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紅色滲透「芒果乾」與台灣公共政策「大撒幣」之間

在紅色滲透「芒果乾」與台灣公共政策「大撒幣」之間
Photo Credit: Steffen Flor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篇文章要釐清,何謂亂撒幣,何謂應該推動的公共政策,有哪些觀點可以幫助我們進行檢視與取捨?以及這些政策與中國滲透的關聯。

文:戴興盛

在中國滲透與台灣公共政策「大撒幣」之間

這幾天最引人注目的兩則新聞,第一是中國間諜所揭發的中國滲透內幕,第二是蔡總統所提出的擴大托育長照政策。第一則新聞所涉及的議題,坦白說並不令人意外,只是終於有人把個案細節揭露出來。第二則新聞,則涉及台灣內部公共政策的辯論,近幾個月來各方總統候選人提出各類公共支出政見,或是被負面地解讀為「大撒幣」。

這篇文章想釐清,何謂真的亂撒幣,何謂真的有需要、應該推動的公共政策。還有,這些公共政策與中國滲透之間直接間接的關聯。

台灣社會經濟弱勢者的處境

我出差坐計程車時喜歡和司機聊天,以下是我在花東鄉下地區的一般聊天所得,先以一個例子為例。有一次到台東,司機主動提到生意很差,我中午坐車時是他當天第二個生意(算起來他當天早上只跑了500元不到)。我問,觀光客有哪些變化,他說,今年陸客少了,港澳客增加,東南亞客人也增加,但是增加的客人較少坐計程車,彌補不了中客減少的損失,因為中客喜歡包車,一包一天三四千元,他一天的收入就確保了。

這個現象,其實就是很典型的,即使是整個社會經濟大餅變大了,觀光客增加了,台商回流投資七千億了,但是整個社會一定還是會有贏家跟輸家。以觀光業為例,日韓歐美東南亞客增加了,但集中在北部,所以花東還是受創。以資訊業為例,台積電營收與盈餘屢創新高,但無論如何,這些好處不會直接分到台灣每個人身上,若要做到,需要政策細緻的導引。

台灣社會中上階層,不分藍綠,對於上述議題有一典型的「競爭力」觀點:花東的計程車司機怎麼不多學英文日文韓文,學習不同國家客人的特質與需求,才可以開拓新市場?我的看法是,不是沒有人做得到這些理想目標,但也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至少,對於多數人而言,中短期內做不到。在九月開學季,如果有兩個小孩,尤其是有上私立大專院校的,一人的學雜費就是五六萬起跳,他們如何不焦慮?要如何顧長遠的理想?

若大家了解這些基本現實,就可以理解為何鄉下地區是如此脆弱,平日生活一向艱辛,在碰到政治大環境變動時更加辛苦。而在近年中國有意的滲透之下,或是把觀光政策當作統戰工具的情況下,鄉下從地方派系、社區、部落、鄰里、農會、鄉鎮公所、宮廟、教會、各類民間組織,都更容易受制於地方派系的恩庇作法,或是更受制於近年中國的表面富強國威與政策性的大撒幣統戰(例如低價「旅遊團」)。

所以,我在鄉下地區,至少花東,聽到的很多是對中國的讚美與嚮往。若我們考慮這些狀況,單就觀光議題而言,我們對於國民旅遊補助或夜市消費劵這些做法,會有新的觀點。

xfcr8bfbvxepwwgbjmzzzj4y9jdhzk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台灣的公共政策

回到台灣本身。無論有沒有中國滲透因素,我們本來就應該好好處理全球化下的贏家輸家議題,只是不可諱言的,中國因素讓公共政策滲入了更多的政治考量。傳統上,包括學界,大家總認為政治考量是很髒的,會扭曲公共政策,但這要看議題本質。熟悉19世紀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辯論的人應該都理解,例如現代社會福利政策的興起絕對不僅是「人道的或純粹理性」考慮的結果,它事實上有很深的政治考量,是工業化革命的受益者為了回應「輸家」的呼籲、甚至革命的威脅,所發展出來的政策。

台灣目前各總統候選人提出很多增加公共開支的政策,到底哪些是有意義該做的,哪些是純粹的撒幣,哪些是兩者交織呢?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來分析。

效率觀點

這個觀點在問,若我們投入一塊錢在某項政策上(成本),它的回收(效益)會超過一塊嗎?若是,則通過成本效益分析;若否,則從效率角度應該否決。

這個觀點很重要,因為任何一個社會若不考慮效率角度,長期而言終究福祉大餅會縮小。但問題是,效率觀點不等於財務觀點。

例如,很多人會從純粹財務觀點,說農業不需要補貼,因為產值很低。但問題是,農業除了純財務收入之外,它還提供很多重要的社會、環境、糧食安全等價值。因此,從這角度而言,對農業的補貼並非是要「慣壞農民」。事實上,從效率的角度而言,若每公頃稻田農業提供了台幣二十萬元的外部利益,那麼這個社會基於效率角度,本來就應該提供二十萬元的補貼,這完全合理,過去若沒做或做得不夠,才是不應該的。歐盟的農業之所以可以在高度工業化的環境下存活下來,關鍵也在此。

