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之父」肯楠在1950年代的日記,就看穿了台灣與中國的未來

「冷戰之父」肯楠在1950年代的日記,就看穿了台灣與中國的未來
Photo Credit: Captain Fred L. Eldridge@ 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人的人權和自由,必須由中國人自己來爭取,而不能依靠美國人的賜予。如果中國人「自願為奴」,即便美國人將人權和自由像免費的禮物一樣帶到中國,中國人仍然不會接受並珍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二十世紀美國最偉大的戰略家、被譽為「冷戰之父」的喬治・肯楠(George F. Kennan),在其一百零一歲的長壽的生命中,持之以恆地寫了八十多年日記。他是馬歇爾計畫的主要起草者之一,此計畫幫助西歐和日本完成了戰後的重建,從而遏制了蘇聯擴張的野心。肯楠是美國首屈一指的蘇俄問題專家,曾任美國駐蘇聯大使和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任,他的關注點一直在歐洲,因為歐洲是美國對抗蘇俄的主戰場。肯楠自謙說,對於亞洲的事情,他連「旁觀者」都算不上。不過,在肯楠日記中有限的幾處對東北亞問題的論述,無不閃爍著真知灼見,如果美國當政者及時採納他的建言,戰後的亞洲局勢一定會更好。

肯楠在日記中多次談及他並未去過的台灣,他認為台灣在美國的亞洲政策中佔有極為重要的戰略地位,甚至比朝鮮半島還要重要,美國不能任由共產黨掌控台灣。「幾個月前我就已經提出我們要不畏艱險迎難而上,承擔起對台灣島的責任。」(1949年11月21日)「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必修採取進一步的措施確保台灣不落入共產黨之手。這比朝鮮的戰爭更為緊迫,如果共產黨控制了台灣,可能會給我們在遠東的地位造成威脅。」(1950年6月25日)、「我一再強調,對台灣問題我們也應該有所動作,並指出這件事已經迫在眉睫。」(1950年6月26日)

肯楠根據戴維斯等長期駐中國的美國外交官所提供的情報,大致了解國民黨何以在中國大陸潰敗。失去中國的罪魁禍首,不是美國的決策者,而是國民黨本身的腐敗無能。在台海局勢最緊張的時候,肯楠有如下的觀察:

「我擔心我們不能充分、嚴肅地考慮這個島嶼面臨的威脅,擔心我們過於輕信和依賴島上的國民黨部隊,默許軍事勘察方面存在的含糊之處。於是我草擬了一份備忘錄,敦促國務院做三件事:一,務必讓國防部門全面了解,一旦中國共產黨軍隊成功進攻台灣,造成後果的嚴重性;二,務必讓他們明白,一旦中國共產黨的軍隊成功登陸台灣,島上的國民黨軍隊是靠不住的,因此我們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這個任務;三,要讓他們明白國防部和國務院之間在這個問題上不存在誤會和分歧,雙方就沿海岸進行偵察以防止任何入侵行為的立場是一致的。」(1950年7月17日)

其核心論點就是,在當時的情形之下,保衛台灣只能靠美軍的力量,國民黨的軍隊不堪一戰。

對於1950年代就出現的所謂「棄台論」,肯楠給予全盤否定。當時,有英國外交官建議說,西方盟國可以放棄台灣,以此來換取中共的友善政策——英國人是希望美國放棄了台灣,中國可以對香港這個英國殖民地更友善,這種想法無異於與虎謀皮。肯楠指出,不能簡單地把台灣問題當成中國問題的一部分,而必須當成整個遠東問題的一部分。

「不管誰說台灣必須歸共產黨領導,以促成中國共產黨不受莫斯科影響形成獨立的外交政策,其實都無異於在說,如果為了同樣的目的,整個遠東地區和西太平洋地區,有可能還包括日本,都應該歸共產黨領導。站在西方國家利益的立場上看,中國是一個完全靠不住的國家,日本反倒可以信賴。」(1950年7月25日)

