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溥聰離去,馬英九將面臨嚴重的「死黨需求戒斷期」

金溥聰離去,馬英九將面臨嚴重的「死黨需求戒斷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金溥聰離開了,原本處境垂危的馬英九,將面臨嚴重的「死黨需求戒斷期」。不禁讓人擔心,未來一年多,中央政府會不會從空轉變成亂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馬英九總統的政壇左右手,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辭職了,理由是身體因素。消息傳出以後,綠委揶揄金溥聰自先跳船,走路去了,也有藍委認為內情不簡單—「他跑鐵人三項,怎會身體不好?」

就是身體不好的關係啦!金溥聰在這四、五個月內,接連兩次接受心臟冠狀動脈支架置入術,可見他的心臟狀況已經有多不好。李登輝與沈富雄不也接受同樣治療?對,只是兩人當時都已年過七十,而金溥聰今年才五十八歲,最小女兒才十一歲。

置放心臟支架的用意,是要將冠狀動脈撐開,因為已經狹窄,快要堵住。冠狀動脈是供給心臟血液的輸油管,一旦堵塞太厲害,可能引發心肌梗塞,甚至猝死。金溥聰在去年九月跑鐵人三項,發現自己怎麼那麼喘,上氣不接下氣,趕緊到醫院檢查,才發現冠狀動脈嚴重狹窄。

要知道前國民黨副秘書長廖風德,就是在登山運動途中,心肌梗塞猝死,連裝支架的機會都沒有。以金溥聰的心臟狀況,以及鐵人三項的劇烈程度,若說金溥聰撿回一條命,恐怕也不為過。

金溥聰要從政壇退下,最不捨的,當然是馬英九。以馬金的麻吉程度,除了性命攸關的健康問題以外,其他什麼政治法律因素,根本不可能切斷兩人的合作關係。馬金關係要怎麼看?從心理分析的觀點來說,金溥聰滿足了馬英九的「死黨需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人在成長過程中,主要的心理發展養分來自父母,一個像鏡子一樣讓我們看到自己,培養自信,一個像山嶺一樣讓我們景仰,帶來心安感受;此外,人還需要第三種心理養分,也就是知道世上有一個跟我一樣,像雙胞胎手足,可以帶來歸屬感的另一個我,這就是「死黨需求」。

絕大部分人在中學時代都有死黨,小學反而比較少,因為青少年期正要發展自我認同,有一個「分身」在旁邊,可以讓你具體地看到自己。死黨對青少年來說,很有意思,既是朋友也是戀人,兩種情愫或多或少都存在腦海深處;當朋友成分大一些,死黨就跟自己很像,而當戀人情愫多一些,就會跟自己互補。

比如青少女的死黨,或說閨密,很多人會彼此牽手,甚至以老公老婆互稱;青少男死黨之間,雖不至於身體接觸那麼多,但也會有忌妒感,當死黨跟別人要好時,心裡多少酸酸的。

重點來了,通過青少年期以後,進入成年期,絕大部份人都不再擁有死黨,因為死黨已經被你埋進腦海深處,成了你內在的一部分,即使旁邊沒有一個朝夕相處,焦孟不離的人,你還是清楚感覺,世上有更多的我、跟我一樣的我,我不孤單。成年以後,當然也會有知己朋友,但知己與死黨,是不一樣的。

這是解讀馬金關係的眉角所在。馬英九在1985年擔任國民黨副秘書長時,面試金溥聰,讓他到黨的國際關係室當編審,這是兩人相識的緣起,也從此開展了兩人政治生涯的死黨關係。金溥聰後來跟著馬英九到研考會,而當馬英九卸下法務部長職務到政大法律系任教,金溥聰也重疊地在政大新聞系教書。

金溥聰開始展露幕僚長才,博得「小刀」封號,是在1998年輔選馬英九,成功將他推上市長寶座。後來的市長連任,以及兩屆總統大選,也都由金溥聰操盤。金溥聰曾跟著馬英九進入市府,擔任新聞處長與副市長,但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以後,他並未進入中央,反而在2009年到壹傳媒工作。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CC0

金溥聰在2009年到媒體工作,離開政壇,這點是他豪邁性格的展現。金溥聰不只外表英俊帥氣,個性也放浪不羈,國中就開始抽菸,還打架鬧事,念了五年才畢業,但後來拿到了美國德州大學新聞學博士,還進入政壇,生涯發展算是異數。

他不求取名位,沒有走到鎂光燈前,就只是幫助馬英九,也給人義氣助友、打完天下歸隱山林的瀟灑印象。2009年底,馬英九還是硬將他從媒體界找回來當國民黨秘書長,由此可見馬英九需要他,勝過他需要馬英九。那麼馬英九給他什麼?大概就是建議他開始慢跑吧。金溥聰後來也跑上癮,而從他有慢跑習慣也可以看出,這人也有深沉冷靜的一面。

馬英九當上總統以後,獨處大位,高處不勝寒,對金溥聰的倚賴日深,但那樣的倚賴主要是心理上的,即使金溥聰給他的建議,他自己都知道,但有了死黨的加持,內心會更加安穩。有些政治人物會有班底或核心幕僚,一路跟著自己從底層爬上雲端,但絕少像馬英九這樣,有一個既可以跟自己討論國事,又能一起運動休閒的人。

金溥聰的政治生涯結束了,他在台灣政壇的定位,應該就是馬英九的分身,而他能得到的評價,跟馬英九不會相差太遠。金溥聰被譽為政治眼光精準,操盤手段快狠準,關於這點,其實大有疑問,因為他輔選的馬英九,本來就很受歡迎,比如1998年與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那次,根本從宣布競選第一天,馬英九民調就超過了陳水扁,到底金溥聰發揮了多少功能,是一個問號。

主要是扮演滿足「死黨需求」的角色吧,金溥聰對馬英九來說。如今金溥聰離開了,原本處境垂危的馬英九,將面臨嚴重的「死黨需求戒斷期」,恐怕會像死黨離去的青少年,徬徨、茫然、孤寂,渾渾噩噩一陣子。這就不禁讓人擔心,未來一年多,中央政府會不會從空轉變成亂轉?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