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亞華僑藍玉璋,國共對抗時期從國軍變特務,在金三角渡過了風聲鶴唳的冷戰歲月

馬來亞華僑藍玉璋,國共對抗時期從國軍變特務,在金三角渡過了風聲鶴唳的冷戰歲月
Photo Credit:許劍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出生於馬來亞的華僑藍玉章,年幼時回到大陸後碰上了國共內戰,時代使然下,他從被迫加入國軍,接著當掌管東南亞、香港情報活動的特務。如今藍玉章先生希望兩岸最終能放下過去恩怨,實現統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忠義同志會秘書長張耀徽將軍的協助下,筆者於2019年1月11日於忠義同志會會址拜訪了情報英雄藍玉璋伯伯。高齡92歲的藍玉璋伯伯,是忠義同志會副理事長。他多年來在香港與東南亞進行情報蒐集,但是最念念不忘的事蹟就是到寮國組織反共游擊隊。

93師的餘威

提到台灣的軍事情報局為什麼到寮國活動,這首先就要提到中華民國陸軍第93師的歷史。抗戰時隸屬陸軍第6軍的第93師,曾在日本投降之後進入法屬印度支那接受日軍投降。他們不僅解除了日軍的武裝,還協助寮國王室驅趕試圖捲土重來的法國殖民統治者。

更重要的是,陸軍第93師還以國民政府發行的法幣為寮國人建立了戰後最早的貨幣制度。做為一支抗戰末期在中泰緬三過邊境與日泰聯軍對峙,後來又協助越南與寮國建國的中國軍隊,93師在東南亞人民眼中是支擁有高度威望的王師。

編按:泰緬孤軍主要由國軍李國輝的第8軍237師與譚忠的第26軍93師所組成

所以藍玉璋先生還記得,他被派到永珍工作的時候,曾在博物館裡面看到過法幣的展示。可見93師的貢獻,並沒有為許多戰後獲得獨立的東南亞國家遺忘。巧合的是,伴隨著抗戰勝利而來的國共內戰,讓被編入陸軍第26軍的第93師與東南亞有了連結。

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台灣後,不願意投降中共的93師將士撤退到緬甸、寮國與泰國三國交界處的「金三角」地區打反共游擊戰。而在進入60年代以後,隨著中國大陸爆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總統蔣中正認為推翻中共的時機已到,決定整合由93師改編的雲南反共救國軍從西南發起反攻。

當時在情報局第1處擔任中校業務官的藍玉璋,就在1965年10月被調到寮王國首都永珍,以中華航空公司職員的名義同三軍總司令溫拉迪功將軍聯繫。可其實早在藍玉璋被派往永珍以前的1961年,寮王國就已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承認,與中華民國沒有任何正式邦交。

左中右並存的寮國政治

比起以北緯17度線隔離,有著實施共產主義的北越與實施資本主義的南越正面對抗的越南而言,寮國與柬埔寨這另外兩個印度支那三邦成員有著更複雜的歷史。因為這兩個國家雖然都屬於君主立憲制國家,但是卻長期受到走共產主義路線的北越影響。

在冷戰的時代背景下,這兩個王國試圖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大陣營中保持中立。所以寮王國不只與中共建立了外交關係,而且政府內部同時存在著親共左派、親美右派與中立派。這三個派系的同時存在,讓中華民國得以找到見縫插針的機會。

有一次寮國政府在湄公河蓋水壩,台灣方面捐贈了500包水泥,所以在水壩的落成儀式上懸掛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到場的中共外交官,曾向寮國政府提出抗議,控訴其違反「一個中國」。然而中共的抗議無效,因為寮國政府表示誰付錢誰就是老大,並拒絕撤下中華民國旗幟。

有趣的是,寮國共產主義叛亂組織巴特寮的領導人,居然就是寮國首相富馬親王同父異母的弟弟蘇發努馮親王。換言之,意圖推翻寮王國的寮共領導人不只是王室成員,可見左派在寮國政府內的影響力相當龐大。這樣的態勢,使得中華民國政府無法與寮王國建立統一的合作管道。

寮國人的不幸,卻成為了自由中國的大幸。因為60年的寮王國形同20年代的中華民國,處於軍閥割據的局面。當時的寮國除了有直屬溫拉迪功將軍的三軍總部外,還有五個軍區存在。第1與第2軍區的司令部在老挝,第5軍區在首都永珍,第3軍區在卡哇那,第4軍區則在百細。

Souvanna_Phouma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寮國前首相梭發那·富馬

五個軍區的司令表面上效忠王國,實際上卻各懷鬼胎,完全不把首相富馬(Souvanna Phouma)放在眼裡。就連溫拉迪功將軍都是一個擁兵自重的軍閥,比起掃蕩在國境內活動的共產黨游擊隊,他更關心的是如何發展自己的軍事力量。出於這層考量,他願意不顧寮王國政府的政策,與中華民國建立合作關係。

曾經在香港工作的藍玉璋,看準了溫拉迪功將軍的大女兒怡娜曾經在香港留學過的這一點,刻意與她接近發展關係。後來也是在這位怡娜的介紹下,藍玉璋得以說服寮國軍方與情報局合作,蒐集共軍在寮國邊界活動的訊息。由於中共支持「巴特寮」(寮國共產主義者對其軍事武裝的自稱)的原因,溫將軍也很樂意利用台灣方面的資源來清剿共產黨。

鮮為人知的苻堅第5大隊

於是藍玉璋與情報局永珍站站長龐靖宇一起,獲聘為寮國三軍總部政治顧問。他還在情報局局長葉翔之的支持下,以中華民國代表的身份與寮國代表旺納王簽署合作協議,出任中寮合作游擊作戰中方指揮。藍玉璋負責吸收從大陸逃出來的難民,返回雲南從事潛伏與情報蒐集的業務。

