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奪冠獨缺哈波:傳統體育文化正被近年「球星轉隊」風氣改變?

國民奪冠獨缺哈波:傳統體育文化正被近年「球星轉隊」風氣改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urant承認他離開的原因之一是想要更多單打,因為他不相信勇士體系能在最後關頭讓他們贏球。而Leonard則是剛幫助暴龍拿到隊史首冠後就決定閃人,他不在乎能否連霸,只想為個人在第三支球隊的總冠軍而努力,這就是我們所處的時代。

文:Dexte

世界大賽結束的第二天,我朋友在享用一頓早餐時,隨口問起了誰是本次系列賽最悶的選手,我漫不經心地吃著東西,回答給他一個不怎麼有趣、但不會受到太多反駁的答案──威爾・哈里斯(Will Harris)。

這位35歲的牛棚老將,在今年繳出了一份另人滿意的成績單,而到了季後賽,他在前兩輪出賽總計七場沒有丟分,世界大賽前三戰也出色完成了任務。但在這一季最後的兩場比賽,他都被敲全壘打,其中包括第七戰被Howie Kendrick掃出去的那一發兩分砲。

FOX大聯盟解說台的三本柱,田鴻魁、曾文誠和潘忠韋激烈的討論著,但他們都認為那一球哈里斯投得不差,後者寄望用外角球吸引打者形成雙殺打,但被已經進入那種「球停在那邊讓你打」狀態的肯德瑞克給掃出反方向的兩分砲,就此擊垮了太空人的士氣。

還有什麼比你已經做得不錯了,但卻要遭受失敗的結果、而且還是連續兩次,更慘的呢?

接著我朋友皮笑肉不笑的傳了一張影片給我,然後說:「我覺得是他!」哈波(Bryce Harper)正從手機的四角螢幕中把Hunter Strickland給打爆。這一名昔日的少年強打,根據他的經紀人波拉斯表示,「渴望加入一支能爭冠的球隊」。諷刺的是,距離他用當時的史上最大、13年3.3億美元合約轉戰費城費城人的時間還不到一年,國民就已經拿到了成軍51年來首座世界大賽冠軍。

哈波做錯了嗎?我想並沒有,他已經27歲了,即將邁入人生巔峰,這一份合約將保障他到四十歲,費城又是大城市,你必須說這是一個實際的選擇。哈波在國民待了七個賽季,很明顯他不想和Mike Trout一樣,刷滿了幾乎例行賽所有的榮譽,但在季後賽只打了三場,並且全敗。

如果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有所突破呢?你如何去怪罪一個想要進步的人?

這些小市場的球星,在選秀大會結束的那一刻起,都被命運所套牢著,這座城市的球迷常常寄望於他們去打破某些宿命和詛咒。有一些人憑藉著自身能力掌握住了機運,他們做到了,像是:LeBron James和Kristopher Bryant,他們拯救了克里夫蘭和小熊,因而成為了城市英雄。

但這是一項團隊運動,也有一些運氣不那好的球星,他們永遠被留在了黑歷史的角落。布雷克・格瑞芬(Blake Griffin)初來乍到洛杉磯時,他志得意滿的表示自己並不在意加入洛城的哪一支球隊,他不在意快艇在這裡受到的不公平和歧視,「這些事情都是發生在過去的事了,就因為是發生在過去,所以沒有人能怎樣,如果我要加入快艇,那就是未來的事了,我也沒有要對誰不敬或失禮,我只是必須略過那20年或15年前發生的事情而已。」

他只是覺得自己能讓這支球隊成為洛城球迷的新寵,而他也曾經做到了。然而當他和Chris Paul錯過了2015年的機會之後,奪冠之窗迅速關閉,他之後被交易到底特律,現在快艇已經是Kawhi Leonard的球隊了。

哈波和格瑞芬不一樣,他是自己決定離開華盛頓特區的,處境比較像是凱文・杜蘭特在2016年離開後、隔年雷霆奪冠。很顯然的,沒有人能預料到這支隊伍能從外卡一路贏下道奇、紅雀和太空人。

你可以說是Anthony Rendon、Juan Soto、Howie Kendrick或Max Scherzer等人為這支球隊拿下冠軍,但這一切和哈波無關嗎?

NBC體育記者Craig Calcaterra在他的專欄如此問道:「如果國民管理層不是認為他們得到了一個建隊核心並且做好準備,他們是否會在2012年換來Gio Gonzalez?如果不是如此Anthony Rendon會在2013年會提早被拉上大聯盟、並在2014賽季取得突破嗎?他們還會在2015年獲得Trea Turner嗎?如果哈波不在那兒,他們這麼多年來還會做出這些舉動嗎?」

這並不是說所有榮譽都歸於哈波,只是在很早以前,我們習慣將球員和球隊看作是一個有機體,他們互利共生、分享榮譽和挫折,但現在時代已經不同了。

RTS2TLW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哈波運用自己實力換來的話語權,選擇想要去的隊伍,這種運作模式籃球迷已經相當熟悉。這種最新的球員自我經營方式,由LeBron James首開先例,然後在今年夏天被他的學弟們發揚光大。

LeBron James在29歲的時候做出「決定二」,他承諾欣喜若狂的克里夫蘭球迷「不會再去別的球隊」,但現在他穿的是紫金球衣。

Kevin Durant在他獲得MVP那一年,稱讚球隊的所有人都是他的家人,他們要一起為奧克拉荷馬拿下冠軍。結果他倒是幫助金州勇士完成了連霸。

Paul George去年簽下4年1.37億美元的合約,並承諾:「我要留下來!」結果今夏他因為雷納德的一通電話就要求管理層把自己交易到洛杉磯。

Kawhi Leonard在兩個賽季之前還是帕波維奇口中那個馬刺「未來的門面」,但現在他正在為快艇打球。

如果仔細注意,籃球和屬於它的故事正在改變。

普立茲獎得主David Halberstam曾經在紅襪「打擊之神」Ted Williams彌留之際,記錄了他的好友John Pesky和Joe DiMaggio前去探望他的旅程。這本《隊友情深》對於事物描寫之細,讓人嘆為觀止,他們一路訴說著當年相處的點點滴滴,Pesky甚至記得自己第一次打擊時Williams對他說的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