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記星洲受難記」,看新加坡網民如何從同情黃絲到支持藍絲

從「華記星洲受難記」,看新加坡網民如何從同情黃絲到支持藍絲
Photo Credit:Alex Yeung channe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新加坡人一開始是同情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的立場的,然而隨著六月後的暴力升級,許多新加坡網民開始轉而批評香港人為暴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1月20日,以鷹派言論著稱的華記茶餐廳負責人、香港人楊官華在離開新加坡前,於樟宜機場的星燿樟宜商場,錄製了一段長6分鐘的短片。前半段是以英語讚揚新加坡警察部隊在調查之後讓他重獲自由。從這段身陷囹圄的經歷,他看到了人性的「善」——那群在新加坡幫華記的人,與「惡」——很清楚看到落井下石人們的真面目。華記也不忘以「half past six」(當地俚語,意思為不標準)的英語來說這段話:

「新加坡是一個非常文明,治安法治非常好的國家。多謝新加坡。其實感激的説話是講不完,各位幫過我的朋友,我會記在心中!感激感謝感動。」

接著,楊官華在短片餘下的時間用了廣東話講述,除了重複影片前半段的談話外,還呼籲支持者星期日在香港區議會選舉,出來投給提倡非暴力的建制派候選人,以入主區議會。這位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輿論領袖)還不忘點名香港的黃絲帶,説支持者不能再讓「暴徒(手足)」傷害香港,不能再被包括民主派在内的反對黨政棍欺騙。香港已經遍體鱗傷,不能(再)承受這麽多的傷害。

楊官華與入籍新加坡的前港人陳文平,於10月11日在後者位於新加坡濱海灣商業中心内的日式居酒屋舉行的「於居住在新加坡的華人朋友表達下意見,對於目前香港的暴動事件看法」聚會後,被新加坡警方要求協助調查。警方是以兩人沒有申請准證舉行公衆集會為由,抵觸了《公共秩序法令》而調查了41天,最終楊官華被當局限制不能入境新加坡。而提供「聚會」場地的陳文平,也以被警告做爲結束。華記拿回了護照之後,馬上搭飛機回香港,陳文平的動向則是未知數。

這段爲期41天的「華記星洲受難記」到此結束。

楊官華來新加坡「與朋友聚會」,然後深陷觸法疑雲,這是新加坡人在香港爆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起的社會運動和暴動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香江的黃絲帶(簡稱黃絲)和藍絲帶(簡稱藍絲)兩大派系的鬥爭,竟然會從虛擬世界與香港,蔓延至新加坡社會。而楊官華的這趟獅城之旅,是否會為給飽受抨擊的黃絲--手足(勇武派)聯盟,在新加坡民間網絡言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呢?

要瞭解新加坡人對香港的認知以及民意,首先要知道獅城人對自身社會的看法。

根據美國籍印度裔社會學家與城市民族誌學家蘇蒂爾(Sudhir Venkatesh),為新加坡獨立傳媒米媒體Rice Media撰寫的評論《比較新加坡和香港之必要?》(Is There Even A Point To Comparing Singapore to Hong Kong?),他是這麽寫新加坡人和香港人,如何面對自己政府的心態:

「香港人每日都得保持警覺,警惕地觀察特區政府有沒有做出任何霸道或腐敗的行徑。新加坡人則低著頭過生活,累積對任何社會議題的焦慮,然後在每幾年大選來臨前,在心底為各個政黨打分。到了下屆選舉到來的時候,部分富有、學歷高的獅城人,以驚人的冷漠態度來表達,他們對於公民社會和民主議題的看法。」

最重要的一點,新加坡人是對暴力行爲是厭惡的。

雖然,新加坡有過抗爭的民運歷史。香港手足在這一場學生運動的所作所爲,除了向警察抛擲汽油彈和射弓箭之外,新加坡的學生們也曾經有著,與香港手足相同的行為。然後,自最後第二場暴動於1969年結束之後,政府花了44年的努力改善民生,獅城人有了不要暴力,只要麵包的思維。當300名移民工人在2013年12月8日,爲了一場致命的交通意外,而引發了騷亂,那令新加坡人驚嚇的程度是可想而知。

