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火球祭賽後總結:專訪四組創作人,在「音樂祭毀滅元年」向滅火器致敬

2019火球祭賽後總結:專訪四組創作人,在「音樂祭毀滅元年」向滅火器致敬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之後音樂祭出現了市場機制許多音樂祭都自然淘汰,但是第一屆大虧本的火球祭不但延續,在無數困難後還以更高規格的姿態完美演出。滅火器在樂團、創作的堅持有目共睹,對創作圈的投注與耕耘更是眾所周知,這也是火球祭的底蘊和溫度。

台灣在2018年進入到一個音樂祭最昌盛的巔峰,豐富多元的主題吸引許多不是樂迷的人也爭相參加,但在2019年三大指標性音樂祭卻陸續熄燈。音樂祭作為當代創作音樂社群中最重要的聆聽方式,會有甚麼樣的轉變與發展, 相信火球祭會是一個很好的觀察起點。

本屆火球祭筆者分別採訪「生祥樂隊」、「八十八顆芭樂籽」、「LEO王」和「美秀集團」,從這幾組發展脈絡及時間點相當歧異的創作者中,共同探討音樂祭及他們本身作為創作者的想法與觀察,來爬梳音樂圈的脈動,並呈獻給各位樂迷。

滅火器與歌迷大合照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滅火器與歌迷大合照
承接過去,開創未來的火球祭

這幾年創作音樂結構快速變遷有目共睹,八十八顆芭樂籽提到大概五年就會有一個樣貌的全面改變,過去音樂祭是圈內人的活動,但如今已經有很多不是獨立樂迷社群的聽眾加入。成熟產業化是現在整個獨立音樂圈最顯著的特點,音樂祭亦然。八十八顆芭樂籽提到產業化為創作者帶來的好處是當作音樂可以賺錢,辦音樂祭可以賺錢,樂團能專注在創作,就專注在作品上的成就與高度。

將硬體及場景拉到另一高度的火球祭,作為零負評音樂祭,在音樂人的心中也是如此。音樂祭在延續整個創作環境有著重要的腳色,美秀提到樂團在發展到中小型的時候,特別會需要音樂祭的演出:「底下會有很多不認識自己樂團的人,真的很緊張。」

八十八顆芭樂籽也提到主群眾是高中生的覺醒音樂祭,也扮演了一個延續聽眾不斷層的重要腳色。在指標性音樂祭一一落幕的今日,火球祭延續了過去的元素,像是過去成功的樂團,甚至滅火器本人就是讓音樂人很振奮的存在。LEO王就提到自己打工的時候受到大正的照顧,所以像是自己的大哥哥所辦的音樂祭。

美秀集團扛出自製樂器_聽眾塞爆球場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美秀集團扛出自製樂器

同時,火球祭的開創性元素也讓許多音樂人有所感觸。棒球本來就是台灣人相當感情依附的運動,走遍全球大小音樂祭的生祥,提到自己身邊很多人對棒球津津樂道,所以能在棒球場辦音樂祭是很特別的經驗,同時他自己也很想創作有關棒球主題的作品。LEO王則說一進來就想要喊出像棒球迷特有的加油聲[1]。

音樂祭的產業化也讓類型音樂的本位主義開始消失。LEO王就提到,在出演團序的呈現上,包含火球祭在內的音樂祭不會再去區別音樂類型。例如搖滾音樂祭就不會找饒舌歌手演出,藝人不再以類型,而以自己的創作身分出現在音樂祭。

Leo王3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LEO王
類型的界線漸漸模糊,重視創作的核心關懷

音樂祭能廣納所有音樂元素,創作亦然。過去專輯作品都會寫上音樂類型,樂團也常常以類型來被定義,但技術和傳播平台都逐漸扁平的今日,音樂元素可以有多重的融合和展現。今日所訪的四組表演者的作品元素及展現都十分多元。美秀樂團提到自己雖然不會去作團員都沒有興趣的音樂類型,但會刻意去避免在樂風上的固定。美秀集團更像是一個品牌,樂迷是喜歡這個品牌創作出來的音樂。包含音樂內容及作品的核心關懷:「若要給美秀集團一個『詩眼』,那就是『騙』。但也是創作的數量到一個程度,我們才發現自己的創作核心都環繞著一個騙字。」

八十八顆芭樂籽也提到自己的曲風一直以來也都不太屬於那個樂風的典型。「但我們還能接台灣的商演。這很重要的原因是若沒有商演,變成創作者自己要去經營自己的經濟來源,也會讓樂團無法穩定在創作上的發展。」

玩過許多不同類型表演的LEO王跟筆者提到比起嘻哈,他認為自己屬於饒舌:「我自己並不是在嘻哈文化下長大的,跟以前比起來我只是唱歌比較快。」火球祭當天的表現也是無法刻意被區分類型。「我今天表演沒有帶DJ而是樂團,所以你說我今天算搖滾我覺得也算。」

生祥樂隊在台灣一直都有特殊地位,堅持已經用被國台語擠壓掉許多空間的客語創作,又在《種樹》之後有很多日本藝人的合作。在創作上,生祥也會準備很多台灣傳統樂曲讓合作的日本藝人熟識,生祥的創作已經融入生活,生活也融入創作,音樂元素的運用更像是在行雲流水、談笑風生之間,不必刻意追尋及造作。

1574924228612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生祥樂隊
舞台表現如何呈現來自創作者本身的定位

相較於「洪荒時代」[2] 的音樂祭,現在的音樂祭規模大規格高,自然成本的壓力也較大。音樂本來就是會在舞台上的藝術,場子的氛圍也一直是這個圈子很重要的元素。

美秀集團的自製樂器是樂團品牌很重要的元素,狗柏在演出時的舞台張力也極端成熟。對於能有這樣的狀態,狗柏是從高中開始就下工夫在研究如何經營舞台張力,例如看經營的很成功的表演者邦喬飛(Bon Jovi)、麥可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等等。

美秀集團用扛出自製樂器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美秀集團

而對LEO王來說,他雖然不重視舞台表演和燈光效果,但會期待自己日後在表演都能進入一種狀態。「我喜歡爬,如果舞台上有能爬的東西我就會想爬,但是一旦為爬而爬是很危險的,因為爬到一半會突然醒過來懷疑自己在幹嘛。所以我會越來越要求自己,以後在每場演出只要一閉上眼睛就都進入自己所要的狀態。」而八十八顆芭樂籽的舞台全靠硬底子。阿強會很早很早到現場觀察這個場子所需樂的氛圍,來決定自己當天要怎麼演出,所有的表演都很即興。

Leo王2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LEO王
向滅火器致敬,為火球祭乾杯

2018年之後音樂祭出現了市場機制許多音樂祭都自然淘汰,但是第一屆大虧本的火球祭不但延續,在無數困難後還以更高規格的姿態完美演出。滅火器在樂團、創作的堅持有目共睹,對創作圈的投注與耕耘更是眾所周知,這也是火球祭的底蘊和溫度,在這個被樂迷戲稱為「音樂祭毀滅元年」[3]的2019年,謝謝滅火器及火球祭團隊為創作音樂圈的努力,更期待2020年以後的創作音樂圈,以及創作者們的無限可能。

火球祭策展人滅火器_(1)
Photo Credit: 火氣音樂提供
火球祭策展人滅火器

[1]棒球迷有特有吼叫喔喔喔的加油聲

[2] 八十八顆芭樂籽用來形容2000以前草創時期的音樂祭,硬體較簡單,成本較低,表演樂團和樂迷常常是同一群人的狀態

[3]現場訪問樂迷大羽內容

更多資訊請洽:FireBall Fest. 火球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