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近尾聲,但人道災難才剛開始:部分示威者拒絕進食、失去說話能力

理大圍城近尾聲,但人道災難才剛開始:部分示威者拒絕進食、失去說話能力
兩名理大留守的示威者出面開記者會,身後用頭盔擺出SOS的字樣。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留守理大校園內的部份示威者「心理狀態極差」,壓力極大,以至於拒絕進食,甚至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失去溝通能力」。此外,有些留守示威者如今以乾糧充飢,甚至只敢吃社工送來的餐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香港理工大學(理大)被警方圍堵進入第8日,今天有兩名留守理大校園內的示威者開記者會表示,目前校園內約有30名示威者,但部份示威者「心理狀態極差」,有的拒絕進食,有的甚至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校方與警方安排他們接受身體或心理治療。而《香港01》也報導,理大目前遍佈垃圾、麻雀屍體,學生餐廳也發出腐臭味,衛生情況惡劣。

(中央社)理大被警方圍堵今天進入第8天,仍有示威者堅守不退。其中有人表示,校內部份示威者因為被困多天,導致心理狀態極差,壓力極大,以至於拒絕進食,甚至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

由於今天適逢香港區議會選舉,有示威者強烈指責警方持續圍堵校園,導致幾十名留守的示威者失去投票權利。

綜合多間媒體報導,留守理大校園內的示威者下午4時過後推派代表會見媒體,其中一名代表Ron(化名)表示,估計目前理大校園內還有約30名示威者。

報導指出,綜合社工人員及其它訊息,留守理大校園內的部份示威者「心理狀態極差」,壓力極大,以至於拒絕進食,甚至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失去溝通能力」。

Ron表示,由於部份示威者躲藏了起來,使得社工人員及其他社會人士難以接觸到他們。此外,有些留守示威者如今以乾糧充飢,甚至只敢吃社工送來的餐點。

另一名20歲的示威者代表阿翔(化名)說,被困至今第8天,他每天清晨4時才能入睡,即使有社工到訪也提心吊膽,擔心是其他人找上門,因此情緒起伏很大。

阿翔說,目前還留守在理大的示威者,日後可能會留下很大的心理創傷。他呼籲警方停止包圍理大,也請校方與警方安排他們接受身體或心理治療。

《立場新聞》報導,阿翔形容每次開門都感到擔心,「半夜四時許才睡,經常擔心會否有人衝入來,打開門,第二日我就無聲無息離開人世。其實很擔憂這類事情。」

Ron則要求,理大校方盡快與被困人士接觸,並主動處理目前理大校園的困境。他指校董會主席林大輝雖然曾到場,但卻不大願意和現場人士溝通。他認為理大管理層有責任作出對應。

香港紅十字會今天表示已派出臨床心理學家,到理大提供心理支援服務。紅十字會強調所有服務使用者的個人資料都會保密,組織一直堅守國際紅十字運動原則,不會受對方的背景及政治立場影響,以救助有需要人士為首要考慮。

《香港01》報導,警方23日曾呼籲理大內留守人士可以和平有序離開,承諾他們會受到公平對待。但兩位代表表示,自從11日有人士聽從警方呼籲,離開校園便受到濫捕、催淚彈攻擊,令校內的人現在更不願離開。

兩位代表並憂心現時校園內曾施放多枚催淚彈,物資有可能已經受到催淚煙、戴奧辛(香港稱「二噁英」)的污染,懷疑繼續食用校內的食品是否會有風險,認為校內是人道災難。

RTX7A3D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路透社記者23日從高處拍攝理大校園,校內地面凌亂,堆滿垃圾。

《香港01》記者今日也巡視理大,垃圾因多日未能運出清理而遍布校園,現場也見有昆蟲滋生、雀鳥屍體,衛生情況惡劣。

其中在邵逸夫樓的學生餐廳,食物變壞、垃圾腐臭更由地下一樓傳至地面。《香港01》記者們配戴P95口罩進入餐廳,仍無法掩蓋濃濃的惡臭。而自稱「廚房佬」的義務廚師昨日送院後,廚房無人看管,冰箱、烤箱的門打開,越走進去,臭味便變得愈來愈重。

另記者也到過李嘉誠樓巡視,李嘉誠樓是理大校長室所在地,多間房間的清水被人打開,相信有示威者曾在房間生活。記者也不時聽到有聲音傳出,但卻未能成功的找出留守者。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