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反政府抗爭延燒,「一名高中生在畢業那天被催淚彈殺死」引爆民怨

哥倫比亞反政府抗爭延燒,「一名高中生在畢業那天被催淚彈殺死」引爆民怨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迪蘭是防暴警察部隊(ESMAD)的第21名喪生的受害者,這個部隊自1999年成立以來,未經授權就使用致命武力,但過去20次事件都沒能讓其解散。

不滿右翼政府的撙節政策與貪腐、暴力醜聞,南美洲哥倫比亞已經全國大規模示威持續6天,波哥大街頭有大量年輕學生走上街頭遊行,政府派出「機動鎮暴警察部隊」(ESMAD)鎮壓清場,其中一名18歲的高中生迪蘭.克魯茲(Dilan Cruz)在街上遭警察從背後發射催淚彈擊中頭部,急救數日後宣告不治,昨(25)日深夜死亡,這也讓全國民眾情緒憤怒沸騰,要求政府解散鎮暴部隊。

哥倫比亞怎麼了?

(中央社)拉丁美洲國家近來抗爭頻傳,在智利有出現反撙節遊行;玻利維亞民眾則上街指控選舉遭操控,進而迫使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下台;緊張情緒也出現在厄瓜多及深陷危機的尼加拉瓜。這幾天哥倫比亞人民也因對政府諸多不滿,首都波哥大連日成為群眾罷工和示威舞台。

這些不滿包括最低工資和退休年齡等問題。示威人士認為,保守派出身的哥倫比亞總統杜克(Ivan Duque)政府準備的方案,將影響撫恤金、退休年齡和年輕人的最低工資。使他當選總統18個月後聲望重挫。

根據社會組織的資料,過去4年中,哥倫比亞發生400多起殺害社會領袖、環境捍衛者和前游擊隊員等事件。

社會團體呼籲政府做出更多承諾,執行上屆政府在2016年與哥倫比亞革命軍簽署的和平協定,特別是協定第4點規定,在較貧窮社區逐步和自願用其他替代產品取代毒品作物。

與此同時,政府加強打壓哥倫比亞革命軍餘黨的行動引起強烈反彈,因在游擊隊營地的一次行動中,至少有8名未成年少年被打死。由於執政不得民心,杜克支持率下降至去年8月上任以來新低。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今年10月調查顯示,對杜克不滿的指數達69%,支持率只有26%。

杜克他發布聲明表示,將與市長及其他官員「展開社會對話」。聲明說,杜克概述「諸多進展以及政府面對的各種挑戰」,並聽取市長在他們的城市中有關健康、教育、基礎建設及和平等議題的觀點。杜克發推文表示:「我們正在評估各城鎮的情勢和緊急需求,還有它們的計畫。」不過,推文沒有提及抗議民眾的訴求。

警方強力鎮壓,到處衝突不斷

21日活動大致和平,但隨後傳出有人趁火打劫,並爆出警民衝突,造成3人喪生、270多人受傷,當局已經展開調查。

當地群眾發起傳統示威「敲鍋打鐵遊行」(cacerolazo),與55歲父親同行的25歲藝術學生馬蒂內茲(Katheryn Martinez)在廣場以叉子擊鍋參與示威,並說「我們在此持續向杜克政府抗議」,因為這是個「殺害孩童又無效率的政府,而且還不承認」。她指的是最近轟炸叛軍造成8名青少年喪命,導致國防部長請辭一事。

警方多次以催淚瓦斯驅散群眾,促使抗議民眾在狹窄、陡峭的街上奔逃,群眾當中不乏家庭及長者。部分示威者在附近街口重新集結,並持續高聲抗議。

兩晚的紛擾造成數十個車站被破壞、多個商店遭洗劫,更讓居民擔心自身安危,哥倫比亞當局22日晚間,罕見下令在首都波哥大實施宵禁,以遏制搶劫和破壞行為,這個人口700萬的大城瞬間變鬼城。這禁令也引發數百人再次在波哥大敲鍋抗議。儘管示威過程大致和平,仍有示威者與警方反騷亂小組發生衝突,導致警方向示威者投擲催淚瓦斯。

約1.3萬士兵及鎮暴警察有的開裝甲車、有的騎摩托車,有的徒步在波哥大幾處敏感社區進行巡邏。

政府官員和反對者互相指責這是對方精心策劃的恐怖運動。政府官員指責反對者的抗議活動,目的是破壞政府的穩定,類似其他拉丁美洲國家發生的示威遊行;反對者則指控最近暴力抗議是政府在幕後策畫,目的是為了讓21日的大罷工失去合法性。

參加示威的群眾,有一大部分是公私立大學的學生,他們除了抱怨警方反騷亂小組在目前的示威中使用暴力外,還要求政府在教育方面增加投資,遵守去年簽署的協定,包括投資大學13億美元(約新台幣399億元)。

示威者的另一個訴求,是對原住民和社會領袖採取保護措施。自杜克上任18個月以來,已有數十人死亡,尤其是考卡省(Cauca),這個地區因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餘黨、傭兵和販毒者的存在,出現暴力升級的趨勢。

高中生被催淚彈射中,群眾要求「調查警察暴力」

《BBC》報導,11月23日下午4:00,哥倫比亞波哥大的街上,有一名18歲的青年迪蘭,在街上因為遭警方從背後發射催淚彈射中後腦,經過2天急救後,已經在昨晚宣告不治。

在社交網絡上好幾個的不同影像顯示,他中彈倒下之後,有十幾個人圍在他身邊,大喊「他被槍殺了!」直到醫護人員來到他身邊進行急救。

《轉角國際》報導,警方起初指控,迪蘭之所以被鎮暴彈打成重傷,是因為「他朝警方丟擲『危險物品』」;但透過現場目擊者的紀錄畫面,迪蘭只是把警方濫射的催淚彈撿起、投擲回去,但卻在返身跑走時,被警方以「平射直擊」的方式,從背後被瞄準射擊。

迪蘭當場倒地失去意識,但鎮壓中的警隊仍繼續命令,直到志願醫護隊搶上前急救,慌亂的眾人才發現迪蘭已被打碎後腦、瞳孔放大。迪蘭隨後被送往醫院急救,「黑警殺人」、「少年被射死」消息也迅速傳開,本已無比憤怒的民怨迅速升溫。

示威者已在原本的社福經濟、反貪腐訴求外,新增了一項「解散機動鎮暴部隊」並全面逮捕涉案員警的訴求;但奉命軟化態度以安撫示威者的哥倫比亞警政署,僅迴避性地表示:「開火員警已暫遭停職,後續一切請大家靜待調查。」

群眾在他中槍地點聚集,放上鮮花、蠟燭悼念,許多人低頭哭泣,在迪蘭死亡這一天,剛好是他的高中畢業典禮,但他因為政府的樽節政策申請了大學也沒辦法念,也申請不到助學貸款。

《Colombia Reports》報導根據學生報紙《070》報導,迪蘭是防暴警察部隊(ESMAD)的第21名喪生的受害者,這個部隊自1999年成立以來,未經授權就使用致命武力。這次的示威罷工前,學生組織就已經提出解警察散部隊。然而現在迪蘭的死,可能讓這個訴求成真,但也可能不會。因為之前發生的20起死亡案件,都沒有促成任何改變。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