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禍、驅逐、大屠殺》:解放猶太人與啟蒙運動密不可分,是劃分過去與未來的重要分水嶺

《嫁禍、驅逐、大屠殺》:解放猶太人與啟蒙運動密不可分,是劃分過去與未來的重要分水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猶太人啟蒙、歐洲啟蒙及猶太人解放相連不可分割。沒有歐洲啟蒙,就沒有猶太啟蒙;沒有猶太啟蒙,就沒有猶太解放;沒有猶太解放,世界文明就不是當今這個模樣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丘引

猶太啟蒙和解放猶太人

在歐洲,沒有科學革命,就沒有啟蒙;沒有啟蒙,就沒有解放歐洲猶太人;沒有解放歐洲猶太人,就沒有猶太政治運動,如錫安主義(猶太復國主義)或革命運動。面對俄羅斯帝國的壓迫,猶太人也不會移民到提供更多機會的國家。結論是沒有解放歐洲猶太人,就沒有今天的以色列國,美國也不會成為全世界最多猶太人的國家,這是簡化的推論。若要更深入、更具體,一本書都說不完,畢竟牽涉到整個歐洲和歐洲人進化和文明間的拉鋸戰。

為解放猶太人所做的努力,除了一般猶太人外,還有一些猶太政治界或文化界等知識分子,如德國詩人海涅、右翼政治人物雅各比、政治家李薩、法國猶太名人大會堂和猶太大公會議員泊爾,以及英國銀行家羅斯柴爾德和各方人士一起推動。

海涅是第一個解放猶太人的天才,他有遠見,曾預知二戰時納粹燒猶太人的書,也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後來真的發生,足見海涅是個宏觀和敏感的人。海涅寫詩、寫書,但家人對他說:「寫作不能謀生,你得去拿個法律學位才行。」海涅因此成為法學院學生,不過在德國只有基督徒才能執業當律師或擔任法官,海涅的家人又對他說:「為了前途,你改當基督徒吧!」成為基督徒是猶太人在歐洲的門票,有了門票才能進入基督徒的社會。海涅從此成為基督徒,可以工作了,但終身為此非常痛苦,必須透過寫書來抒解情緒,但海涅的詩在德國被禁止公開吟誦,他的書也成為禁書,後來流亡法國,直到過世。

《解放:歐洲猶太人從猶太隔都區走向革命和文藝復興》中,作者戈德法布認為現代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早期理論家如馬克思和拉薩爾都是猶太人的原因之一,是他們來自與海涅相同的社會階層和背景。馬克思的祖父是猶太拉比,爸爸轉為基督徒後才成為律師,家中經濟因此富裕,才有能力給馬克思良好的教育。拉薩爾為脫離猶太教改名而當上律師,他是哲學家和社會主義者,並曾為伯爵夫人與她分居多年的丈夫訴訟八年,甚至在逃命期間還繼續在不同法庭出庭為伯爵夫人辯護,最後贏了官司,幫伯爵夫人得到巨大的財富。而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出發點就是為了解決猶太人在歐洲的問題,他們想重塑歐洲,讓平等和博愛不只是口號。

戈德法布在書中說了一個故事,一七四三年猶太新年(九月)剛過不久,有個很窮的德國猶太年輕人摩西.本.孟德爾要去普魯士首都柏林,經過幾天在泥漿路跋涉後終於抵達。通過課進出口稅的羅森塔勒門時,他和其他貧窮的猶太人一樣,來到休息所要一碗湯和晚上過夜的地方。猶太社區守門人代表審訊他,孟德爾出示了弗蘭克拉比的擔保書。那天的紀錄上寫著:「在羅森塔勒門,六頭牛、七頭豬和一個猶太人進入了這座城市。」這個猶太人就是後來成為哲學家的摩西.孟德爾頌。

