

香港人的抗爭告訴我們,不是集中火力就會贏,反而是讓激進派與中間改革派分進合擊、協同合作,讓力量之間互相激盪與加成,才能撐出改革的正當性空間。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