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該往何處去》書評:歷史不會終結,只是似曾相似

《人類該往何處去》書評:歷史不會終結,只是似曾相似
耶路撒冷西牆|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提及的肯亞在獨立建國後爆發的族群相互仇殺,肇因於殖民者選出的統治代理階層與被統治壓榨階層之間的衝突矛盾,而非肯亞人相信的族群之間有著數百年來的歷史仇恨。這點值得我們台灣人好好反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系列作的遺憾與彌補:非洲的近現代發展

「興亡的世界史」系列若扣除本書,也就是作為最終總結的《人類該往何處去》來看,洋洋灑灑地以二十本來概括人類文明的迭起興衰,其中不乏以當代近二十年來最新的研究成果,來重塑我們對歷史的原有認知。無論是游牧與農業在人類文明中扮演的角色,抑或伊斯蘭文化對過往、現今的世界起到的影響,又或是從通商、探險、殖民、同化等切入點審視海洋之於人類的重要性等等,這部系列叢書確實可圈可點。然而也有稍嫌不足之處,例如印度自身的歷史發展、北美洲原住民與歐洲殖民者的互動,以及北非以外的非洲情況等,或許受限於篇幅、選題等因素,無法將這些也是人類過往重要的議題一一納入叢書當中,這是筆者略感遺憾的地方。

本書的第五章「『非洲』帶來的啟示」便對此以單篇文章的形式來補充。本章作者松田素二透過近來的研究指出,關於非洲的部落型態之想像,是十九世紀時由歐洲的殖民統治者人為創造出來的。本來非洲並沒有界線嚴格的部落概念,某人今天是A族群的成員,但明天因為狩獵或其他需要而可以轉移為B族群的成員,甚至也存在同時兼具兩族群成員身分的情況。換而言之,若以本系列中有關草原游牧民的介紹來看,游牧民本身也沒有嚴格意義上的族群歸屬,可以根據情況融入大型集團中,或脫離分立為各個小集群,非洲人的情況也是這樣。

但是十九世紀的歐洲人為了編戶齊民,有效掌握殖民區域的人口狀況,硬生生地將這種流動自由的傳統扼殺,並隨著殖民需要而刻意創造出按產能需求而切割出來的部落分屬。本書提及的肯亞在獨立建國後爆發的族群相互仇殺,肇因於殖民者選出的統治代理階層與被統治壓榨階層之間的衝突矛盾,而非肯亞人相信的族群之間有著數百年來的歷史仇恨。

這點值得我們台灣人好好反思,從二十世紀的歷史來看,二戰後的台灣本土所存在的族群矛盾,是否也是作為長期執政的國民黨政權所刻意操作而成的?例如眷村的設立其實是有意讓外省移民保持孤立性,以便減少與當地台灣住民的接觸,進而用對本地人的恐懼感與優越感來綁架他們對國民黨的效忠;對台灣的原住民則是放任本地漢人對前者的壓榨,再以統治階層的身分給予跟受害程度無法相提的微薄好處,藉以爭取原住民的好感。

從肯亞的教訓來看,許多族群衝突其成因可能多是統治者有意分化治之的手段,台灣在邁向自主獨立的進程中,也將必然面對如何修復歷史傷痕的問題,近年來推動的轉型正義運動,正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南非在面對種族隔離的歷史時,選擇以調查並公開真相作為族群和解的前提,其轉型正義的過程值得台灣人借鏡學習。動輒以政治清算來看待轉型正義,而不敢讓他人或自己面對歷史實貌的心態,只會讓過往統治階層所根植的分化遺毒持續在隱幽處發酵,唯有正視過往的傷痕,才能心無芥蒂地走向明日。

統治的藝術:伊本.赫勒敦的政治理論

本書作為系列作的總結,在形式上誠如前述,採取以各章單篇來補充叢書的未盡之憾,其分別由不同學者來執筆,如第一章是由杉山正明來補述有關世界史研究的趨勢及其方法論,並說明當前日本學界在世界史領域上的潛力所在。作者也提到他個人對於世界史的期望,必須避免(1)像以前歐洲流行的那種自我中心論;(2)以本國為中心而產生出來的「想像的世界史」;(3)將整體擱置不論,僅是針對個別問題東添西補的架構。

對此,作者期望今後的世界史研究應加強同時代不同區域間的水平比較,比如說談到中國的唐代時,不應只把目光放在中國本身,應該要將視野擴大到當時的北亞、中亞,以及周遭的鄰近區域,甚至是歐洲地區,與之比較研究,才能以整體性的方式闡述問題與現象。

第二章從人口消長的面向觀察人類作為一個地球上的物種其發展歷史;第三章則以海洋為主題,觀察人類在史前時代至歷史時代間的移動與定居,這兩章適合一併閱讀。

第四章則以宗教為主軸,探討了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的問題,本章作者森本公誠討論到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前,社會基本上是神佛共處的情況,也就是本地的傳統神靈與外來的佛教信仰相互融合共生,對今天的日本人來說,天皇自然是神道信仰的核心象徵,但是在日本中世時代,天皇卻是公開表態其宗教信仰為佛教,並以佛教的救濟思想來治國。日本的統治階級最初引進中國的政治理論來強化控制力,天皇這個稱號伴隨著律令體制成為中世日本的核心,然而日本並未選擇全面移植中國的政府結構,對於宗教的處理方式可見中日兩國的差異。