摩西的故事正是歐洲猶太人從生活在隔都中走向成熟的藝術、文學、學術和科學等幾代人的故事。

摩西.孟德爾頌在家鄉德紹時跟著弗蘭克拉比學習,十四歲時,弗蘭克被任命為柏林的首席拉比。進入普魯士首都後,他充分利用知識分子的資源,與少數「開明」的猶太人一起學習,並獲得哲學、希臘語、德語和文學的全面基礎。

一七七○年,摩西.孟德爾頌出版了知名且影響甚廣的著作《耶路撒冷》,他很努力證明猶太人的信仰與良好的公民身分和傳統猶太教是一致的,猶太教是一種理性的宗教,符合啟蒙運動的價值觀。

摩西.孟德爾頌對猶太人最大的貢獻還包括將《妥拉》從希伯來文翻譯成德文,教猶太人德語、用德語讀《妥拉》,並用猶太人而非基督徒的解釋讀《聖經》。摩西.孟德爾頌說這麼做是「讓猶太人邁向文化的第一步」。

非常自由派的摩西.孟德爾頌大力推動猶太啟蒙運動,從猶太教著手,詮釋了信仰和人的關係,也詮釋了上帝與人,或上帝對人是否有權力等,以及信仰是否可強制人,在猶太教改革上跨出革命性的步伐,因此摩西.孟德爾頌被稱為改革派猶太教之父,還被視為猶太蘇格拉底。而猶太啟蒙運動對猶太人的歷史影響,不亞於法國大革命對歐洲歷史的影響。

一七七○年代開始,摩西.孟德爾頌關注和干預猶太人在猶太社區受到的限制、歧視和驅逐令。法國大革命後,他為猶太人的權利辯論,並鼓吹同事、史學家和政治作家馮度撰寫《猶太人解放宣言》,改善猶太人的公民地位,把過去對猶太人的限制都取消。馮度的爸爸是路德派教會牧師,但他是猶太人解放的堅定支持者,還寫了《關於猶太人的民事改善》,主張以人道主義進行猶太人的政治平等。

解放猶太人意味著猶太人擁有公民權後,才能離開隔都,並有權追求自己生命的道路。從此,猶太人不必再配戴黃色星徽章,可以住在任何想居住的地方,並做任何想從事的工作。不只如此,猶太人也可以投票,具有政治人格,得以參與公共事務。

摩西.孟德爾頌是第一個主張「宗教和國家」分離的人,他從哲學出發,不只結合猶太教及基督教思想,還包括史賓諾沙的無神論哲學。我們從歷史中看到政教合一的國家,結果都不是很理想,如何梅尼原是神學學者,拿到政權後把伊斯蘭教與國家合為一體,伊朗從此走入深淵,女人得包頭、包腳,只看得到兩個眼睛,若髮梢露出來就犯罪。

由此可見,猶太啟蒙和解放猶太人是多麼重要的里程碑。而摩西.孟德爾頌帶動猶太啟蒙運動,直接影響所及的是從十九世紀開始,猶太人走向現代化和進步,並大步往前邁進,是劃分過去與未來的最重要分水嶺。

猶太人啟蒙、歐洲啟蒙及猶太人解放相連不可分割。沒有歐洲啟蒙,就沒有猶太啟蒙;沒有猶太啟蒙,就沒有猶太解放;沒有猶太解放,世界文明就不是當今這個模樣了。

啟蒙運動

什麼是啟蒙?啟蒙的英文enlightenment是名詞,按照字典網站有幾種解釋,是啟發的行為;是被開悟的狀態;印度教和佛教則指般若,也就是智慧或頓悟;以及啟蒙運動,十八世紀的哲學運動,相信人類理性的力量以及政治、宗教和教育學說的創新。啟蒙哲學堅持人的本質自治:人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理性利益負責,對自己的自我發展負責,並透過延伸對同胞的福祉負責。文化上的定義是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的一場知識分子運動,其特點是慶祝人類理性的力量,對科學的濃厚興趣,促進宗教寬容,以及建立沒有暴政的願望。

