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台辦駁斥澳媒說的中國間諜,上海市公安局:他是詐欺嫌犯

國台辦駁斥澳媒說的中國間諜,上海市公安局:他是詐欺嫌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自稱中國間諜的男子者向澳洲媒體表示自己曾干預台灣政治,並表示他最後接到的任務指示是干預2020總統大選。而國台辦23日回應,中國從不介入台灣選舉,相關報導完全是無稽之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11月24日更新|更新:李修慧;核稿:楊之瑜)

澳洲多家媒體22日報導,一名自稱中國間諜的男子王立強,在媒體表示曾在台灣涉及間諜行動,支持台灣親中候選人在2018大選中勝選,並表示,他在叛逃前,接到的任務就是要他干預2020總統大選。對此,國台辦發布聲明駁斥,上海市公安局則表示,該名男子涉詐騙罪,是名在逃人員。

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23日晚間在微博「警民直通車—靜安」貼出情況通報,通報表示,澳洲媒體報導的所謂中國特工王立強,是名涉案在逃人員,通報也列出其罪名和涉及案件。

通報寫道,經公安機關察核,該人真實姓名王立強,26歲,福建南平人。2016年10月,王立強因詐騙罪被福建省光澤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3個月、緩刑1年6個月。2019年2月,王立強虛構進口汽車投資項目詐騙他人460多萬元人民幣。2019年4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以涉嫌詐騙罪對王立強進行立案偵查。

通報表示,2019年4月10日,王立強前往香港,經核查,其所持有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和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件均是偽造證件。目前,公安機關對此案正在進一步工作中。

《中央社》報導,而中國國家台灣辦事處(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23日晚間回應媒體提問時此事時表示,中國從不介入台灣選舉,相關報導完全是無稽之談。他說,「誰在這個時候炮製這樣一個消息,誰才是意圖干涉影響台灣選舉,謀取不正當選舉利益,相信廣大台灣同胞對此看得很清楚。」

(以下文章原刊於2019年11月23日)

【原標題】澳媒報導:叛逃中國間諜揭發,中國如何滲透香港、干預台灣選舉

澳洲媒體《THE AGE》報導,一名中國叛逃者坦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及間諜行動。提供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資料給澳洲,並尋求政治庇護。報導提到他過去曾參與過綁架香港書商、滲透香港民主運動、支持台灣親中候選人在2018大選中勝選。在叛逃前最後接到的任務指示他以假身分滲透台灣,企圖干預2020總統大選。

《中央社》報導,《法新社》今天引用澳洲第九頻道新聞網(Nine Network)旗下媒體指出,叛逃者名為王立強(Wang William Liqiang,音譯),已把在香港的中國資深軍事情報官員身分資訊交給澳洲反間諜機構,還提供這些官員如何在香港、台灣、澳洲籌資及領導活動等細節。

王立強說,他自己也在這3個地點參與滲透和擾亂活動,5名因涉嫌販售異議書籍而被抓到中國審問的香港書商裡,他有參與綁架其中一人。

報導提到,王立強接受《世紀報》(The Age)、《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及電視新聞節目「60分鐘」(60 Minutes)訪問時,揭露有關北京當局如何隱密控制上市企業以資助情報活動細節,包括監控異議者、建檔,以及把媒體組織納入麾下。

根據報導,王立強目前持觀光簽證,與妻兒住在雪梨,已申請政治庇護;他說自己若回中國會被處死。

王立強是於今年10月向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坦承自己涉入並參與間諜活動,據稱包括以偽造身分、持南韓護照滲透台灣,驅使在地特工試圖干預台灣2018年市長選舉及2020年總統選舉。

如何滲透香港民主運動?

