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共產體制下的受害者:借鏡斯洛伐克,台灣應該擺脫不必要的悲情意識

同為共產體制下的受害者:借鏡斯洛伐克,台灣應該擺脫不必要的悲情意識
Photo Credit: Captain Blood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認還生活在悲情年代的心態,讓原本應該是正常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看在藍綠支持者眼中成為了國家生死存亡之爭,彼此都意圖置對方所支持的政黨於死地。看來台灣想要恢復民主國家常態,當務之急就是要擺脫不必要的悲情意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中歐小國斯洛伐克談起

在藍綠政客口中,台灣似乎充滿悲情,從二二八事變開始,經過50年代白色恐怖、《自由中國》雜誌停刊事件、中壢事件到40年前的美麗島事件。

仿佛台灣老百姓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就生活在恐懼與壓抑之下,失去了一切的自信與自由。直到解嚴32年過後的今天,台灣人還對過去的悲情念念不忘,甚至認為今天的自己還生活在白色恐怖時代。

擁有中國認同的另外一批台灣人,則對1842年以來中華民族經歷過的百年國恥念念不忘。尤其是1937年到1945年日本侵略中國的八年抗戰史,更是容易激起他們的民族仇恨。他們沒有辦法接受在這座島嶼上,有另外一半的同胞對日本有懷念之情,天天恐懼類似南京大屠殺的恐怖事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也同樣擺脫不了悲情。

自認還生活在悲情年代的心態,讓原本應該是正常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看在藍綠支持者眼中成為了國家生死存亡之爭,彼此都意圖置對方所支持的政黨於死地。藍綠兩大勢力的政治人物,則趁機煽動雙方支持者的「亡國感」,謀取自身最大利益,演變成2,300萬人民所無法逃脫的惡性循環。

看來台灣想要恢復民主國家常態,當務之急就是要擺脫不必要的悲情意識。

想要擺脫悲情意識,首先就是要讓無論是支持統一還是獨立的台灣人,認識到自己並不是歷史上最多不幸遭遇的民族。今年12月9日,筆者有幸前往台北東區的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拜會2017年來台就任的斯洛伐克駐華大使博塔文(Martin Podstavek)。

筆者在與這位健談的外交官深談之後,認為海峽兩岸過去70年來的遭遇比斯洛伐克幸運許多。

80012988_429716671033155_59000629704146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12月9日上午,筆者於台北斯洛伐克辦事處與博塔文大使合影
同樣的國家認同問題

博塔文表示,台灣與斯洛伐克有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除了面積大小相似之外,位於中歐的斯洛伐克與自詡為「亞洲之心」的台灣一樣以「歐洲之心」自居。比如斯洛伐克第二大城科希策,就與首都布拉提斯拉瓦分屬國土的東西兩方,和分屬南北兩地的高雄、台北幾乎一模一樣。無怪乎許多到過斯洛伐克的國人,都認為斯洛伐克是「歐洲的台灣」。

與中華民國的更雷同之處,在於斯洛伐克也是一個在20世紀初期立國,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與冷戰的現代化國家。法西斯主義、資本主義、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之爭,在兩個國家都曾經上演,並演變成了內戰甚至於世界大戰的一部分。至今仍困擾著台灣人的統獨問題,過去也曾經令斯洛伐克人相當頭痛。

因為斯洛伐克本來並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1993年以前都還是所謂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的一部分。由於捷克與斯洛伐克都是在1918年脫離奧匈帝國獨立,並維持統一的狀態長達75年之久,只有1939年到1945年這6年的時間有過短暫分裂,所以兩個國家的駐台代表甚至在今年共同舉辦國慶活動,令筆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斯洛伐克人與捷克人同屬西斯拉夫民族,有著高度類似的語言。據博塔文介紹,他在讀古捷克語的時候,甚至會認為自己在看的是斯洛伐克語而非捷克語。真正讓捷克人與斯洛伐克人產生隔閡的,來自於他們在獨立以前雖同樣效忠奧匈帝國的哈布斯堡(Habsburg)王朝,但卻是接受完全不一樣的族群統治。捷克人受奧地利影響較大,斯洛伐克人則是被匈牙利人管理。