第五章討論非洲文明在近代以前的輝煌發展,進入近代後由於奴隸貿易的盛行以及歐洲的殖民掠奪、統治,導致這個區域的發展陷入倒退的情況。

第六章探討日本從中世到維新以前這段時間裡,與東亞世界共享的古典文化如何深刻影響當時與今天的日本。

第七章則是青柳正規、陣內秀信、隆納.托比等三位學者對於「人類的歷史今後將何去何從」這一主題展開會談。

本書中最讓筆者覺得有意思的部分是在第四章中所提到的伊本.赫勒敦(Ibn Khaldun)的政治理論,赫勒敦是十四世紀的北非穆斯林學者,在其鉅作《歷史緒論》裡,探討他藉由歷史所領略到的政治理論,在此引述本章當中的描述:

伊本.赫勒敦政治理論的基本原理是「支配權力論」。雖然人類都需要維持社會性的連帶關係,但個人基於保護自己的本性,卻會和其他人相互鬥爭,侵害對方的權利,最後甚至有可能演變成無政府的危險狀態,走到這一步的話,文明就會遭到破壞。為了抑制這種情形發生,就需要有以凝聚力為後盾的王權才行。

王權……因為它本身具有強大的統治力量,所以也有朝向專制化發展的傾向。然而經過專制化的掌權者,會強化自己的意志,使其凌駕於人民的力量之上,如此一來,生活在這種統治底下的人民,就會面臨自己的生活遭到毀滅的危機。到了這時,群眾將不再服從進行專制統治的執政者,當不服從的行為越來越顯而易見就會引發暴動,導致王權的崩壞。因此,為了抑制執政者的專制化,就需要制定大眾都認可且遵從的「政治規範」,也就是法律。

上述這段話顯示了赫勒敦對政治的敏銳,法律是統治方與被統治方的妥協底線,一旦統治者制定出不合民意的法律,或是根本無意履行法律的內容時,民眾自然應該與統治者對抗,以便中止其專制意志的施行,法律不是被統治者的底牌,當統治者撕毀法律而敢於對統治者露出獠牙、狠狠咬上一口的抗爭精神才是。筆者僅以本文與本書卷首的彩圖「當代世界與主要的紛爭」中所增列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向那群不願當奴隸的香港志士致敬!

21人類該往何處去_彩頁地圖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類該往何處去:從源出非洲到海洋擴散,未來人類的歷史省思》,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大塚柳太郎、應地利明、森本公誠、松田素二、朝尾直弘、福井憲彥、杉山正明、青柳正規、陣內秀信、隆納.托比
譯者:張家瑋、林巍翰

源出非洲,經海洋擴散——
人類的歷史就是「移動與定居」的歷史

宗教的衝突與共生/海洋與全球化/非洲的世界史新定位/百億人口的警訊……
超越對立與紛爭的全新視野,探究人類未來應該前進的道路。
要釐清現代人面臨的問題,必須先對歷史提出質疑!

從人類踏出非洲開始,「歷史」經過無數次的「興亡」,現在正是人類史上彼此連結最為緊密的時代。儘管如此,世人依然無法杜絕某國獨占利益,也無法制止某些國家的傲慢;財富集中於部分人群,結構性貧困或差距仍隨處可見。事實上,不只有經濟問題,舉凡環境問題、異常氣候、暖化現象……等等,任何一項議題如今都已非一國可以單獨解決或迴避的――如今的我們正走向地球上的生命能否延續都成問題、風雨同舟的危機時代。

正因為身處這種危機時代,更應該以歷史知識的累積為基礎,尋求新的世界觀。在世界成為一個整體後,如何書寫全球化時代下的世界史?究竟,對於現代人所面臨的問題,「歷史」能夠給予我們什麼解答?

《人類該往何處去》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本系列前面幾卷,已經從各種觀點看過海洋的功能。海洋的功能,無論是在地中海世界,還是在東印度公司主導的時代,其重要性都毋庸置疑。

在國別史的史觀強勢的時代,海洋的存在往往受到輕視,人們傾向於將海洋認定為國與國之間的阻礙。但今天,海洋被視為各地之間聯繫的手段,有時甚至被比喻為海洋高速公路,猶如一條廣大的帶狀區域,為各地建立關連性,其貢獻逐漸受到肯定。本卷最後再一次以「海洋」為主題,專章論述「海洋」對人類的意義,值得海島國家的讀者深入思考。

本書的啟示是:
如今世界各國依然在海洋劃分地盤,爭相確保資源與財富。這是非常陸域的思維方式。如何才能解決這種現代國家政治的匱乏?思考這道難題,重點在於從歷史上探討海洋對於人類的意義,並從中得到啟示。

在人類史上綿延不絕的「移動與定居」之中,陸域是著重於「定居」的歷史場景,海域是著重於「移動」的歷史場景。在〈主宰-從屬〉關係之中,同樣是人類的舞台,著重於「移動」的海域比陸域更為自由。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人類該往何處去:從源出非洲到海洋擴散,未來人類的歷史省思》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周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21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八旗)0UWH1021人類該往何處去300dpi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