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洗衣難

香港地,洗衣難
許婆婆每星期光顧自助洗衣店兩次,捨不得用乾衣服務,寧可自己晾乾衣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劏房和蚊型單位林立,連放下一部洗衣機的地方也沒有,促成紅磡自助洗衣店興起。

文:葉婉虹(《香港故事:此時此地》節目編導 )
圖:香港電台

此時:香港人居住面積愈住愈細。有研究報告指出,本港居住擠迫指數排行世界第三,僅次於孟加拉首都達卡和印度孟買。

此地:紅磡是香港主要舊區之一,地鐵何文田和紅磡站通行之後,吸引更多單身族和小家庭搬入。區內劏房和蚊型單位林立,連放下一部洗衣機的地方也沒有,促成當區自助洗衣店興起。當中,紅磡寶其利街短短200米便有6間24小時洗衣店。

0
紅磡寶其利街短短200米便有6間24小時自助洗衣店

八歲的印度女孩Apurva背住一個跟她差不多重的大袋,步入洗衣店。她說爸爸在上班,媽媽要留在家中照顧妹妹,自己不用上學,媽媽叫她幫手前來開機洗衣。烘乾衣物要多付四十元,媽媽說衣物拿回家中晾就好了。洗過的衣物比帶來時重多了,Apurva表示沒有問題, 還自稱很強壯,做得到。

9
八歲的印度女孩Apurva家住百呎劏房,幫媽媽去自助洗衫

傳統洗衣店按重量、磅數收費。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洗衣店,洗一機量的衣物以統一價錢收費,而且適合長工時的香港人隨時光顧。何先生,現職展覽地勤員,放假的時候做兼職增加收入,由於工時很長,趁放假才有時間去洗衫。他將累積了九日未洗的衣服,一次過都要分四、五機量才洗完。他目前是一個人住,租附近的獨立單位,每個月租金要一萬多元。他認為每個月花二百多元自助洗衫乾衣,化算也負擔得來。

2
何先生認為每個月花二百多元自助洗衫、乾衣, 化算也負擔得來。

這兩年多以來,單是紅磡寶其利街已陸續開了六間洗衣店。數個月前,梁先生經營的24小時自助洗衣鋪也在這條街開張。第一天開張,已門庭若市。梁先生打理自助洗衣鋪已經三年,並在不同舊區開設分店。他看中紅磡區對有很多舊樓,唐樓及劏房,即使是新樓宇,單位也很細小,只有二、三百平方呎,所以未必可以放置洗衣機,也未必有地方晾衣物。

有些街坊天天都去自助洗衣店洗衣,熟稔了,自然多聊幾句,分享生活點滴。自助洗衣店設有冷氣、Wi-Fi、座椅,對很多熟客來說,這裡是他們的聚腳點。其中包括單親媽媽Kathryn,她在附近租住劏房兩年, 因為家中太細放不下洗衣機,於是每天下午都會去同一間的自助洗衣店洗衣。平時經過自助洗衣店,就算她不是來洗衫,也會進來坐坐,遇見誰都會聊聊天。不過,Kathryn說因排隊起爭執情況也很普遍。她會充當和事人盡量好言相勸,又或要他們到別的洗衣店。

5
單親媽媽Kathryn,在附近租住劏房兩年,24小時自助洗衣店是她與街坊的聚腳點。

知道有24小時營業的洗衣店正進行推廣,返夜班的Chris,在下午便把握時間去自助洗衣店。南亞裔的Chris現在跟爸爸和親戚租住二百平方呎劏房,月租一萬一千元,對他來說自然是負擔。日後還會有親人搬來居住,Chris開始留意租盤。不過,紅磡地理位置方便,儘管很細小的單位或房間,租金都非常貴,最便宜的也要六千元。他說自己已很努力工作, 所有積蓄都用作住屋開支,令人非常苦惱。

7
Chris說自己已很努力工作,所有積蓄都用作住屋開支,令人非常苦惱

晚飯前,負責把全家人衣物送來清洗的老人家,陸續回家。許婆婆年屆九十,拖着一整車濕衣物,要走路近十分鐘才到家。許婆婆每星期光顧自助洗衣店兩次,捨不得用乾衣服務,寧可辛苦點自己晾衣物。她的丈夫亦已九十多歲,視力、聽力、行動都愈來愈差,生活起居都由太太照顧, 高齡照顧高齡,這種情況在紅磡區很常見。

8
高齡照顧高齡,在紅磡區很常見。

面對生活空間狹小擠逼,困擾他們的何止洗衣問題?24小時營業的自助洗衣店一排排洗衣機,洗走汗水及辛酸,亦紀錄了他們忍受和解決生活上各式各樣煩惱的不同故事。

在香港的日與夜,素未謀面的人們在同一空間相遇,會交集出怎樣的故事?取材一個地點,以紀錄片形式捕捉日常,也在捕捉人生的無常與美麗。香港電台節目《香港故事:此時此地》逢星期六晚上9時05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11月30日播放;港台網站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45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