所以捷克斯洛伐克第二共和國成立後,名義上捷克人與斯洛伐克人雖享有平等地位,但實際上佔據優勢的還是捷克人。與捷克分家自成一國的想法,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前就已經存在於斯洛伐克。而這樣的主張,也因為捷克堅決與英法同一陣線的原因,成為希特勒用來對抗布拉格的最好武器。於是在納粹黨的扶植下,歷史上第一個斯洛伐克共和國在1939年3月14日成立。

同盟國與軸心國史觀

今日在台灣一個事關國家認同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到底該以同盟國還是軸心國的立場看待二戰歷史。傳統國民黨教育主張繼承重慶國民政府的立場,可也有部分持本土史觀者認為,台灣在二戰時屬於日本領土,並且與日本一起遭受到盟軍空襲,固應該跳脫同盟國框架看待這段歷史。比較激進的獨派,甚至主張應接受日本右派的「大東亞聖戰」史觀。

其實泛藍陣營或者統派對待抗戰歷史,也存有看法與觀點上的分歧。有些主張如果追隨當年汪精衛政權的立場,或者至少在美日衝突之間保持中立,等到戰爭分出勝負以後選邊站,或許會有更利於中國的結果。近年來國共關係緩和,也有不少台灣泛藍支持者從大中國主義的角度出發,不缺乏主張抗戰是國共合作打贏,乃至於完全接受中共史觀的聲音。

到底台灣該支持同盟國還是軸心國?這個問題在斯洛伐克也是存在的。因為如前所述,斯洛伐克民族主義者蒂索(Jozef Tiso),在希特勒鼓動下成立了斯洛伐克第一共和國,並推行親軸心國的外交政策。

為了懲罰捷克,希特勒並沒有在布拉格成立類似具備主權獨立國家身分的傀儡政權,而是直接將其變成地位只比殖民地高一點的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

Edvard_Beneš
Photo Credit: United States. Office of War Information. Overseas Picture Division. Washington Division; @ public domain
在英國領導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的貝奈斯(Edvard Beneš)

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在貝奈斯(Edvard Beneš)領導下,於倫敦成立流亡政府。斯洛伐克人有的選擇追隨倫敦的流亡政府,有的則留在國內支持法西斯政權,二戰認同正式分道揚鑣。

由於捷克支持盟國,固支持流亡政府的斯洛伐克人在當年大多被歸類為「統派」,追隨蒂索者則因為主張脫離捷克,也就被歸類為「獨派」了,與台灣的情況頗有相似之處。

不過斯洛伐克的情況,在博塔文口中還是與台灣不太一樣。

首先是二戰的斯洛伐克有一個傀儡政權,而且還曾協助德軍出兵波蘭與蘇聯,所以在國際社會上普遍被視為法西斯幫兇。雖然同樣有台籍日本兵被動員參加對英美的戰爭,但二戰時的台灣終究只是日本殖民地,並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受到國際社會譴責的力道小上許多。

其次則是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具有戰勝國地位,連帶讓二戰時身為軸心國的台灣人民一起受惠。更重要的一點,則是斯洛伐克法西斯政府曾參加迫害猶太人的行動,可中國即便是親日的汪精衛政權也沒有投入過種族清洗的行為,讓兩岸中國人能少背負一個歷史原罪。

參加過軸心國的歷史,讓斯洛伐克人面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選擇沉默不語。

即便斯洛伐克人在二戰時,並不缺乏保護猶太人的義舉。總計有592名斯洛伐克公民,獲得以色列政府頒發「國際義人」殊榮。相較於斯洛伐克,獲得此榮譽的中國人只有3人,可見斯洛伐克也有一段中華民國所沒有的二戰榮譽。

但是戰後共產黨人的崛起,卻讓無論是來自捷克還是斯洛伐克的抵抗運動者被忽視了長達41年之久。

誰領導了反法西斯戰爭?

