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信任的「資優教育」:教育工作者評電影《天才的禮物》

不被信任的「資優教育」:教育工作者評電影《天才的禮物》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GIFTED告訴我們一個關於資優禮物的故事。資優孩子其教育需求,不僅在學術上有所滿足,情意發展上更是需要專業的資優教師才能處理。對教育工作者而言,比起一招打天下的教學模式,教育更重視時時反思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家安老師

智商180?比99.9999426697%的人更聰明
559a6a06-6176-465a-80a9-4830a469af00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大家常掛在口邊的「智商180」究竟是什麼意思?希望學過中學數學的你,還記得「常態分佈」。「智商180」是距離平均智商「五個標準差」,如果要講得讓你有感覺,就是比99.9999426697%全球人口更加聰明的意思。

——這裡不是數學課,但我想跟你分享一個高度資優、數理資優孩童的故事:GIFTED,天才的禮物。

我只要妳好好的:當大眾信念對上學校體制

Mary是一名生來就擁有數學腦的小女孩。因故自幼喪母,轉由她的舅舅Frank撫養她長大,而電影的起始是從她準備上小學的那天說起——說真的,身為一個(資優)教育工作者,走進電影院真是既期待又害怕。期待是又有一部討論資優孩童的電影出現,而我害怕的點⋯⋯如果你沒看過電影,不妨先看看以下片段,就大概知道我在說些什麼了。

預告有意地將「正常的生活」跟「資優教育學院」形成對立。舅舅Frank希望姪女Mary在一般學校裡,擁有童年與朋友;而來爭奪Mary撫養權的祖母Evelyn,則大力譴責Frank此舉會將Mary天份埋沒。「正常七歲小孩的生活」與「讓這個小孩發揮潛力、成為數學機器」的論辯,在現今強調「還給孩子人生」的風氣下,兩極相比後雖沒做過統計,但想必站在「讓Mary接受一般教育」的人會是多數。

如果接受資優教育意味著變成學科機器,我們有什麼理由讓孩子接受資優教育?是否將有更多家長在看完電影後「拒絕資優(學校)教育」?

幸好,在觀看電影後,我們可以從導演的細膩手法裡找到解答。本文的寫作背景,就是在這麼被嚇出一身冷汗的情形下完成的。

資優:對知識的渴求
MV5BZWQwNGRkODYtYzY4OC00ODE4LTgwYzYtMmVl
Photo Credit: IMDb

我現在改玩微分方程了。——Mary

什麼樣的人會想「玩」微分方程?黑板上滿滿都是Mary的計算證明。那晚老師與人文背景的友人在電影院,看到Mary在解微積分時,他偷偷問我:「欸,這是有可能的嗎?」

這個問題挺難回答的。

學習動機意指學習行為產生、持續的過程。資優,不只是「智商高」,在許多學者的定義中,智商只是一個要素,「創造力」、「高學習動機」等同重要。

探究的渴望存在於資優孩童的心中,然而一般課堂能給予他們進階的知識嗎?通常不能,因為當同齡孩童還在學「1+1=2」,少數的需求便難以顧及。

但是,這些資優孩子需要老師教知識嗎?已有強烈的動機,求知還需要老師嗎?

現在資訊流通迅速、網路發達,孩子自主學習並非難事。事實上Mary正是透過網路學會使用「X、Y」等符號的。但提及教師工作能否被書籍、網路取代?如果對教師工作的想像只有「呈現知識」未免太過薄弱。在普通教育,教師從不是拿載滿知識的課本就能上課(這叫做「照本宣科」)。教師更需縝密地連結各種知識,才是教學。即便是資優生,在學習上難免「卡關」。卡關可能在知識統整、也可能是因為缺乏研究方法的訓練。援引〈師說〉提及的傳道、授業、解惑。資優學生難解的問題,更需教師細心地處理。

「特需」課程:情意教育

「上帝存在嗎?」迎著夕陽,Mary這樣問Frank。先別急著解開霧化(編按:原文下方附上一張動畫圖片,因版權考量,有興趣的讀者可點擊下方原文連結觀看)——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回答?