啟蒙運動的主要人物是休謨、康德、洛克、孟德斯鳩、盧梭和伏爾泰。

他們大多是哲學家、歷史學家或律師,身分多元,這些人突破了「君權神授」的傳統思維,認為人該擁有政治和信仰的自由。

啟蒙運動時,歐洲人開始思考為什麼猶太人是貪婪的?他們只能從事借貸行業賺取利息,就是貪婪?那麼,猶太人可不可以從事科學或其他行業?猶太人和基督徒是不是都先是「人」,還是「猶太人」或「基督徒」?如果猶太人也是「人」,他們該擁有「公民權利」嗎?如果猶太人要擁有公民權,是否得放棄猶太自治政府?為什麼基督徒不信任猶太人?是不是禁止猶太人用希伯來文記帳,基督徒就看得懂他們的記帳,就會信任猶太人?要怎樣幫助猶太人融入歐洲社會……

隨著啟蒙運動理論走向法國大革命政治化,法國人開始討論該怎麼處理猶太人等異教徒?如果所有人都是兄弟,猶太人也是嗎?法國大革命奠基在拿破崙的自由、平等、博愛基礎上,是否意味著猶太人也該擁有自由、平等和博愛呢?

解放

對於從西元初年就作客他鄉的猶太人而言,解放就是他們在歐洲國家的主要目的。什麼是解放歐洲猶太人?就是拿掉歧視的法律,讓猶太人擁有公民權利,也就是平權。

自從一二一五年第四次拉特朗公會議決議後,猶太人被強制穿上特殊服裝,配戴大衛之星徽章,戴著黃色尖帽,他們被剝奪了人權。事實上,在歐洲不是只有猶太人受到這樣的待遇,伊斯蘭教徒穆斯林也沒兩樣。後來伊斯蘭教徒照抄這個做法,用在基督徒和猶太人身上,猶太人得配戴黃色徽章,基督徒就得配戴藍色徽章,以便和穆斯林區分開來。

由於拉特朗公會議決議,不是基督徒的猶太人被迫和基督徒隔離,經濟也受到限制,猶太教被視為非法,興建猶太廟有重重困難。這些加諸猶太人身上的歧視都透過法律規定,硬性在合法與非法之間做了明顯的區隔。沒有公民權就沒有投票的權利,而投票等同說話的權利。

猶太人有太多苦難都是從不平權而來,因此歐洲猶太人非常努力想消除這些歧視,以便得到自由和公民權;然而解放是很艱難的工作,牽涉到憲法和公民平權。解放之前,猶太人在歐洲被孤立了很長時間;解放意味著他們可以選擇移居到更好品質的地方,如俄羅斯或美國;也表示有參與政治的權利,正是解放後有許多猶太人投入政治運動的原因。

和猶太解放相連的是猶太啟蒙,摩西.孟德爾頌知道猶太人終將離開隔都,但得先準備好怎麼重見天日。他帶頭將《妥拉》從希伯來文翻譯成德文,讓德國猶太人和講意第緒語的德裔猶太人都能閱讀《妥拉》。此外,並將希伯來世界的優勢結合德國的優勢雙軌進行,猶太人才能與德國或其他歐洲國家接軌。

有了解放和啟蒙,猶太人的生命陸續翻轉了。我們來看看猶太人在歐洲的解放過程,以及歐洲國家的解放順序,由此可以理解,整個歐洲世界是互相影響的,脫離不了見賢思齊的人性。

波蘭——解放猶太人的先驅

波蘭是歐洲第一個解放猶太人的先驅,比拿破崙早了五百年。

十三、四世紀的波蘭是封建制度,國王擁有直轄土地,將其土地分配給公爵,公爵上交稅收給國王,戰時則呈上自己的軍隊為國王作戰。而公爵再分配土地給伯爵,伯爵再分配土地給子爵、男爵和騎士。最下層的是農民,他們在和平時耕作,戰爭時則出征。