SINGAPORE - LITTLE INDIA - RIOT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3年12月8日新加坡小印度騷亂發生後,在現場戒備的鎮暴警察。
新加坡人的民意

這就是爲什麽香港人在6月9日之前,由「和理非」主導的運動,在新加坡網絡輿論空間是得到支持的。當時獅城人是秉持著這樣的概念:儘管你們香港人有分歧,需要尋求中立的空間與人來進行對話,不能以暴力去解決問題。

從那一天起到寫這一篇文章的11月22日,港人那一份追求公義的訴求,被手足們的破壞社會行爲給掩蓋過去。舉凡有香港示威的新聞,無論由英語或華語新聞社交媒體發佈的,是用真名或沒用真名註冊的新加坡網友,連同網絡大軍,一起譴責手足。更有一些人在英文新聞媒體的留言處,發表了令運動支持者心寒的留言:

「支持坦克開進香港。」

「支持駐港解放軍進香城維持治安。」

米媒體(Rice Media)委托了一間私人民意咨詢公司Millieu Insight,針對新加坡人對於香港示威議題的看法,於10月16日發表了文章《新加坡人是如何看香港?一起去看數字吧》(What Do Singaporeans Really Think Of Hong Kong? Let’s Look At The Numbers)。這項針對1055名新加坡居民和永久居民所進行的普查當中,在對於誰最該為香港示威局勢升級負責任的問題中,只有4%的受訪者認爲是香港警察,21%認爲是香港政府,認爲手足的有24%。

然而,隨著本月發生在香港的兩間大學的兩場清場行動中,由於有手足向表達親中的人士淋油點火,以及大肆地破壞大學校園和公共設施,由此新加坡網民對支持手足的民意會再度出現下滑的情況 。

這箇中緣由,或許與受民意調查者的閱讀習慣看出。上述的民調也指出,有99%的知道或者閲讀過任何有關香港的新聞與議題,但其中36%的受訪者對香港議題持著沒有意見,13%受訪者認爲他們對同樣的議題沒有充分的瞭解。

所以,香港人的五大訴求、徹查香港警方在對待示威者的暴力、部分手足被逮捕後發生的可疑死亡案例,在新加坡網民眼裏是不靠譜的請求。我身邊的幾名網友,看到了淋油點火,以及理工大學圖書館被破壞的新聞後,就從原本支持黃絲帶,轉而表態把手足標籤為伊斯蘭國恐怖分子無疑。

RTS2MXPB
Photo Credit: Kim Hong-ji / Reuters / TPG Images
在新加坡的親黃絲未來的日子

楊官華離開新加坡後,許多新加坡網友發表了「慢走不送」、「不要把你的理念帶進新加坡」和「這是新加坡,不是一個發表親中國或者五大訴求的舞台」等留言。而發表類似言論的英語網友,大部分是用真實名字和頭像來抒發自己的看法。這和那群網絡軍團,不停的在新聞留言處發表親藍絲帶,貶低黃絲帶的言論有不同之處。

放眼未來,隨著這場讓世界聚焦的抗爭運動持續地進行,黃絲帶在未來的表態,相信是不會得到新加坡網友的同情。若黃軍一日不同手足們割席,在新加坡的部分港人心目中爭取公義以及為香港人爭取未來的偉大理想,是不會得到網絡和真實世界中,多數新加坡人的諒解與支持。

而在來臨的新加坡國會選舉,對於香港人在過去五個月的表現,是否會被新加坡各政黨在競選時拿出來談,以達到凝聚和爭取獅城選民支持的政治「籌碼」與嫁衣?我們拭目以待。

在新加坡的香港人,尤其是支持手足的派系,還是得在未來幾年,適應被新加坡人在網絡世界以「暴徒」和「恐怖分子」來稱呼他們。這場運動,已把香港人和新加坡人拉的更遠。

延申閲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