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保障大學的思想自由,首要任務是正視中國在全世界的破壞

想要保障大學的思想自由,首要任務是正視中國在全世界的破壞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本組織的研究基礎上,一份包含12項步驟的行為準則已經擬定出來,可以幫助學校對抗中國政府在全世界破壞學術自由的行動。第一個步驟是正視問題,公開規定課堂討論應留在校園,不得向外國使領館報告。

文: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

幾年前,我遇見一位來自中國農村在華盛頓特區某大學就讀,從此愛上政治學的學生。但他很怕因為追求這門學問而被人向中國大使館舉報。美國人向來認為學術自由乃天經地義,許多中國學生卻不作此想。「大學不是一個自由的空間,」他最後這麼說。

美國各大學現有大約35萬名中國留學生。儘管他們大多樂在其中,有些學生卻必須面對在校園中也如影隨形的監控和言論審查。最近幾年,人權觀察持續紀錄這些學生受到的威脅。我們的研究揭開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的各種脅迫手段,例如針對留學生在閉門研討中的發言而騷擾他們在國內的家屬,或者某些美國學術機構為維護與中國官方合作的機會而自動執行言論審查。有位學者說,校方高層要求他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期間拒絕媒體訪問,「就當幫我一個忙」,以免他出言批評將不利該校在中國的形象。

即使校園辯論轉向惡質化——例如中國大陸留學生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2019年3月一場關於新疆人權危機的演講會大聲咆哮阻止講者發言,或同年9月香港民運人士羅冠聰到耶魯大學研究所就讀時遭到眾多不明人士威脅——校方好像都不敢公開評論這些危及言論自由的行為。10月中旬,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部分學生撕毀其他學生聲援香港的海報,但接下來幾天在該校網站搜尋「香港」卻只能找到暑期實習訊息——而非支持和平表達意見的嚴正聲明。

很少有大學能利用與中國機構的良好關係,幫助那些被中國拒絕入境的學院成員,繼續研究被中國政府認為敏感的議題。也很少有大學協助中國留學生研究敏感課題而不讓中國當局知道。針對中國政府的干預對學術自由造成何種影響,我們沒有發現任何大學進行有系統的追蹤調查——而這有助遏止中國侵門踏戶。

最近我出席一場會議,一群全世界研究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如何施展影響力的頂尖專家向美國各大學管理人員詳細說明,中國留美學生和學者正是它們控制和操縱的重點,包括在校園裡監視課堂發言和課外活動,然後向中國使領館回報。但那些大學管理人員看來很懷疑這對學生和學者有何危機或後果,討論重點也很快地轉向技術性問題,包括學校該遵守哪些法規或如何與聯邦調查局等機關互動。

私底下,有些大學管理人員坦承他們不想處理中國在校園影響的議題,說他們很怕被貼上仇外的標籤。這種顧慮必須儘快破除,才能保護脆弱的學術社群。最近剛好有學生自動自發做了示範:今年九月,加拿大渥太華麥克馬斯特大學學生會取消了該校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註冊資格,理由是中國學聯向當地中國領事館報告有關新疆的演講內容,違反校規

但他們還有些難以啟齒的考量。世界各國許多學術機構已經和中國政府單位或與官方有關企業發展出不透明的學術或財務關係。有些大學日益依賴外國留學生的學費收入,擔心失去中國留學生青睞。其他大學,包括麻省理工學院,則尷尬地發現自己拿了科大訊飛(iFlytek)等中國企業的研究經費。科大訊飛因其涉及中國的人權侵犯問題,而登上美國商務部制裁名單。

在本組織的研究基礎上,一份包含12項步驟的行為準則已經擬定出來,可以幫助學校對抗中國政府在全世界破壞學術自由的行動。第一個步驟是正視問題,公開規定課堂討論應留在校園,不得向外國使領館報告。各學校也應該任命監察員,讓相關威脅行為可以受到舉報和追查;結合力量分享經驗,並採取共同立場;以及積極揭露所有與中國政府的關聯——這些步驟都有助於嚇阻中國政府將手伸進校園。

這份準則已寄給澳洲、加拿大和美國大約150間學校,其中已有大約24校回應。迄今還沒有任何一間學校同意簽署,各校都表示現有校規足以約束任何威脅,但我們看不出有何證據顯示各校現行規定能夠奏效。

今年四月,美國大學協會發布「各大學為應對日益增長的擔憂…外國對校園的不當影響而採取的行動」的更新報導,但這份文件大部分是關於保護數據和遵守出口管制等議題。有六所大學——包括柏克萊加大密西根大學耶魯大學——今年春季在校園中發布了支持國際學生學者的聲明,還有超過60間大專院校簽署了芝加哥大學著名的保護言論自由原則

但是,如果各大學有意履行其「莊重責任,包括促進活潑和無所畏懼的辯論和商討自由,以及當有人試圖限制這種自由時加以保護」,正如芝加哥大學原則所堅持的,它們就必須正視和抵制相關威脅。唯其如此,才能提供一所大學應當保障全校學生平等享有的最珍貴資產:思想自由。

原文首發於《The Nation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