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母乳和催淚彈——局長說不出的真相

談母乳和催淚彈——局長說不出的真相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局長口口聲聲稱焚燒垃圾是二噁英的主要來源,但卻一口否定催淚彈有機會產生二噁英,尤其是當有專業人士提出合理質疑的時候,負責任的政府部門是應該根據科學方法提出實證,而不是隨口說了便算的態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人言為信,我們都希望得到別人的信任。凡事開誠布公,就是負責任的表現。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日前引述警方稱由於涉及行動佈署,採購催淚彈裝備的細節不便公開,以免影響警方的行動能力。此話一出,不但沒有釋除公眾疑慮,更加令人懷疑政府有不能說的秘密,也是政治決策凌駕公眾健康。

局長口口聲聲稱焚燒垃圾是二噁英的主要來源,但卻一口否定催淚彈有機會產生二噁英,尤其是當有專業人士提出合理質疑的時候,負責任的政府部門是應該根據科學方法提出實證,而不是隨口說了便算的態度。

有云「視錢財如糞土」,如今有「視催淚彈如糞土」,幾個月來在大街小巷射了接近一萬枚催淚彈,一發數發我可以視為無害,但現在是於人口密集的地區發射那麼多,連周邊雀鳥、小動物也死掉,更有探測儀錄得山埃含量甚高,叫人怎樣相信對人沒有害呢?

RTX78MTW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如果山埃沒有令你急性中毒斃命,應該可以避過一劫,但如果不幸地是二噁英,那麼影響便十分長遠。而事實是,警方也承認催淚彈有機會釋放二噁英時,到底焚燒路障抑或發射催淚彈會出現較多毒素,只有主動作檢驗才能知道。只要政府行多一步,在肇事地區進行樣本毒理分析,如果在科學方法蒐證下,證實沒有任何毒素,便可以還政府清白,不會被人誣蔑。可是,現在政府要市民估估下,自然容易製造恐慌。

二噁英是油溶性的物質,吸收後會被儲存在身體內的脂肪細胞,然後慢慢釋出。它性質十分穩定,半衰期長達十年,對健康的長遠影響包括免疫系統、內分泌系統、神經系統和生殖器官,絕對不容忽視。媽媽們最擔心,是因為這些影響胎兒和嬰兒較為嚴重和深遠。由於暫時未有實質數據,所以只能作假設推論。

由於世界各地的二噁英份量其實正在減少,所以大型研究多發生於十數年前。例如在工業化的德國,母乳中的二噁英含量由80年代的每克乳脂35 pg-WHO-TEQ(皮克—世衛毒性當量),下降至2009年的每克乳脂6.3 pg WHO-TEQ(大部分現代化城市的讀數是每克乳脂少於20 pg WHO-TEQ)。2002年世衛研究香港三百多名哺乳婦女的數據顯示,母乳二噁英含量的中間值為12.9,這顯示出背後環境的含量的約數。如果現在有研究搜集母乳樣本進行化驗,便可以得出當今情況下母乳有沒有受污染。

若果論長遠影響,數十年前發生在越南的橙劑嚴重污染事件,1970年代,越南醫生有發現受影響災區母親的母乳二噁英含量超出安全標準,當地出生的小孩確有出現畸胎和發育不健全的情形,2013年在英國醫學期刊的報告指,越南南部的受災地區的婦女,如果母乳二噁英含量高的話,神經發展得分較低,代表認知能力和大、小肌肉的功能較弱。

RTX76L912
Photo Credit: Athit Perawongmeth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那麼我們是否需要感到恐慌?當然最重要的因素是政府能夠把掌握的資料誠實公佈,這才是紓緩恐慌的一步。第二,因為催淚彈燃燒的時間不長,所產生的份量未必太多;第三,由於人類攝取的源頭大部分來自食物,而香港不是糧食生產地區,所以未必如越南般出現大規模污染。

所以比較安全的建議,是預備懷孕及正在懷孕的婦女,遠離催淚煙密集發放的地區,到較為安全的地方暫住,因為毒素特別影響形成中的胚胎。

另外只要好像化學博士所建議,小心清洗自己,餵哺前更換衣服,已經可以減少攝取量,不幸接觸到催淚煙後最好等待兩至三小時後才餵飼嬰兒。同時政府應該停止使用不明化學武器攻擊市民及污染社區,在環境稀釋效應下,嬰孩體內的二噁英(如有)會隨成長過程而減少。雖然不能確保什麼,但如果分析西方工業國過去幾十年的母乳二噁英含量,即使有超出標準的情形,但他們的國民後裔也沒有出現二噁英的後遺症。

不過歸根究底,始終需要雙方保持文明克制,過分武力及暴力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參考資料︰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