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統們」為何貶低香港抗爭運動?從左派到新保守主義之路

「左統們」為何貶低香港抗爭運動?從左派到新保守主義之路
Photo Credit: 丘琦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抗爭持續延燒,一些統左人士們不只為警察暴力辯護,更譴責抗爭者。是什麼鞏固了這些統左的論調?另一方面,部分香港抗爭者向西方求助,其實也有其侷限。而其他左派能如何實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文:丘琦欣
編:胡景祥
譯:William Tsai

從台灣左統勢力對香港抗爭運動的回應中,可以看出他們的本質:他們要不無視已沸騰將近半年的香港事態(這又讓人想起了苦勞網極少報導香港抗爭,卻翻譯並刊載了大量文章介紹拉丁美洲、中東及其他地方近日的社會運動);要不就是更壞,有些左統人士甚至抨擊抗爭運動,只因為香港的抗爭運動挑戰了中國共產黨。

台灣的左統人士暴露出他們的思想根本不是左派思想,簡直就是中國民族主義的偽裝──即使左翼與右翼民族主義同樣存在,他們那套卻是極端保守的民族主義,始終支持著殘酷對付被壓迫者的國家權力與警察。

自詡左派,卻支持國家暴力與警察

卡維波就是個清楚的例子。身為大學教授的他,針對22歲的香港科技大學二年級生周梓樂不幸喪生之後的發言,令人深感諷刺,並且引發了香港人和台灣網民的怒火。周梓樂在一次警察清場行動中從一處停車場墜落,11月8日不治死亡,許多人懷疑他是在逃離警方發射的催淚彈時摔落。

周梓樂喪生後兩天,11月10日卡維波在香港警察的臉書官方粉絲頁上張貼這樣的留言:「總算真死了一個,不用再去太子站憑弔了,也不用管那個海底撈了。」前者指涉的是8月31日警方在港鐵太子站內的清場行動,有些抗爭者懷疑,當晚的警察暴力造成人員死亡,警方並於事後加以掩飾;後者指涉的是15歲的抗爭者陳彥霖,最後她成了香港海邊一具全裸的屍體。卡維波以中國資本的火鍋連鎖店名稱稱呼她,而港鐵太子站附近剛好也有一家海底撈。這位抗爭者的死亡經過至今不明,有些人相信她可能是被香港警察秘密殺害,並棄屍於海。卡維波對周梓樂之死的回應,可以解讀成表現出某種鬆了口氣的感受:這場運動總算有個明確的死者,而不只是未能證實的死者。

未命名
Photo Credit: 臉書截圖

香港人和台灣網民指責卡維波的回應冷血,完全合情合理。人們也因此注意到,這樣一個自命為基進左派的人所展現的徹底保守主義:以港鐵太子站清場封閉所造成的不便,和一位青年生命的殞落相提並論,而這位青年的年紀還小到可以當他的學生!同時蔑視了太子站鎮壓行動中可能但無從證實的死難者,以及浮屍海中的十五歲少女。

實際上,卡維波11月4日在苦勞網發表了文章,內容大半在抱怨所謂的「政治正確」,正暗示了卡維波可能會把批判他的人說成在搞政治正確;而他在這篇文章裡將政治正確表述為西方自由主義的產物,引進台灣之後被拿來攻擊像他這樣的人。在卡維波看來(再說一次,他首先是個中國民族主義者),來自西方的任何事物都是可疑和邪惡的。儘管卡維波也談了美國保守主義者反對政治正確的回應,但他卻似乎看不到自己根本是當代美國極右翼批判自由派「政治正確」的「複製貼上」,正好與美國保守主義者同聲共氣,由此顯示出他自己轉向了保守民族主義。

其他可被歸類於左統的人也發表了類似言論,或多或少地為國家權力和警察暴力行為撐腰。張小虹對於中國「觀光客」在國立台灣大學校園破壞連儂牆而被驅逐出境一事發表評論,試圖以某種方式將設立連儂牆的台灣學生指為施暴者,完全罔顧台北市政府持續主動拆除台北市的各處連儂牆,以及當前掌管台大行政部門強烈親國民黨等事實──因此,在校內設立連儂牆,是遭受過校方反對的。

實際上,把破壞連儂牆的中國學生及「觀光客」驅逐出境是否適當,或者迅速驅逐的過程是否遵循適當法律程序,提出這些問題無可厚非。人們也會注意到,蔡英文政府完全樂於花費公帑驅逐這些中國學生及「觀光客」,因為這可以視為選戰策略;但另一方面卻幾乎不採取任何措施協助在台灣尋求庇護的香港人──其中許多人的處境懸而未決,無法工作或求學,有些人仍未滿十八歲。蔡政府或許就只是在等待,期望這些流亡者最終決定自行返回香港。(相關評論

然而,張小虹在這篇文章中,不僅站在反對學生的權威勢力這方,事實上,更試圖將學生指為事件中的施暴者,只因為他們設置了連儂牆。張小虹還創造出一套錯誤的對價關係,彷彿學生才是這套情境中掌握權力的一方,並將能動性錯誤歸因──再怎麼說,學生都不會只因為他們設立的連儂牆,遭受中國學生及「觀光客」破壞,就成了有權決定驅逐中國學生及「觀光客」的一方。

cigus3r0zdclsog2a3znoxni0m9q2s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交通大學客座的法國教授亞蘭.布洛薩(Alain Brossat),刊登於《風傳媒》的評論也提出了同一套論證。同樣自詡為左派的布洛薩,為香港警察找盡各種藉口。布洛薩提及法國警察和智利警察也在最近的抗爭中動用了致命武力,只為了宣稱香港警察的行為克制且合乎比例原則。

而在洪凌最近的臉書發言中,人們也看到了同一套為警察辯護的說法,她宣稱警方圍攻香港理工大學是個假議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洪凌這樣一個平日愛好抨擊西方帝國主義的人,這時卻試圖引述西方媒體報導,宣稱從11月17日星期天至今被警方圍困在理工大學校園內的抗爭者,隨時都可以自行離開──但實際上,在這些日子裡,學生飽受催淚彈和橡膠子彈摧殘。警方更用上了實彈。殘留在校園內的許多人都受了傷,恐怕過不了幾天就會耗盡食物與飲水。還有影片拍到警察叫囂著他們想要在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重演天安門大屠殺,這意味著警方很有可能希望能把握機會,殺光被他們圍困在理工大學校園內的抗爭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