抗日戰爭的領導權,比較不是台灣藍綠兩大陣營爭議的焦點,而更像是海峽兩岸與泛藍陣營內部的話語權之爭。如前所述,傳統上的國民黨教育告訴我們是蔣委員長領導的國民政府,配合英美盟軍戰勝了日本侵略者。此一史觀為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與前總統馬英九所堅持,卻越來越遭到泛藍外圍小黨與支持者越來越強烈的挑戰。

絕大多數泛藍支持者認為,對日抗戰屬於「全體中國人」的光榮,至於到底是蔣中正還是毛澤東領導的其實「沒有必要爭了」。

2015年出席北京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式的連戰,還有支持連戰出席的洪秀柱是這種精神的代表,認為國共合作促成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才是中國贏得勝利的關鍵。更激進的則屬新黨林明正,主張中國共產黨才是對日抗戰的中流砥柱。

如果台灣泛藍陣營自己都對誰領導抗日戰爭充滿如此多的分歧,更何況是海峽兩岸所有具備「中國認同」的人士了。

在捷克與斯洛伐克兩個國家,這樣的爭議到今天也還存在,尤其是參加軸心國的斯洛伐克,分歧其實是更為巨大的。因為蒂索領導的斯洛伐克軍隊內,也有數量龐大的官兵反對納粹,他們在哥利昂(Ján Golian)中校帶領下,於1944年8月發起了武裝抗暴運動。

Ján_Golian2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於1944年8月發起斯洛伐克民族起義的哥利昂(Ján Golian)中校

在這場被稱為斯洛伐克民族起義(Slovak National Uprising)的運動中,有不少同樣反對納粹的社會黨與共產黨加入,但是扮演中流砥柱的角色始終是哥利昂中校指揮的18,000名斯洛伐克軍人。這場起義,還得到了為數不少曾經支援納粹德國進攻蘇聯的斯洛伐克飛行員響應。以美國、蘇聯為代表的同盟國,也向起義軍提供了支援。

但是整場起義,最終卻以失敗告終,讓博塔文提到都不免搖頭嘆息。為什麼起義會失敗?博塔文認為可能與波蘭的華沙起義一樣,來自於蘇聯紅軍的見死不救。

何以蘇聯紅軍見死不救?納粹德國不是一直都被蘇聯是為死敵嗎?更何況斯洛伐克民族起義,還是在泛斯拉夫主義情緒下帶起來的反法西斯運動,何以蘇聯紅軍對情同手足的斯洛伐克人見死不救?

二戰時斯洛伐克共和國採用的國旗,並不是今天斯洛伐克共和國的國旗,而是白藍紅三色旗幟,與今日俄羅斯聯邦國旗一模一樣,說明了斯洛伐克與俄羅斯親如兄弟的關係。但史達林(Joseph Stalin)考量到參與斯洛伐克民族起義的軍官終究還是反共產主義的居多,決定放手讓德軍這個「今天的敵人」鎮壓起義軍這個「明天的敵人」。

等到抵抗勢力為德軍與蒂索的軍隊壓制下去之後,蘇聯紅軍才向捷克斯洛伐克發起最後攻勢,以「解放者」之姿扶持並培養共產黨人發展壯大。

戰後關於誰領導斯洛伐克民族起義的論述,都將領導權歸納給了共產黨人,而且直到共產黨政府垮台後的今天,這個論述也沒有改變。對於是誰領導了斯洛伐克起義,已經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斯洛伐克人態度似乎也是「沒有必要爭了」。

共產體制下的受害者

捷克斯洛伐克與中華民國一樣,同為美英蘇「雅爾達密約」的受害者。在羅斯福與邱吉爾的慷慨贈與下,捷克斯洛伐克被納入蘇聯的勢力範圍內,史達林也不令人意外的在1948年扶植起了布拉格的共產主義政府。自此克開始到1989年為止,斯洛伐克人與捷克人一起生活在共產主義暴政的統治下,完全呼不到新鮮的空氣。

