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菠蘿蜜》導演廖克發、陳雪甄:哀而不傷,捕捉生命最原真的美

專訪《菠蘿蜜》導演廖克發、陳雪甄:哀而不傷,捕捉生命最原真的美
Photo Credit: 杜晉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廖克發和陳雪甄的首部劇情長片,《菠蘿蜜》延續了廖克發過往在紀錄片中對國族歷史的洞察,更與陳雪甄在表演方法上持續大膽實驗,嘗試捕捉在當下的最為真實自然的表演,以哀而不傷的平實基調,譜寫出人、社會與歷史有機互動的生命篇章。

文 :張婉兒
採訪:張婉兒、彭湘

殷殷期盼近十載,《菠蘿蜜》飄著淡而不膩的果香,終於熟成。

早在2012年,《菠蘿蜜漫長的飄香等待》就曾獲優良電影劇本獎。2016年,這一電影計畫參與了法國南特影展的電影培訓工作坊。2017年,長片企劃案《菠蘿蜜的愛》獲選坎城影展世界電影工廠新導演工作坊,直至今年(2019),《菠蘿蜜》終在釜山影展世界首映,並入圍新潮流競賽,也將作為高雄電影節閉幕片。

導演廖克發過去曾執導紀錄長片《不即不離》和《還有一些樹》,前者自原生家庭的私密情感出發,追索在馬來西亞被視為禁忌的「馬共」(馬來亞共產黨)歷史,後者延續對歷史族群議題的叩問,嘗試翻轉話語權,挖掘馬來西亞的「五一三事件」,呈現迥然不同的歷史切面,並入圍第56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此番廖克發初執劇情長片導筒,巧妙並置了兩個時空,馬共母親(陳雪甄飾)與兒子小菠的森林游擊,馬來西亞大學生一凡(吳念軒飾)與菲律賓移工萊拉(Laila ULAO飾)的異地相依,在對身份的追尋與生活的困頓中,共譜生命的離散、堅毅與哀傷。

陳雪甄與廖克發相識多年,曾出演釜山影展、台北電影獎入圍短片《妮雅的門》(2015)、公視人生劇展《一起去看海》(2013)、金穗獎優等電影短片《鼠》(2008)等,此次不僅在《菠蘿蜜》中擔當女主角,也以表演指導的身份共同執導,將與廖克發一同角逐第56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颱風過境的釜山海雲台海濱,迎來了難得的暖秋,朗朗晴空,海風和煦。人們來來去去,多少也有幾分片中高雄港的小島風情。從電影哲學到表演理念,從國族史觀到生命態度,導演廖克發、陳雪甄與我們慨然分享了他們的種種所思與體悟,且聽他們娓娓道來。

哀而不傷的東方美學

回溯這一路走來的故事演進,廖克發導演坦言,《菠蘿蜜》最開始的劇本甚至包含紅毛猩猩這樣的獵奇元素。然而歷經國際創投和劇本醫生提點,他也陷入該如何定位自己的掙扎,是否要多迎合西方人看待事物的視角,又該如何講述這個故事?這當中都需要取捨與平衡。

然而於他而言,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轉捩點,就是紀錄片《不即不離》的拍攝。在認識片中那些馬共老人後,廖克發也在心底明確,至少他拍《菠蘿蜜》這部片,要對得起他們。事實上,《菠蘿蜜》中馬共母親不得已將孩子送出森林,就出自《不即不離》中真實人物的際遇。於是電影也實際深入到馬來西亞北部、當年馬共活躍的森林拍攝。舉凡片中出現的馬共服飾、旗幟、敬禮手勢等,都經過詳加考證。這個核心態度的確立,也讓故事在敘事手法上,漸從獵奇走向自然寫實。

_DSC0326
Photo Credit:杜晉軒

廖克發說,他在呈現影片時想嘗試一種宛如浮世繪的方式。觀看影片時,如同從一個人物跳到另一個人物,就像慈悲之眼(eye of compassion),是捲軸式的。他不求觀眾很深地進入故事、同情人物,「只是看完有一種哀傷,但是哀而不傷。」廖克發這麼形容。回顧過往作品,他其實很少讓自己的角色遭遇苦難,或是大哭。「我希望他們是有尊嚴的,在我的片子裡面就算是受壓迫,或者是比較被邊緣的人,他們還是表現出他們生命的韌性。」

就如同《菠蘿蜜》中一場小菠親睹母親去世的戲,同樣處理得內斂且克制。廖克發說,那個年代的小朋友是不會哭的。我們看著小菠慢慢走向母親,拉起她的手,卻不知道小菠究竟是要母親摸他,還是打他,那種傷痛,應該是如此的。廖克發盛讚飾演小菠的小演員十分專業,「這個小孩應該被肯定。」縱使身後是烈火燃燒房屋的火光,他依舊沒有跑、也沒有哭,一次到位。

48956615962_3c08670bd3_o
Photo Credit: 牽猴子提供
《菠蘿蜜》劇照

廖克發不願用大哭來博得觀眾同情,在他看來,哀而不傷是一種東方美學。而他所追求的,便是觀眾在看完影片後,能感受到一種淡淡的、為這些人心痛的心情。陳雪甄也說,看《菠蘿蜜》首映時,她不是因煽情渲染而大哭,而是眼淚不自覺地滑下,淡淡地一直流。

同樣的,這樣的堅持也反映在對影像色調的選擇上。片中的台灣場景幾乎呈現如紀錄片般的自然原色,而轉換到馬來西亞的時空,色彩則被特意抽離,飽和度偏低。即使在視覺上能做到更豐富漂亮,廖克發在和攝影師討論後,還是決定走更平實的色調,只因不願刻意製造戲劇點勒索觀眾,但希望觀眾看完後,能留下一點餘味。陳雪甄說,在表演上也是一樣的道理,即使有很多技巧可以渲染觀眾,但最終都選擇丟棄。

「砍掉手指」是「被放逐的人」

過往紀錄片作品中,在觸及國族歷史議題時,廖克發總會以深邃的內在自省為起點,一如他在《不即不離》裡提問「為什麼我不愛馬來西亞?」、「怎麼樣才能成為真正的馬來西亞人?」,在《還有一些樹》中自問「我是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到了《菠蘿蜜》,廖克發坦言那個問題並不像在紀錄片中那麼明確,但他心中確實仍然存有一個疑問,即「我要落腳在哪裡?」

在《菠蘿蜜》中,廖克發嘗試包裹進他對台灣的感覺,以及他所目睹的外國人的在台處境。尤其到了影片後段,一凡的那棵菠蘿蜜小樹,卻是一個菲律賓人種活的,就種在一凡找到萊拉的地方,這當中即帶著反諷。廖克發說,一個誠實的藝術家應該隨著作品進步,變得更成熟通透。倘若心中不再存有疑問,那麼作品也將不再是作品。

absented113
Photo Credit: 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不及不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