蒙古大軍第二次西征時,在波蘭燒殺擄掠,使當地人口大幅減少,大波蘭的公爵、被暱稱為虔誠的博萊斯瓦招來大量移民開墾荒地,又歡迎擁有手工藝和豐富商業貿易能力的猶太人移民。博萊斯瓦於一二六四年八月十六日授與波蘭猶太人第一個書面特權,稱為「卡利斯法規」。

卡利斯法規規範了猶太人在司法、信貸和交易上的活動,後來變成猶太人的自由憲章。之後,波蘭的國王,包括一三三四年卡西米爾、一四五三年卡齊米日四世,以及一五三九年齊格蒙特一世等,在黑死病和血祭誹謗發生的年代,以及猶太人被西歐國家驅逐,甚至將卡利斯法規擴大到防止強迫洗禮等對猶太人的保障措施。

因自由憲章的保護,猶太人口增加得非常迅速,使波蘭成為歐洲最多猶太人的國家,十八世紀時,猶太人占波蘭人口七%。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波蘭是猶太人被殺戮最多的國度,每三個波蘭猶太人就有一個被推到集中營,火車鐵軌直接拉向集中營,以便把各地載來的猶太人送入集中營,讓他們連逃亡的機會都沒有。

因給予猶太人自由,他們在波蘭開發的城市超過八十個,波蘭的經濟、文化和國力曾是東歐一顆閃亮的星星。隨著猶太人被大屠殺,以及為了逃離納粹而離開波蘭,二次大戰後,波蘭脫離德國,靠向俄羅斯成為共產國度,經濟開始衰退。而今,波蘭的政策走向保守,成為歐洲第一個反墮胎的國家,和博萊斯瓦的做法大不同。

美國解放猶太人

西歐和中歐解放猶太人之前,最先解放猶太人的是美國。雖然地理上美國位於美洲,但美國的人文歷史、宗教文化都來自於歐洲,美國和歐洲屬於一脈相承。

當初清教徒尋求宗教自由之地、逃離英國國教的迫害,搭船逃到美國。清教徒在美國得到宗教自由後,卻剝奪其他人的信仰自由。他們不只從歐洲帶來歧視猶太人的習性,也歧視他們脫離的天主教。因基督徒誓言,猶太人和天主教徒都不能擔任公職,也不允許住在清教徒搭五月花號船登岸的麻薩諸塞州。直到美國獨立革命和聯邦憲法聯手將政治權利釋放給猶太人和其他白人少數族群。

懂七、八種語言的美國第三任總統傑弗遜廣泛閱讀經典、思想非常自由。傑弗遜擔任維吉尼亞州長時,長期倡導宗教自由,一七七六年頒布了「宗教自由法」。維吉尼亞州的宗教自由法影響了一七八七年的美國聯邦憲法,以及一七九一年的修正法,解除所有的宗教限制。但聯邦憲法沒有取代各州法令的權利,對於猶太人是否可擔任公職,要看他們住在哪一州來決定,如果住在維吉尼亞州,因當地和聯邦憲法一致,猶太人可以擔任公職;反之,若聯邦憲法和州法令不一致時,猶太人可能就無法擔任公職。

由此可見,宗教限制了政治,對待猶太人的不平等和不信任,不是猶太人有什麼錯,只是因為他們不是基督徒。

歐洲解放猶太人三階段

歐洲解放猶太人分成三個階段,首先是一七四○年至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前五十年,被稱為解放前奏;第二階段是一七八九年至一八七八年的九十年,從法國革命到柏林國會決議;第三階段是一八七八年至一九三三年的五十五年,從柏林國會決議到納粹崛起,這段期間波濤洶湧。