布拉格的共產主義政府,固然是沒有毛澤東殘暴,但捷克斯洛伐克人並不像200萬外省人一樣還有個台灣可以撤退。

捷克斯洛伐克與波蘭不一樣的是,他們在倫敦的流亡政府沒有延續到1990年,而是1945年納粹倒台後就班師回朝,從而導致整個民族的歷史話語權都被掌控到了共產黨政權手中。或許這是為什麼直到今天,共產黨還在斯洛伐克被視為反法西斯戰爭領導者看待的原因。

二戰時的捷克斯洛伐克,分裂成支持同盟國的流亡政府與支持軸心國的蒂索政權,這導致斯洛伐克飛行員的認同也跟著出現分裂。

約有400名斯洛伐克飛行員跟著捷克戰友們一起流亡英國,參加皇家空軍第310、第311、第312與第313等四支捷克斯洛伐克飛行員組成的中隊投入與德國空軍的戰鬥。他們當中表現最傑出的,是創下擊落13架敵機紀錄的史密克(Otto Smik)少校。

留在斯洛伐克效力法西斯政權的飛行員同樣傑出,他們甚至獲得德國空軍邀請,加入王牌飛行員盡出的第52戰鬥機聯隊投入與蘇聯空軍的戰鬥。第52戰鬥機聯隊不只是德國空軍,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全球空軍的王牌部隊。擊落352架敵機,取得世界頭號王牌英雄桂冠的德國飛行員哈特曼(Erich Hartmann),就是來自於第52戰鬥機聯隊。

德國空軍在第52戰鬥機聯隊編制下,為斯洛伐克飛行員設立了專屬的第13中隊番號,與由克羅埃西亞飛行員組成的第15中隊一起參加這場由德軍領導的國際反共戰爭。

79775774_466262500697994_552896296551815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德國空軍第52戰鬥機聯隊第13中隊,由斯洛伐克飛行員組成13中隊,由斯洛伐克飛行員組成,曾參加對蘇聯的戰役

這批斯洛伐克飛行員雖然與德國空軍並肩作戰,但只負責與蘇聯空軍進行空對空作戰,並沒有犯下任何的戰爭暴行。後來他們大多數人也因為不認同納粹的種族主義,失去了德國空軍的信任而被調回國內。

儘管如此,曾參加對蘇戰爭的他們在共產主義政權成立後還是遭到清算,畢竟捷克斯洛伐克政權完全就是蘇聯扶植的傀儡,在性質上與蒂索政權別無二致。

但是最讓博塔文不解的,是那些跟著英國皇家空軍抵抗納粹的斯洛伐克飛行員同樣受到迫害。而且與那些參加德國空軍的斯洛伐克飛行員比起來,參加皇家空軍的飛行員遭受的壓迫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博塔文指出,參加第52戰鬥機聯隊的斯洛伐克飛行員雖被關押過,但他們出獄後好歹還能找到工作。但是參加英國皇家空軍的就不一樣了,他們很多人甚至沒有辦法活著走出監獄。共產黨這種對第52戰鬥機聯隊飛行員輕輕放過,卻對皇家空軍反法西斯飛行員往死裡打的政策,看在博塔文眼中其實並非毫無政治邏輯可言。

79663972_576171646277529_73658679505673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曾當上皇家空軍127中隊中隊長的史密克少校,是斯洛伐克與英國的共同英雄

畢竟納粹德國與蒂索政權都已經滅亡,對蘇聯與華沙公約國組織都無法構成威脅。然而以英國為代表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卻仍然存在,參加過皇家空軍的捷克斯洛伐克飛行員在祖國也深具威望,留他們下來顯然對共產黨政府更為不利。提到這裡,筆者想到了類似的故事,其實同樣發生於抗戰勝利與兩岸對立後的中國大陸。

