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做餐飲、美髮都落入「刻板印象」?微型創業的意義不只是「開店」

新住民做餐飲、美髮都落入「刻板印象」?微型創業的意義不只是「開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婚姻移民的人數已經超過55萬人,約9成為女性。新住民女性多擔負家庭照顧者的角色,但在家庭經濟與個人自我實現需求驅動下,新住民女性的經濟參與需求浮現,然而,新住民勞動參與率仍不到50%。

文:胡家瑜 

「我自己成功沒有意義,我會鼓勵其他的姐妹一起學、一起做、或者一起夢想。」新住民陶氏桂這樣說著。來自越南的她,想要透過創立越南故事書屋,讓新住民可以在這個空間把越語、越南故事、越南文化說給孩子聽。這個縈繞在她心中許久的念頭,在新住民女性創業加速器計畫的助力下實現。

在母語教學引起諸多新住民議題討論的近日,辣台妹要來談談新住民女性如何以微型創業參與經濟活動,而創業又發揮了什麼作用,來改善新住民女性從個人、到家庭,乃至於群體的地位呢?
 
看完可以幫我們分享出去,說不定你身邊就有需要創業的姊妹呦!(計畫網頁連結

有語言隔閡,又得面對職場歧視,新住民女性經濟參與困難重重

在台灣,婚姻移民的人數已經超過55萬人,約9成為女性。其中,來自中國的新住民女性約佔67%,來自東南亞國家的女性則以越南佔多數。

新住民女性多擔負家庭照顧者的角色,但在家庭經濟與個人自我實現需求驅動下,新住民女性的經濟參與需求浮現,然而,其勞動參與率仍不到50%。從個人、家庭、職場、社會到制度層次一一檢視,可以發現新住民女性面臨巨大的經濟參與阻礙。

東南亞國家的新住民在來台初期基於語言隔閡,缺乏資訊取得的管道與資源,從新住民人際網絡取得的工作資訊,多為薪資較低的打零工或派遣的基層勞動。

在家庭層次,新住民女性被要求扮演照顧角色,在創業輔導計畫的某些案例中,家庭成員會以擔心新住民女性「外出工作會亂想或跑掉」為由,限制他們的進入勞動市場的機會。就算順利就職,新住民女性仍須承擔職場與社會中的歧視與差別待遇,勞動權益也沒有受到制度健全的保障。

新住民女性的新型態經濟參與:微型創業

新住民女性在就業市場面臨的阻礙,使得新住民女性開始發展另一種經濟參與形式:創業。

學者Taniguchi歸納新住民女性創業的原因包含「補充家庭經濟資源」、「延續夫家既有產業進行再創業」、「以創業追尋自我肯定與認同」3種,3者之間互相影響共構為女性進行微型創業的動機。根據研究指出,台灣新住民從事微型創業動機,主要是因為經濟需求而投入創業。

在新住民女性的創業領域中,尤其以「微型創業」為大宗,是員工介在5人以下、可彈性工作、規模小、資本低的企業型態。在新住民女性的處境中,微型創業是創業門檻較低、可嘗試性高、且可兼顧家庭的創業型態。

新住民女性從事微型創業類型以餐飲為主,美容、美髮或零售業等則是次要常見的類型,但也有越來越多的新住民女性以母語教學、文化傳承為主題進行創業。

這些創業類型的共同特性是,新住民女性可以充分發揮跨國與在地同鄉網絡的連結,使新住民女性更容易取得如香料、食材、書籍等文化性資源;同時,彈性的工作時間與型態,可使新住民女性同時負擔家庭照顧工作。

