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屆金音獎評析:10年總驗收,創作本位的硬底子才是真實力

第10屆金音獎評析:10年總驗收,創作本位的硬底子才是真實力
Photo Credit: 金音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音創作獎自2010年創立,一直以鼓勵創作為核心。邁入第10屆的金音獎報名件數多達2744件創下歷屆最高,也在給獎上看見台灣音樂創作的生命力,趨於成熟且活潑。

金音創作獎自2010年創立,一直以鼓勵創作為核心。邁入第10屆的金音獎從去年開始推動三年的擴大轉型:一是將評審團改為主席制,一是推動亞洲音樂大賞,而今年的報名件數多達2,744件創下歷屆最高,頒獎典禮也在11月16日圓滿落幕,和著名的三金不同,比起從產業結構面去觀察,金音獎更注重在作品的創作比例跟在創作者上的關懷與動能。即將邁入2020年的今天,台灣創作環境不僅逐漸趨向成熟的產業化,金音獎的聲量也逐漸能向三金的指標高度慢慢逼近。回顧成功舉辦10屆的金音獎,中間在告訴我們些什麼呢?

金音獎入圍名單揭曉  大象體操6項成最大贏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創作本位的音樂獎項與表演結構——類型獎項及最佳現場演出

除了年度MVP類型的獎項如最佳專輯獎、最佳樂團獎、最佳創作歌手獎、最佳新人(團)獎等等。金音獎的特色在於有以類型區分的獎項(例如最佳民謠、最佳嘻哈獎)。這和台灣創作音樂圈的生態與樣貌自是十分相關,台灣創作音樂者往往從自身是高度熱衷音樂的聽眾,接著走向創作的道路,因此普遍有相當程度的音樂類型辨識及創作能力,今年的嘻哈類型單曲和專輯分別頒給了國蛋、跟熊仔&BOWZ豹子膽,都是在嘻哈音樂圈一段時日的樂手,不僅是在音樂創作上,對於嘻哈文化在台灣的延續與發展也有許多貢獻,身為樂迷的我們樂於見到金音獎的存在,是給這樣辛苦的音樂人一個肯定與榮耀。

75246721_2456311504495089_54455267962273
Photo Credit: 金音獎

電音一直是很吃創作者本身能力的類型,創作不易又小眾冷門。本次得獎許家維以強大藝術成分的〈One of Us〉拿下單曲後,說出了因為有金音獎的存在,讓如此非主流的創作能持續延續,相信也是許多電音樂迷的心聲。

金音獎同時相當重視最佳現場演出獎項,回顧台灣創作音樂者的發展脈絡,由於從街頭及地下出身,創作音樂者在表演的時候,也導向了和商業音樂完全不同的形態。

78335660_2456334717826101_41533845280160
Photo Credit: 金音獎

2018年是台灣音樂祭最昌盛的一年,2019年的火球祭更將硬體拉到一個高度,樂迷們或許很難相信早期的創作樂團就站在樂迷前面表演,有時甚至連一塊高一點的木板都沒有,音箱爆音是常態,更別說大到會有護城河和保全的舞台。但那不代表創作者在音樂造詣上能夠輕忽,後搖樂團甜梅號的編曲如今仍然令人懾服的細膩,反而是因此創作者在現場演出上要有更多的準備及發揮。

除此之外,樂手的肢體語言一直都是音樂工作者創作的一部分,比起商業型歌手的唱跳或是手勢的演繹,創作音樂圈也有自己的文化,比如說不和觀眾互動的瞪鞋(Shoegaze),或是引導樂迷衝撞(Mosh pit),場子一直是創作音樂圈相當重視的一部份,更是考驗創作者在音樂創作及對此文化核心關懷的掌握程度。今年的最佳現場表演獎頒給了落差草原實至名歸,落差草原擅長的是以編曲去堆疊及推發,讓樂迷彷若置身於草地氛圍,將樂器做出藝術甚至是實驗型態的展演,這就是創作音樂類型的魅力,既有草創的生命力,也能有商業規模的高度與深度。

70563306_2456188601174046_36644736303198
Photo Credit: 金音獎
硬底子才是真實力,舞台張力與場子的打造

比起過往媒體頻道與載具門檻過高,素人平民難以擁有媒體工具,在網際網路等軟硬體都逐漸平價且高端的今日,從成熟的詞曲創作到完成專輯後續的媒體及行銷,大半都能獨立完成。如今的獨立音樂產業,已經有好幾間成熟的品牌工作室,以專案的形式打造及發表作品,以及擁有自己廠牌的藝人,當技術層面得到突破,創作音樂者的硬底子就撥雲見日,水落石出。

如今的創作者已經能自行前往其他國家表演及巡迴演出,很多時候甚至是受邀出演。樂迷的反應回饋一直是創作音樂文化重要的元素,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表演文化,經營樂迷的方式,因此更加考驗創作者本身經營場子氛圍的能力。本次金音的現場演出令人印象深刻,台灣能讓場子mosh pit最兇的血肉果汁機現場表演令人血液奔騰,Leo王、黃宣展現歌唱實力炒熱氣氛,ØZI、Julia則是讓現場進入微醺狀態。在在展現創作者在音樂造詣之外同時擁有的表演及場控能力。

同時,樂手之間及樂手和樂迷長期合作的情感也是重要的舞台展現,例如法蘭黛樂團雖然一直未曾入圍,但得獎者都是自己的朋友,所以也祝賀所有入圍的歌手好友們。以及擔任嘻哈獎項頒獎人的老闆迪拉胖抗議自家藝人Leo王:「從樂團圈來到我們顏社,拿了金曲歌王,又給我背骨,回去唱歌!」也都是創作音樂圈因為實力,才能展演的特殊場景。

直面產業結構多核化,應吸收廣納業界意見

金音獎10年來並不是沒有過爭議,例如大象體操在第六屆時拿下最佳爵士單曲時,就有樂迷抗議大象體操並不是爵士樂團。又例如聲量極高的美秀集團在創作上刻意排除樂風的定義,那這樣的樂團又該如何參加金音獎的角逐呢?

制度畢竟是僵硬的,但是創作充滿各種可能與彈性。過去台灣創作型態,會以類型作為自己的創作方向,所以10年前金音獎如此設置可能適合。但如今創作樂團更樂於挑戰各種可能,在曲風的形態上加入更多的類型元素,甚至自己創作類型,已經10年的金音獎,或許也該與時俱進有所調整。

76760109_2457820164344223_60538141667271
Photo Credit: 金音獎

越來越成熟的獨立音樂產業的參與者,其實有很多都是資深樂迷及耕耘者,我們誠摯的期盼辦理金音獎的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能夠廣納業界的意見,在即將邁入2020年的今日,對金音獎有更多的挹注及調整,鼓勵這群充滿硬底子實力的創作者,為台灣的音樂文化增加更多充沛的能量與樣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