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千秋大夢裡的生命掙扎,金馬最佳原著劇本獎電影《幻土》用移工說新加坡的故事

國家千秋大夢裡的生命掙扎,金馬最佳原著劇本獎電影《幻土》用移工說新加坡的故事
Photo Credit: 聯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馬獎56屆原著劇本獎頒給了來自新加坡的《幻土》。這劇本是導演楊修華花了3到4年訪問幫助新加坡填海造陸移工們而來的。這部魔幻的電影,是荒謬卻又如此真實。

我個人認為這裡的對比很有趣,王必成象徵的中國移工群體,如同電影裡提及的中國移工爬上起重機抗議,在新加坡這幾年其實發生過幾次抗議遭到剝削的新聞,比如中國籍公車司機集體罷工等等,而Ajit象徵的南亞裔移工,卻似乎顯得較為「乖順」,即便小印度騷亂也不是因為「維權」而引起。隔日,果不其然,Ajit失蹤了。傑森告訴王必成,Ajit回孟加拉去探望母親了,但王必成顯然並不相信,傑森隨後告訴王必成,要他不要亂來。 

在各式各樣的移民社群裡,總是會有一種人是過度信任地主國開出的夢,認為自己的夢能夠在這個異國政府更大的夢裡得到實現,這種人像是Ajit,另一種人像是王必成,更多像是無可奈何,不相信地主國,也不相信自己可以有作夢的能力,自己更像是一顆隨著全球勞動結構移動的一個小螺絲釘。   

王必成不相信傑森,他潛入辦公室,找到了Ajit的護照,表示Ajit根本未曾出境,傑森所象徵的,可以被信任的新加坡體制,成為了果不其然的道貌岸然,王必成更在海邊的沙灘裡,發現了Ajit的屍體,同時有一輛卡車企圖撞死王必成好解決發現問題的人。

劇情接下來轉折進入王必成持續的自暴自棄,並且在網咖裡前所未有地睡了一場,在網咖裡與未知的人通話,說著自己好像被一個巨大的無知所吞噬,說著自己夢見兩個警探在調查他的失蹤,Mindy走了過來,同樣要王必成小心這裡的壞人,不要亂交朋友,接著他對王必成說,你有多久沒睡了,我能讓你好好地睡一場,王必成跟著Mindy的腳步,離開網咖,接著劇情跳回盧警官在網咖裡調查王必成的失蹤。

盧警官回到工地,傑森帶他去見了Ajit,Ajit竟然還活著,好端端地出現在辦公室裡,傑森對著Ajit說,他是警官,你在這裡有什麼工作上的不滿,都可以告訴他,我們對你好不好?我們付你的工資好不好?只見Ajit滿臉恐懼,像是被人拿刀架著脖子一樣,像是背著ISIS的處刑前自白稿一樣,訴說在這裡工作有多麼快樂,比起在哪些國家工作領的還多的工資,說著自己有多滿意,但臉上只見到恐懼。

這些Ajit說的話,就像是新加坡官方的論述一般,我們如何對待移工好,移工在新加坡工作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星國政府最擅於的樣板工程,在影片中,透過處刑式的恐懼情緒體現出來,如果這裡是王必成的夢境,那麼Ajit其實已經死了,被新加坡殺死的人卻能夠坐在這裡好端端地說新加坡對他有多好,那是極具諷刺意義的魔幻寫實。

整部電影的敘事主軸大抵到這裡結束,我們無法知道王必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最後的最後,Mindy也把警官帶走了,警官來到了一個大家都在歡樂跳舞的地方,不同於前面的舞,所有的人看起來是真的開心地跳舞,而不是嗑藥或是喝醉,整部電影停留在吳警官看見王必成的背影。 

幻土二
Photo Credit: 聯影
 

《幻土》的英文片名是「想像出來的土地」,如同導演曾說:「之前我們的片名叫做『幻想國土』,幻就是一種幻想,那土地呢,可以說是人幻想出來的。班納迪克.安德森寫的《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佈》討論了我在講的東西──關於一個國家要怎麼想像自己出來。」 

這部電影透過失眠與夢的安排,巧妙地談論了新加坡夢的共同體想像,是如何的虛幻又真實,不管是移工王必成,還是公僕盧警官,在新加坡的體制下都失去了做夢的能力,然而他們的共通點,卻是要確保填海造陸的持續進行,確保新加坡共同體的這個千秋大夢能夠被成就。 

我個人認為,盧警官是王必成夢裡的一部分,在邏輯上,王必成不需要盧警官也能存在,但盧警官這個角色在這部電影裡,卻不能沒有王必成,Mindy在盧警官面前想念王必成的色瞇瞇,卻不需要在王必成面前提及盧警官;在現實上,新加坡夢的打造工程,填海造陸的工程,不能沒有王必成這樣的移工,而王必成這個人的人生,卻可以不需要新加坡;在劇情上,王必成的失眠是需要靠著與同鄉的Mindy相處才能獲得解決,盧警官的失眠,卻也是靠著中國來女服務生。

盧警官可能以為自己夢見了王必成,可是做為新加坡人民的一員,其實他沒有在作夢,他只是被動地被夢見,或者被動地在作夢,他的辦案,他的工作,全都是靠著他成為王必成,才得以進行。 

電影最後面安插的盧警官走在充滿吊燈的家具行裡,那樣絢爛奪目的鏡頭裡,他買了一盞吊燈回家,卻也只能放在家裡的桌上,生無可戀地一開一關,就像是以為自己就如同政府所說的,那樣渴望現代性的新加坡人一般,當自己的家國真的如此這般的被填了出來,又真的如他們所期待的,得到渴望被滿足了的感覺嗎? 

渴望自由,渴望突破邊境,渴望揭穿傑森的王必成,才是有能力夢見盧警官的那個人。盧警官這樣一個公務人員,等待退休就可以拿到退休金的人,他甚至無法像王必成一樣有明確渴望的目標,一個沒有渴望的人,怎麼能說他做了夢。

如果說盧警官所象徵的新加坡是一場夢,那麼這場夢是依存這麼多移工而被做出來的,就像填海造陸的沙土一樣,是以不是新加坡的沙土所成就的新加坡。

外媒影評說,一如新加坡喜歡把所有元素混在一起,導演玩弄了盧警官與王必成兩條敘事線交雜的手法,卻無法彌補他在敘事上的缺陷。我倒認為,作為一個實驗性質極重的電影類型,新加坡式的混雜亦有分,一種是梁智強式的,藉著挪用混雜來符合官方樣板工程,借用多元生產出某種一元的新加坡夢,另一種則是《幻土》一片,楊修華透過混雜而創造出來的「第三空間」,讓新加坡夢在裡頭變得幻又實,這樣的夢既不是移工的,也不是新加坡人的。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