微型創業也需要資金與專業,讓「新住民創業加速器」幫她們一把

行文至此,微型創業對新住民女性而言好像是一種可行度極高的經濟參與形式。然而,創業所需的專業能力與經濟資源,卻是新住民女性較缺乏優勢的要素。

在台的就業阻礙使新住民女性鮮少有學習創業技能的機會,在原生國的教育程度與經驗異質性高;除非夫家財產或個人儲蓄足夠,否則創業、規模拓展與設備維護的資金也難以到位。

過往政府缺乏針對新住民的整體性創業資源平台,包括培力課程業師輔導、創業可行性性分析、貸款融資補助等,更讓新住民女性的創業助力不足。

2013年以前,政府施行的新住民女性相關政策,大多與生活適應、語言學習相關,忽略新住民女性進行經濟參與的可能,創業輔導資源更是少之又少,或以「僅限本籍申請」的資格限制將新住民女性排除在外。直到2013年,才在「婦女創業飛雁計畫」中納入新住民女性。
 
2016年開始,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推動「新住民女性創業加速器」計畫,媒合了民間基金會資金、政府補助和各地新住民服務中心,以一年期「加速器」的形式,為想要培養專業能力與籌措創業資金的新住民女性,開設財務概念、營運管理、行銷規劃、顧客管理的創業課程,鼓勵她們提出創業計畫、參與創業競賽、爭取創業獎金,後續更有業師持續進行輔導。

餐飲、美容美髮都是「刻板印象」?新住民微型創業的意義不只「開店」

餐飲、美容美髮等與傳統女性角色相關的創業類型,或許可以說是再製了既有的女性範型,讓新住民女性在進行經濟參與的同時,卻落入刻板印象的框架。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思考,這些創業項目,其實是在有限的創業資金、低風險、兼顧家庭照顧的考量下,助於新住民女性說服家庭的策略選項。

從更積極的層面探討,微型創業對於新住民女性的個體、社群乃至社會面向,能作用出許多正向效果,是為一種新住民女性的「充權(empowerment)」。

在個體層次,家庭經濟收入的增加賦予新住民女性改變家庭權力地位的可能,創業歷程與成就更能強化新住民女性的自我肯定和認同;在新住民社群層次,創業的營運空間可同時作為新住民們交流的據點,成功創業的案例能鼓舞其他新住民女性也嘗試創業,強化人際網絡與社群動能;在社會層次,新住民女性創業能建構新住民女性正面、積極、自立的形象,讓歧視與差別待遇有翻轉的可能。

從經濟參與到全面的公民權益保障

創業加速器協助新住民女性進行微型創業,仍需要各面向的配套措施,才能完善經濟參與途徑,更延伸到完整的公民權益保障。除了前面提過的強化「社群連結」、「專業能力」與「社群形象」,政治參與途徑的擴增更能為新住民爭取更全面的權利。

首先,透過「新住民女性創業加速器」,婦權會希望能透過先行落實計畫,提升政府與其他民間組織對新住民創業需求與工作權益的重視。除了希望主責機關對新住民工作權保障進行長遠的政策規劃,未來也想以協會形式專門負責新住民創業輔導,以及跨國資源介接,同時作為新住民女性社群互助和交流的平台,建構社群資訊傳遞與相互培力的網絡。

其次,創業對新住民女性「形象再造」的正面效果,不只能改善人際互動或提升社會的包容性,輔以民間團體的倡議、社會輿論的關注、政治參與管道的擴充(如社會運動或參與式決策),建構新住民的正面形象與政治影響力,能將其轉化為政府不得不重視的政策目標群體,進而提升政府對新住民的資源挹注與權利保障,確保新住民作為公民理應享有的權益。

套句辣台妹聊性別常常說的老話,創造具包容性的社會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更以SDG 5呼籲國家以消除對婦女的歧視、確保婦女政經參與的權利達到性別平等,以SDG 8確保每個人能享有具有尊嚴的工作,更要建立法制以消除基於國籍或原生國的不平等。在政府之前,創造包容性的環境可以從我們開始。

*特別感謝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新住民女性創業加速器計畫」承辦人廖尉如專員提供的實務經驗與觀察

參考資料
推薦閱讀
延伸閱讀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