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亞華僑伍連德,百年前消滅了中國鼠疫,更是首位被提名諾貝爾醫學獎的華人

馬來亞華僑伍連德,百年前消滅了中國鼠疫,更是首位被提名諾貝爾醫學獎的華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中國爆發鼠疫,令人想起百年前的中國東北鼠疫之所以成功被消滅,靠的是來自馬來亞華僑伍連德醫生。抗日戰爭爆發後,伍連德便回到了馬來亞,之後他更是首位被提名諾貝爾醫學獎的華人。

學者陳雪薇指出,伍連德在他返馬謀職時,就遭到殖民政府的種族不平等待遇;加上後來進行社會改革之時,不僅無意中損害殖民政府的權益,更在少數維護權利的華人同胞友人跟前受挫,讓他逐漸認清殖民地的本質與局限。正當伍連德處於這種窘境,感覺自身的才能與志向陷於瓶頸時,面臨到事業的轉捩點。1907年,伍連德收到袁世凱的來函,聘請他出任以訓練軍醫為目的的天津陸軍軍醫學堂副校長一職。此時他決定前往中國,這個允許他重新開始,自由施展理想、才能與長久以來對中國之關切的道路。

1910年,中國東北爆發十四世紀以來最嚴重的鼠疫,奪走約六萬人性命。在群醫無策、列強環伺的複雜政治社會情勢中,伍連德臨危受命前往調查控制疫情,在了解疫區地理、人口和社會情況之後,以其對西方醫學的知識與經驗,結合中國政府的配合與中國其他地區西醫的協助,透過顯微鏡觀察與檢定、採取剖屍、交通管制、病患隔離、死者火葬、消毒等系列措施,在短短四個月內撲滅鼠疫,伍連德從此名聲四起。

世界衛生組織的前身日內瓦國際聯盟衛生組織(Health Organization of the League of Nations),於1927年授予「鼠疫專家」稱號。伍連德在肺鼠疫防治研究的貢獻,包括發現旱獺於其中的傳播角色,也讓他在1935年獲提名諾貝爾獎生理學或醫學獎,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的華人。

往後在中國的近三十年中,伍連德多次防範中國幾場瘟疫霍亂,構建現代化醫學體系及防疫網絡,普及公共衛生,並創設國際微生物學會和中華醫學會等多個科學學術或專業團體,讓全世界瞭解到中國的醫藥衛生問題,改變了西方世界對中國醫療衛生水平的評價。這讓伍連德不僅被清末以來的滿清政府、北洋政府、國民政府等各政權所信任重用,也獲得了社會與國際的認同,享有「中國現代醫學奠基人」的美譽。

1937年日本開始侵襲上海,啟動全面侵華,伍連德的工作場所以及多年的研究成果被炸毀,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脅。由於伍連德既不願為日人效力,也不忍見自己一手倡建的醫院等各種設施被日軍破壞,於是決定離開中國,攜帶全家南返英屬馬來亞避難,到霹靂州怡保市(Ipoh)行醫。

重返馬來亞後,伍連德不僅懸壺濟世,同時活躍於社會公共事務。除了擔任霹靂醫師公會主席,還參與霹靂慈善社(Perak Chinese Amateur Dramatic Association)。後者是怡保重要的粵籍華人社會俱樂部。他連同幾位同在怡保行醫的華、巫裔西醫組成委員會,組織籌建永久會所。此外,他也積極提倡火葬,宣導將土地留給活人而非死人使用,甚至還慷慨地動用個人積蓄,在霹靂州三寶洞旁建造了馬來亞首座焚化場。二戰以後,英人總督愛德華詹德爵士(Sir Edward Gent)、馬來領袖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馬國首任首相)及華人領袖陳禎祿爵士(Sir Tan Cheng Lock)先後力勸伍連德參加吉隆坡聯邦議會(Federal Council)但被其婉拒。伍連德一直在怡保執業到80歲為止,1960年81歲的他舉家遷回檳城。然而遷入新居不久之後,伍連德就覺得身體不適,在送醫途中過世。

伍連德終其一生投身醫療衛生及社會改革事業,然其自二十世紀初逝世不久之後,就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缺席於新馬與中國的集體記憶之中。直到2003年SARS在中國爆發,這位曾於1910年代在中國東北撲滅鼠疫,從而開啟中國醫療衛生現代化進程的人物,才又被中國媒體挖掘出來。

如今,伍連德在哈爾濱工作過的東三省防疫事務總處原址已被保留、命名及改建完成。另有伍連德紀念館、伍連德紀念醫院、伍連德小學、伍連德公園等建築或園區的設立來紀念伍連德。馬來西亞怡保與檳城也有街道及住宅區以伍連德名字命名。然而,目前關於伍連德的事蹟紀錄多集中他在中國的醫療衛生改革,伍連德在馬來亞的活動卻少人討論。本文藉由整理前人研究,提供讀者有關伍連德在馬來亞活動的部分圖象。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