所以,若有總統候選人現在提出政見,說要提高對農業的補貼(暫且忽略細節),那麼我們該做的不是馬上把它打成「大撒幣」,而是去問,這個補貼是否回應了某些重要的社會、環境、糧食安全價值?補貼的單位金額是否太高或太低?這個態度,當然適用於所有政策上。

分配與正義觀點

有些政策或許是通不過效率考量,但它之所以必要,是因為分配與正義考量。例如,任何社會在任何時期,都會有人因各種因素(如生病、意外、失業等)不幸落入悲慘處境,這時候,對此困境所提出的社會安全網措施是必要的。

一個社會的福祉大餅要如何分配,也是大議題,而這除了倫理考量之外(這絕對重要),也與下述考量有關。

社會團結與政治

社會團結與分配與正義觀點有直接關聯。政策若有助於協助社會所有階層、尤其是處境最糟的階層,除了在倫理上是應該的,它也可以促進社會團結,而社會團結在內政上有助於降低社會歧異,有助於凝聚對各類挑戰的政策共識,對外則在必要時可以抵抗外敵。

社會團結因此與政治有關。以1930年代的北歐社會民主政黨為例,它們是有意識地採行各類政策去緩解城鄉、工業與農業、不同社會階層間的差距與衝突,而其當時除了社會民主的長期理想以外,其政治目的很清楚,就是要在經濟大恐慌與納粹主義的威脅當中,創造一個穩定的國內政治社會環境,以免國家發生革命或國民受政治極端主義誘惑。

3801202273_f8a6b03823_h
Photo Credit: Jim Trodel CC BY-SA 2.0
整體財政可行性

當然,很實際的面向是,一個國家到底有多少錢可以去做該做的事情。但這事情也不是一句簡單的沒錢就不要做而已,實際的選項還有舉債與增稅,或調整原來的預算分配。舉債在很多時候是必要的,只要長遠而言政策的各類效益超過成本即可以考慮。例如教育投資在短期間不會增加國家收入,但長期間有可能完全回收當初舉債成本,甚且遠遠超過,這時候對於短期財政是否能負荷就不是唯一考量,仍須考量上述因素。

公共政策的整合考量

如上所述,公共政策是否合理,需要考慮多方準則,若僅從單一角度評論政策,經常會陷入見樹不見林的處境。我認為若關心公共政策,無論你關心的是托育、學貸、環境、交通、國家安全等議題,都應該靜下心來問,這些政策在效率、分配正義、社會團結、政治、國家安全、整體財政可行性等面向上,究竟有何優缺點,該如何在綜合考量之下,提出一個可以接受的政策?

可以想見的是,任何一個政策,在綜合考量諸多準則之後,它勢必無法滿足任何單一觀點的完美要求,這是大家必須理解,也須接受,甚至還需要去捍衛的。在今天的台灣,公共輿論、社群媒體充斥著單一觀點的發言,很多人因為某個政策沒有完全符合他/她自己的單一角度要求,而勃然大怒痛批,甚至否定這種民主社會下折衷不同觀點的必要性。這是很危險的作法,這種作法會讓整個公共政策的討論寸步難行,從而讓社會停滯不前。這也是對獨裁政治產生憧憬的溫床。

面對中國滲透的調整

最後,在面對中國愈來愈強力道的政治經濟社會滲透時,我想提出一個公共政策觀點。傳統上,台灣社會、尤其學界在討論政策時,比較注重效率及整體財政可行性的角度。這兩者固然重要,但比較忽略分配與正義,本來就應該修正。但我更進一步認為,在台灣當下處境下,非常類似於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間的歐洲小國,要面對動盪的國際政治經濟局勢,還有尤其要面對外敵的直接挑戰,在這種情境下,公共政策還應該加強考慮分配、正義、社會團結、政治、國家安全等面向。

我認為,台灣社會容易將各類政策比喻為撒幣,原因在於傳統上狹隘地僅關注效率及整體財政可行性的觀點。我主張,台灣本來就應該在各類政策中多加考量其他同樣重要的角度。過去已經做得太少,現在大敵當前,無論基於台灣社會內部福祉合理分配的考量,或是為了面對中國的威脅,都更應該加強考慮這些面向。至於個別政策在經過這些面向檢視之後是否是撒幣政策,就需要一項一項細緻討論了,不宜用全盤否定或肯定的非黑即白方式去論斷。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