資優生常具心思細膩、高度敏感的特質。他們會主動思索生命意義。

不管怎樣,我們都會在人生最後再相聚⋯⋯妳想問的其實是這個,對吧?

電影中關於上帝及信仰的對話,不僅點出了資優孩童對哲學思辨的需求,更透過Frank的追問,發現Mary問的問題其實別有用意。

在資優教育現場,我們將這類因應特別需求設計的課程簡稱為「特需課程」。特需課程包含「情意發展」、「專長領域」等五大科目。生死學,亦是情意教育中的一環。Frank之所以能獨立完成「上帝存在與否」的對談、甚至能敏銳地察覺Mary「話中有話」,必須歸功於他的背景: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試想,光是「性教育該怎麼教?」就需要對話的台灣社會,一個沒有受過相關(思辨)訓練的父親,怎能取代受過訓練的教師?是故,讓資優孩子接受特需課程是必要的。

「禮物」是誰的?該如何發展?

除了「資優教育該教什麼」,電影亦丟出「資優是否具有社會責任?」這樣的大哉問。如果生來正是那0.0000000001擁有能力的人,是否有「責任」奉獻心力,以解決Millennium Prize Problems(千禧年七大數學問題),視「為密碼學以及航空、通訊等領域帶來突破性進展」為己任?

電影中以兩位資優生做對比:Mary和她母親。原來,Mary的母親也極具數學天份,甚至在祖母Evelyn的教育下,成功地完成其中一道Millennium Prize Problems。然而不幸的是,除數學研究外幾乎沒有其他人生經歷的她,在證明完畢(QED)後以自殺結束自己的性命,甚至報復性地要求「不得在母親Evelyn活著的時候發表解答論文。」

資優或許不僅是個人,更是全人類的禮物,但別忘了這位資優生不是機器,還是個人。

「他在還不知道我很聰明前就要我了。」在舅舅Frank教育下長大的Mary,做為與母親的對照,或許無法在數學上得到全能的開發(Mary做個數學題還會被Frank強硬帶出門放風),但她因此擁有的忘年之交,並富有正義感。

Frank並非一味地禁止Mary學習。他不希望Mary進入資優學校,是因為相信Mary需要透過跟同齡孩童互動才能有好的發展。「如果菁英從小只跟菁英相處,他們長大若從政,無法成為好的政治家,而是成為不食人間煙火、無法同理平凡人的政客。」

最可貴的是,即便立意良好,Frank身為父職仍處處懷疑、害怕自己為Mary選擇的道路是錯的。

Bonnie: What’s your greatest fear?(你最深的害怕是什麼?)
Frank: That I’ve ruined Mary’s life.(我毀了Mary的人生)

雖然坊間出有許多「教養聖經」,但事實上,沒有一本指導手冊能詳列教養規則,更沒有人是絕對的專家。Frank的教養方式(透過一般教育環境涵養人際關係、在家教育養成資優專長)絕非教育的萬靈丹,但方式以外,更重要的是能「隨時謹惕與反省」。

結語:單純的感動

「我出生時也是這樣嗎?」Mary輕輕的問Frank。在醫院,他們經過漫長的等待,看見一位身穿無菌衣的男子衝出手術房。此刻每位期待新生兒的親友都興奮地跳了起來,候診室歡呼聲如雷。單純為生命而喜的感動巨大且令人驚嘆。然而,不僅是出生那刻,對每個父母而言,孩子一直都是生命裡最棒的禮物。

GIFTED告訴我們一個關於資優禮物的故事。資優孩子其教育需求,不僅在學術上有所滿足,情意發展上更是需要專業的資優教師才能處理。對教育工作者而言,比起一招打天下的教學模式,教育更重視時時反思的能力。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