至於在香港,王立強說,他曾是藉著上市企業掩護下進行情報活動的一員,活動內容是滲透香港大學校園及媒體,打擊支持民主的運動。他說自己在這個秘密組織中的角色是滲透所有香港的大學,指揮抨擊異議者的網攻行動;他還坦言負責招募中國學生滲入香港的大學及學生組織。

王立強表示:「我用愛國主義影響他們,引導他們愛國、愛黨、愛領導人,並強烈反擊那些香港的獨立及民主運動分子。」

據報導,王立強曾與一名高階情報特工會面,他認為此人以一家能源相關企業做幌子,在澳洲主導間諜活動。但《法新社》指出,相關報導並未提到王立強在澳洲間諜活動的細節;澳洲近年已對中國間諜及擴張影響力的行動抱有疑慮。

awc31wljdswq9baplxxit2cn0r7nzv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王立強在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中的角色

《新頭殼》報導,王力強透露,曾利用偽照的南韓護照進入台灣,幫助中國滲透台灣的政治,含指揮「網軍」和台灣間諜介入2018年的選舉,現在中國則是欲干擾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

他指出,他所在的情報部門正和媒體高層聯繫,藉此影響台灣的政治,此舉是北京推翻蔡英文的選舉干預行動,間諜則是透過行動支持韓國瑜。王力強說,他負責協調「網軍」對政治問題進行「轉移視線」,這行為似俄羅斯透過網路干預美國大選的行動。

《THE AGE》報導,王立強表示他在2018年的台灣九合一大選協助指導了一項行動,讓民眾轉而支持親北京的候選人,最終目的是讓蔡英文政府下台。

我們在台灣的工作是我們整體工作中最重要的:滲透到媒體,廟宇和基層組織(Our work on Taiwan was the most important work of ours – the infiltration into media, temples and grassroots organisations)。

他組建了一支以大學生為主的「網軍」,企圖影響政治辯論和候選人的結果。他任職的「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CIIL)還投資了台灣的媒體公司,王立強點出旺旺集團為其關鍵盟友,進而控制和審查新聞。王立強說,旺旺的老闆蔡衍明一直與「向欣(Xiang Xin音譯,編按:王立強的上司)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和合作」。

我們還控制了媒體,例如購買他們的廣告以傳播趨勢,並讓他們進行報導以支持我們所支持的候選人(We also controlled media, like buying their ads to propagate the trend, and let them report in favour of those candidates we were supporting)。

RTSWN2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什麼要叛逃?

《THE AGE》報導,王立強在訪問中表示,他在今年4月23日飛往雪梨,到澳洲探望他在2017年11月出生的兒子。由於在2018年大選獲得的成功,他在今年5月間被要求干預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上級發給他偽造的身分證件,要他到台灣跟黑道勢力接觸。王立強擔心會被台灣當局抓獲。因此在收到偽造證件的幾個小時後他計劃了這次叛逃。

如果我發生任何事情,我的家人將會被毀。我的家人,我的小兒子會怎麼辦?誰能保護我?(If anything happened to me, my family would be ruined. What would my family, my young son do? Who could protect me?)

王立強將情資帶到了澳洲的反間諜機構ASIO,並尋求政治庇護。在這期間王立強在雪梨不停地更換住處,在澳洲的生活逐漸改變了王立強的價值觀,讓他從一個愛國主義者轉為懷疑中共的極權專政。

中國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根本無法創造出傑出的人才,因為它是極權主義,是專政。 我希望我的孩子和我的家人可以……為人類做些事情。我覺得在澳大利亞可以做到。(China’s view of life and the world simply cannot create outstanding talents because it is totalitarianism, it is dictatorship,” Wang says. “I hope that my child and my family can … do something for human beings. I feel that in Australia this can be achieved)。

澳洲前情報高官,呼籲正視中國威脅

《法國國際廣播電》報導,曾任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總監5年,於今年9月辭職的鄧肯・路易斯(Duncan Lewis)接受《悉尼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訪問時說,中國可能鎖定任何任職於政治機構的人,未來數年內都難以衡量潛在影響。

據路易斯表示:「間諜和外國勢力干預都是暗中潛伏的,可能數十年都看不出效果,但等到看出效果時就太晚了。」據他描述,可能人們有天早上醒來,就發現自己國家所做的決定不符合自己國家的利益,而這「不只在政治領域,在社群或經濟領域也一樣,外來勢力從根本上接管,從境外發揮影響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