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火球祭賽後總結:專訪四組創作人,在「音樂祭毀滅元年」向滅火器致敬

2019火球祭賽後總結:專訪四組創作人,在「音樂祭毀滅元年」向滅火器致敬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之後音樂祭出現了市場機制許多音樂祭都自然淘汰,但是第一屆大虧本的火球祭不但延續,在無數困難後還以更高規格的姿態完美演出。滅火器在樂團、創作的堅持有目共睹,對創作圈的投注與耕耘更是眾所周知,這也是火球祭的底蘊和溫度。

台灣在2018年進入到一個音樂祭最昌盛的巔峰,豐富多元的主題吸引許多不是樂迷的人也爭相參加,但在2019年三大指標性音樂祭卻陸續熄燈。音樂祭作為當代創作音樂社群中最重要的聆聽方式,會有甚麼樣的轉變與發展, 相信火球祭會是一個很好的觀察起點。

本屆火球祭筆者分別採訪「生祥樂隊」、「八十八顆芭樂籽」、「LEO王」和「美秀集團」,從這幾組發展脈絡及時間點相當歧異的創作者中,共同探討音樂祭及他們本身作為創作者的想法與觀察,來爬梳音樂圈的脈動,並呈獻給各位樂迷。

滅火器與歌迷大合照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滅火器與歌迷大合照

承接過去,開創未來的火球祭

這幾年創作音樂結構快速變遷有目共睹,八十八顆芭樂籽提到大概五年就會有一個樣貌的全面改變,過去音樂祭是圈內人的活動,但如今已經有很多不是獨立樂迷社群的聽眾加入。成熟產業化是現在整個獨立音樂圈最顯著的特點,音樂祭亦然。八十八顆芭樂籽提到產業化為創作者帶來的好處是當作音樂可以賺錢,辦音樂祭可以賺錢,樂團能專注在創作,就專注在作品上的成就與高度。

將硬體及場景拉到另一高度的火球祭,作為零負評音樂祭,在音樂人的心中也是如此。音樂祭在延續整個創作環境有著重要的腳色,美秀提到樂團在發展到中小型的時候,特別會需要音樂祭的演出:「底下會有很多不認識自己樂團的人,真的很緊張。」

八十八顆芭樂籽也提到主群眾是高中生的覺醒音樂祭,也扮演了一個延續聽眾不斷層的重要腳色。在指標性音樂祭一一落幕的今日,火球祭延續了過去的元素,像是過去成功的樂團,甚至滅火器本人就是讓音樂人很振奮的存在。LEO王就提到自己打工的時候受到大正的照顧,所以像是自己的大哥哥所辦的音樂祭。

美秀集團扛出自製樂器_聽眾塞爆球場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美秀集團扛出自製樂器

同時,火球祭的開創性元素也讓許多音樂人有所感觸。棒球本來就是台灣人相當感情依附的運動,走遍全球大小音樂祭的生祥,提到自己身邊很多人對棒球津津樂道,所以能在棒球場辦音樂祭是很特別的經驗,同時他自己也很想創作有關棒球主題的作品。LEO王則說一進來就想要喊出像棒球迷特有的加油聲[1]。

音樂祭的產業化也讓類型音樂的本位主義開始消失。LEO王就提到,在出演團序的呈現上,包含火球祭在內的音樂祭不會再去區別音樂類型。例如搖滾音樂祭就不會找饒舌歌手演出,藝人不再以類型,而以自己的創作身分出現在音樂祭。

Leo王3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LEO王

類型的界線漸漸模糊,重視創作的核心關懷

音樂祭能廣納所有音樂元素,創作亦然。過去專輯作品都會寫上音樂類型,樂團也常常以類型來被定義,但技術和傳播平台都逐漸扁平的今日,音樂元素可以有多重的融合和展現。今日所訪的四組表演者的作品元素及展現都十分多元。美秀樂團提到自己雖然不會去作團員都沒有興趣的音樂類型,但會刻意去避免在樂風上的固定。美秀集團更像是一個品牌,樂迷是喜歡這個品牌創作出來的音樂。包含音樂內容及作品的核心關懷:「若要給美秀集團一個『詩眼』,那就是『騙』。但也是創作的數量到一個程度,我們才發現自己的創作核心都環繞著一個騙字。」

八十八顆芭樂籽也提到自己的曲風一直以來也都不太屬於那個樂風的典型。「但我們還能接台灣的商演。這很重要的原因是若沒有商演,變成創作者自己要去經營自己的經濟來源,也會讓樂團無法穩定在創作上的發展。」

玩過許多不同類型表演的LEO王跟筆者提到比起嘻哈,他認為自己屬於饒舌:「我自己並不是在嘻哈文化下長大的,跟以前比起來我只是唱歌比較快。」火球祭當天的表現也是無法刻意被區分類型。「我今天表演沒有帶DJ而是樂團,所以你說我今天算搖滾我覺得也算。」

生祥樂隊在台灣一直都有特殊地位,堅持已經用被國台語擠壓掉許多空間的客語創作,又在《種樹》之後有很多日本藝人的合作。在創作上,生祥也會準備很多台灣傳統樂曲讓合作的日本藝人熟識,生祥的創作已經融入生活,生活也融入創作,音樂元素的運用更像是在行雲流水、談笑風生之間,不必刻意追尋及造作。

1574924228612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生祥樂隊

舞台表現如何呈現來自創作者本身的定位

相較於「洪荒時代」[2] 的音樂祭,現在的音樂祭規模大規格高,自然成本的壓力也較大。音樂本來就是會在舞台上的藝術,場子的氛圍也一直是這個圈子很重要的元素。

美秀集團的自製樂器是樂團品牌很重要的元素,狗柏在演出時的舞台張力也極端成熟。對於能有這樣的狀態,狗柏是從高中開始就下工夫在研究如何經營舞台張力,例如看經營的很成功的表演者邦喬飛(Bon Jovi)、麥可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等等。

美秀集團用扛出自製樂器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美秀集團

而對LEO王來說,他雖然不重視舞台表演和燈光效果,但會期待自己日後在表演都能進入一種狀態。「我喜歡爬,如果舞台上有能爬的東西我就會想爬,但是一旦為爬而爬是很危險的,因為爬到一半會突然醒過來懷疑自己在幹嘛。所以我會越來越要求自己,以後在每場演出只要一閉上眼睛就都進入自己所要的狀態。」而八十八顆芭樂籽的舞台全靠硬底子。阿強會很早很早到現場觀察這個場子所需樂的氛圍,來決定自己當天要怎麼演出,所有的表演都很即興。

Leo王2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LEO王

向滅火器致敬,為火球祭乾杯

2018年之後音樂祭出現了市場機制許多音樂祭都自然淘汰,但是第一屆大虧本的火球祭不但延續,在無數困難後還以更高規格的姿態完美演出。滅火器在樂團、創作的堅持有目共睹,對創作圈的投注與耕耘更是眾所周知,這也是火球祭的底蘊和溫度,在這個被樂迷戲稱為「音樂祭毀滅元年」[3]的2019年,謝謝滅火器及火球祭團隊為創作音樂圈的努力,更期待2020年以後的創作音樂圈,以及創作者們的無限可能。

火球祭策展人滅火器_(1)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火球祭策展人滅火器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