肯楠反對西方左派對中國的綏靖主義政策,也認為羅斯福把中國想像成「亞洲版的南斯拉夫」實在是過於天真了。

肯楠主張,戰後地位未定的台灣,可以由美國來直接統治,如同關島等美國的托管地那樣。後來,他仍然認為此一觀點未被美國當政者接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一大失誤:「六年前,在華盛頓的高層官員中,我以一己之力敦促美國政府將台灣直接置於麥克阿瑟的管控之下,不要將其歸還給中國大陸。」(1956年11月11日)也就是說,肯楠相信(事實也必定如此),美國直接管理台灣,會比蔣介石政權更穩妥和更有效率。

qkgsu8ue07x9izopcuoinkqqmdcq6r
Photo Credit: 姚琢奇 公有領域

反之,肯楠對於中國從來不抱一點期待。他晚年去過中國一趟,在其著述中僅有數百字的記載,他是很少對中國絲毫不存有「東方想像」的美國人之一。早在國共內戰後期,美國駐沈陽領事館的外交官被中共扣押,肯楠就嚴厲批評國務院的做法——既然美國不打算與中共建交,就不該往中共統治區域派遣外交人員,這種結局幾乎是「自作自受」。肯楠在意識形態上是堅定反共的,但在策略上又是現實主義者,他不主張以中國為敵,更不主張聯合中國對抗蘇俄——此種季辛吉式的戰略,在他看來,是雕蟲小技,更是飲鴆止渴。

肯楠主張,美國只與中國保持最低限度的接觸,「我看不到中美政府關係的加強會給我們帶來什麼美好的發展前景。我們要盡量少與他們接觸」。1996年11月25日,肯楠在日記中有一段集中論述中國政策的文字:「在不得不接觸的領域,對待他們的態度不要低於他們對中美關係穩固程度的預期。這就要求我們不要低估貿易問題。我們應該防止我們的商界人士在中國展開過於深入廣泛的商務活動,即便這會迫使企業家們減少在他們所堅信的『巨大中國市場』中佔據顯著位置的渴望。」

然而,儘管歷屆美國總統都很尊重肯楠,向其頒發了總統自由勛章,卻將他的建議當做耳邊風。

肯楠在2005年去世的時候,柯林頓政府早已讓中國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中美貿易即將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雙邊貿易。過去二十多年來,用川普總統的說法就是,美國幾乎「重建」了中國。而在這一過程中,美國損失慘重。美國貿易代表萊澤希特在《對過去十年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中作用的評估》中說:「簡言之,認為中國輕易就會服從像WTO這樣一個國際組織規定的觀點是誤導。WTO爭端解決機制的設計根本不是針對一個與建立WTO的基本前提如此相悖的法律和政治體制的國家。美國允許中國加入WTO,就已經喪失制衡中國的手段。」

如果當初美國的領導人認真聽取肯楠的建議,何必到了今天才「悔之晚矣」呢?無論如何,讓肯楠地下有知、稍感安慰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宣告:「好消息是,川普總統意識到了這個威脅,我們正在正面回擊。無論是中國的強迫技術轉讓、網路襲擊還是南海行動,這些都給所有亞洲國家帶來了威脅,這些是嚴重的威脅,川普總統正嚴肅對待。我們需要世界加入我們,一起應對。」

AP_19261638271618, Robert O'Brien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其次,肯楠又有一個石破天驚的論點。他認為:「對從來不知自由和人權為何物的人講自由和人權是毫無意義的。讓別人相信我們有實力比讓別人相信我們正確、善良、富於理想更重要。」(1950年7月14日)這個說法與雷根總統的名言「和平靠實力維繫」有異曲同工之妙。肯楠曾經強烈敦促美國政府,「堅定而徹底地摒棄一種想法,無論現在還是將來,都不要在因為人權問題而向中國政府施壓。那是他們的事情,與我們無關」。

作為一名曾經生活在中國的人權捍衛者,最初聽到這個說法,確實難於接受。但是,這又是一個不容回避的真相——中國人的人權和自由,必須由中國人自己來爭取,而不能依靠美國人的賜予。如果中國人「自願為奴」,即便美國人將人權和自由像免費的禮物一樣帶到中國,中國人仍然不會接受並珍惜,從清帝國末期以來一百多年的歷史已經多次證明了這個真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