  • 第一階段

主要重點在於猶太人的公民改善上,若現有對猶太人的立法是出於宗教不寬容,則違背開放的精神。

一七五三年五月英國議會通過猶太人在英國殖民地居住七年就具有歸化權的法律,同年十二月二十日因英國民眾反對而撤銷。一七八一年至一七八二年奧地利約瑟夫二世的寬容法令鼓勵猶太人融入基督教社會,彼時孟德爾頌結識了德國啟蒙運動時期知名的德國作家和文藝理論家萊辛。雖然萊辛的爸爸約翰.萊辛是他們家鄉新教的首席牧師和神學作者,但萊辛喜愛孟德爾頌的聰明及才華,鼓勵他撰寫第一本書。孟德爾頌的書一出版,非猶太人的讀者非常欽佩和訝異於他的博學,他的文學活動在此產生了啟蒙和解放大作用,在那之前,歐洲的基督徒認為猶太人是外星人和原始人。一七八四年至一七八七年,美國猶太人提出平等權利請求和宗教平等權利,也廣泛產生了模範作用。

  • 第二階段

奠定了歐洲政治與法律解放猶太人的事實,革命和自由處於優勢地位,如法國、比利時、荷蘭、義大利、德國和奧匈帝國,這些國家都開始有了對猶太人解放的觀念。而三個革命高峰期(一七八九年至一七九一年、一八三○年至一八三一年、一八四八年至一八四九年),以及歐洲國家結構發生變化時期,如德國、義大利統一,匈牙利民族獨立等,是猶太人解放最進步的時期,內有立法,外有國際壓力,以及啟蒙運動的良性影響,認為把猶太人踩在腳底下是破壞革命原則,有違公民平等。

  • 第三階段

見證了歐洲歷史傳統對解放猶太人的反應──反猶太主義盛行,而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者是反對猶太人解放的最大咖,猶太人意識到法律不會自動帶來對平等的承認。中世紀歷史長達一千年,要拔除對猶太人的歧視,談何容易?根深柢固的成見和偏見是人性最脆弱的部分。

種族主義者說:「猶太人不該被賦予公民權利或被同化,他們的種族自卑只會傷害『優越種族』。」

誰是自認優越的種族?相信各位讀者都可以猜得出來。

這五十五年的解放期間,充滿種族仇恨的新氣氛,看到東歐猶太人的解放成就及許多人的鬥爭與掙扎。

歐洲基督教社會從來沒有要同化猶太人,只想把猶太人變成基督徒而已。在解放過程中,當然有些國家禁止猶太人說希伯來語或意第緒語,如波蘭和匈牙利,後者還規定猶太人除了要說匈牙利語外,還得唱匈牙利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嫁禍、驅逐、大屠殺:求生存的猶太歷史》,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丘引

再黑暗的歷史,也能看見猶太人耀眼的光芒!

1300年起,猶太人被驅逐出英格蘭、法國和西班牙等國,被迫遷移到波蘭等東歐國家。
十四世紀中葉,黑死病奪走了當時歐洲一半以上人口的生命後,猶太人被當作代罪羔羊。
十七世紀,西歐猶太人受到法律或社會的迫害,被限制聚居在所謂「隔都」之中。
希特勒領導的納粹德國反猶主義浪潮,從1941年到1945年期間,約有六百萬猶太人遭到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歷史上多數時期,猶太民族長期處於流浪散居的狀態。除了現代以色列國,猶太人在移居國家都屬於少數族群,曾經歷各國反猶主義的壓迫,但始終保持了信仰的獨立性和連續性。

作者親身融入猶太教課堂向拉比學習猶太歷史,以及廣泛蒐羅和猶太朋友的祖輩遷徙散居世界各地的過程,寫出猶太人在歷史上受盡種族歧視的苦痛,卻憑藉著信仰與精神,繼續在各領域展現傑出的才華與能力。

血淚交織的猶太歷史給人類帶來珍貴的啟示--
療傷,和解,向前走!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