成立至今屆滿70年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是在關東軍第4練成飛行大隊大隊長林彌一郎帶領下,由大批前日本陸軍航空隊、滿洲國軍飛行隊還有汪政權空軍技術人員協助建立起來的。

雖然在政府撤退台灣前,也有相當數量的中華民國空軍人員或因叛逃或因被俘加入解放軍空軍,但是他們在大陸獲得信任的程度始終不如前軸心國的技術人員。

兩方人馬同樣在反右運動與文化大革命中遭到迫害,但是下場最慘的往往是前中華民國空軍人馬。比方說曾在美國接受飛行訓練,第一個駕機叛逃的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劉善本,還有曾追隨中美空軍混合團立下抗日戰功的周訓典都慘死於文化大革命。但是出身汪政權空軍的飛行員張華,到今天都還被中國人民解放軍視為元老級人物看待,在南京享有離休幹部待遇。

筆者與博塔文一樣,認為會發生這種差別待遇的原因,來自於日本帝國已經垮台,不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產生威脅。可中華民國仍存在於台灣,讓這些前中華民國空軍飛行人才還有「後路」可退,所以毛澤東對他們的態度自然是更為苛刻。光是從斯洛伐克飛行員戰後的不同待遇,兩岸與捷克斯洛伐克相似之處就真的能找到不少。

找回自信的捷克與斯洛伐克

可是有一點,捷克斯洛伐克卻與海峽兩岸不一樣,那就是他們最終不只走上了民主化道路,而且還找到了和平解決統獨紛爭的方式。1993年,兩個國家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和平分家,這點讓博塔文回憶起來頗引以為傲。

捷克與斯洛伐克看似兩個互不隸屬的主權獨立國家,可關係卻比以往更為緊密,更像是真正的兄弟之邦。

兩個國家不只都加入歐盟,也都具備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員國身分,雙方公民往來本來就不存在所謂國界之分。共同的語言與歷史,也讓斯洛伐克與捷克的關係比其他任何國家的雙邊關係還要緊密。

而且就如本文開頭所言,兩個國家就連國慶活動也常常一起舉辦。看在筆者眼中,捷克斯洛伐克與其說是分家,更像是種「獨中有統,統中有獨」的雙贏局面。

光是這一點,筆者就認為兩岸與台灣內部的藍綠雙方值得向捷克斯洛伐克學習。無論未來台灣的走向是獨立,還是與中國大陸達成某種形式上的統合,甚至是統一,最重要的是「方式要和平,過程要民主」,必須要在兩岸人民的意志都得到尊重的情況下才能進行。

武力主導下的大一統模式,或者是假借「轉型正義」之名大搞族群清算的分離模式,看在筆者眼中都已經過時。

而且若我們回顧捷克斯洛伐克的歷史,其實會發現上述兩種過時的模式都曾經發生在這兩個中歐國家身上,帶來的卻都只是更多不幸。

學習捷克人與斯洛伐克人的相互包容與尊重,是兩岸人民不分顏色的當務之急。究竟要統一還是要獨立,或者是要站在同盟國還是軸心國立場看二戰,筆者認為兩岸人民都應該要相互包容與尊重。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是要拋棄掉不必要的悲情意識。仔細想想,光是可以驕傲自稱二戰戰勝國這一點,不要提斯洛伐克,就連包括法國在內的好幾個歐洲國家都要羨慕中華民國。

汪精衛政權雖然仍是兩岸公認的「漢奸」,卻不用承受種族滅絕的指責,台籍日本兵虐待盟軍戰俘的罪責,也通通都由日本帝國來概括承受,難道兩岸的華人還不夠幸運?

最後,關於斯洛伐克第一共和國這個法西斯政權的歷史,其實筆者也相當感興趣。因為這個政權是斯洛伐克歷史上唯一正式承認過中華民國的政權,雖然這裡指的中華民國是南京汪精衛政權領導下的中華民國,但終究雙方還是建立過外交關係。

從這一點來看,汪精衛政權也並非一無是處,畢竟承認南京國民政府的國家,絕大多數可都是歐洲的大國呢。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