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宣布「山林解禁」五大政策,如何讓台灣人真正成為「山的子民」?

行政院宣布「山林解禁」五大政策,如何讓台灣人真正成為「山的子民」?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傅志男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台灣百年林業與山林利用開發,我們看到了威權體制下的森林大滅絕、專家治國可能產生嚴重錯誤,解嚴三十年後的今天,新的森林運動和挑戰應該是透過健全民主體制,凝聚社會共識,從「管制」走向「多元治理」。

過去對於山區土地利用的管制,導致許多合法但不合理、合理但不合法、不合法也不合理等諸多矛盾現象,除了政府失能、政治因素破壞法治之外,《森林法》、《水土保持法》、《國土計畫》都要大大檢討,從天然林的保育、林業、農業、部落和社區的發展,需要考量台灣多樣紛岐的環境生態特性,細緻而非粗放、因地制宜而非死守一體適用的規則,真正建構具有永續性山區土地利用和管理制度。

A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李根政攝

3. 整合並提昇保育層級,從管制走向良善治理

在天然林禁伐的大前提下,森林保育的重心是在良善治理。

行政院組織改造已經上路,林務局將轉型為環境資源部「森林暨保育署」,這標誌著殖民拓墾的大伐木時代遺緒正式終結,同時提昇保育主管機關的層級。但令人惋惜的是,目前組改方案,準備讓國家公園續留內政部,並沒有和林務局整合進入環境資源部。

林務局一旦轉型為「森林暨保育署」,就是全國的保育主管機關,但和堪稱國家保育指標的的國家公園卻分屬兩個部會,而且國家公園有超過96%的土地和國有林班地重疊,將會延續事權分散、資源重覆投資、機關相互競爭的現狀,失去組改目的。

此外,台灣的保育系統包括了國家公園、國家自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自然保育區等,相關法規和主管機關多頭馬車,加上區外的生態保育、社區與原住民部落的參與治理等重大轉型課題,顯然需要整合或建立協調機制。

回顧台灣百年林業與山林利用開發,我們看到了:威權體制下的森林大滅絕,專家治國可能產生嚴重錯誤,解嚴三十年後的今天,我認為新的森林運動和挑戰是:能否透過健全民主體制,凝聚社會共識;從管制走向多元治理,賦予部落和社區更多的權力,強化社區保育力量。例如:面對犯罪集團擁槍自重,雇用逃跑的外籍移工,從事珍貴樹木的盜伐。可能的解方除了增加森林警察的人力和資源、提升工作條件之外,更要讓部落有權力和資源守護傳統領域,共同協力。

C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傅志男攝

而更大的力量,可能來自台灣數百萬敬山、熱愛登山的人們,如果有相當比例的山友都能成為山林知識、土地倫理的學習者和推廣者,無痕山林的實踐者,且有能力參與山林政策討論的公民,不懈怠的監督、參與、動手做;和政府建立起相互信任的伙伴關係,促進真正的良善治理。那麼台灣人將成為真正山的子民。

期待正在轉型中的山林政策,每跨一步都是建立新典範,揮別百年傷痛。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