恰巧就在這個時候,有11名前93師的幹部逃入中國、越南與寮國三國邊界的江城縣,並被當成「匪諜」抓了起來。藍玉璋馬上透過溫拉迪功將軍的關係,把這11名前93師的幹部從寮國軍隊手中保了出來。

他希望以這11名幹部為核心,吸收當地華僑與大陸難民組織反共游擊隊,既支援溫拉迪功將軍打擊巴特寮,也配合政府政策做好由西南邊界反攻大陸的準備。在情報局的安排下,祖籍雲南騰衝的尹寶仲中校率領21名幹部搭乘寮國皇家空軍的C-47跳傘進入江城縣。

與93師幹部會合後,尹寶仲中校很快就發展出了一支規模達400餘人的反共游擊隊。這支反共游擊隊很快就與南韓、台灣以及南越的情報局電台取得聯繫,得到國防部的承認,賦予苻堅第5大隊的番號。

之所以被命名為第5大隊,就是在於已經有四個苻堅大隊由情報局在滇緬邊區、泰國以及寮國成立。藍玉璋最感驕傲的,是國防部將苻堅第5大隊視為敵後工作的典範,特別撥款一萬美元提供支援。透過寮國皇家空軍提供的C-47運輸機,國防部還分11次向苻堅第5大隊空投了200支M2卡賓槍。

苻堅第5大隊廣納吸收難民、華僑與山區部落裡的少數民族,發展成了一支有400人的強大隊伍。尹寶仲吸收的人才,還包括了過去由法軍訓練,專門與胡志明的「越盟」以及「巴特寮」作戰的寮國華裔軍人,比方說無線電員張士興。

蓬勃發展的苻堅第5大隊,不僅威脅到了「巴特寮」的生存,還不斷派人往雲南滲透,引起中共與北越的注意。為了確保邊防的安全,中國人民解放軍與越南人民軍派兵支援「巴特寮」,對苻堅第5大隊活動的據點江城實施類似「三光作戰」的圍剿。

中共、北越與「巴特寮」的部隊僅用了半年時間,就徹底打垮了苻堅第5大隊,把400人的隊伍打到只剩下兩個人。藍玉璋也是從這兩名逃出來的將士口中,瞭解尹寶仲中校與張士興殉國的消息。對於這些犧牲的同志,藍玉璋副理事長表示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持續發展寮國關係

苻堅第5大隊的覆滅,並沒有結束情報局在寮國境內的工作。因為在寮國南梗,還有一支苻堅第4大隊存在。後來情報局因為苻堅部隊打敗仗的關係,又將所有的苻堅部隊正名為光武部隊,以效法漢光武帝劉秀「光武中興」,一統華夏之意。時任情報局永珍站副站長兼百細組組長的藍玉璋,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協助光武第4大隊將來自台灣的武器運送到緬甸。

據藍玉璋副理事長回憶,所有在邊區活動的光武部隊,底層士兵都是由當地的苗族、瑤族還有擺夷族組成,基本上都是「拿錢辦事」的傭兵,沒有忠黨愛國的意識。回賽在地理上靠近金三角,當地還能停靠直升機,所以藍玉璋經常造訪當地。每年舉辦雙十國慶活動的時候,他上台發言都要用上國語、寮語、泰語以及當地阿卡話,至少要會三到四種語言。

最讓藍玉璋感到印象深刻的,是這些少數民族打仗的時候都攜家帶眷。他們每個月領取300塊薪水,100塊交給老婆貼補家用,另外100塊拿來吃飯,只留給自己100塊買菸零花,文化習慣相當特殊。

原本泰國與中華民國是反共盟邦,可經由泰國補給緬甸境內活動的反共游擊隊。然而隨著中共與泰國的關係在1972年改善,曼谷當局決定禁止情報局使用自己國土支援光武部隊。

孤軍_009
Photo Credit:泰北義民文史館照片
1971年,泰北國民黨孤軍從美斯樂出征,協助泰國政府圍剿山區共軍,以生命和鮮血阻止泰國赤化,換取在泰國土地長久定居。

1971年,泰北國民黨孤軍從美斯樂出征,協助泰國政府圍剿山區共軍,以生命和鮮血阻止泰國赤化,換取在泰國土地長久定居。

好在百細的昭央親王夫人是藍玉璋的潮州老鄉,可讓他利用這層關係大幅拉近與昭央王之間的距離。藍玉璋指出,總部設在百細的第4軍區,所有將領都是昭央王夫婦的親信,這種軍閥式的行事風格,反而讓情報局增加了在寮國活動的便利性。於是「有關係就沒關係」,藍玉璋馬上以百細為據點協助情報局推動「定南一號」與「定南二號」的工作。

「定南一號」與「定南二號」的工作,是讓情報局人員搭乘飛機攜帶武器前往永珍。藍玉璋會以寮國三軍顧問的身分到機場迎接他們,將人員武器集中好了之後,經由湄公河送往緬甸。還有一個代號「劍蘭一號」到「劍蘭九號」,分九個梯次執行的特種任務。此任務由C-47運輸機負責,由台灣載運武器起飛,在澎湖加油之後直飛百細。

抵達百細之後,再由寮國皇家空的DC-3運送到南梗,再由光武第4大隊經由湄公河偷渡到緬甸。運送的武器,除了有美造的M16A1之外,還有許多在越南戰場上俘獲的AK-47步槍。藍玉璋副理事長在受訪時,還提到情報局從比利時引進了少量的FN Cal突擊步槍。相較於只能夠點放的M16A1步槍,FN Cal因為能夠三發點放射擊,更受光武部隊弟兄們的歡迎。

在寮緬邊境,光武第4大隊從無到有的建立了一個龍翔基地,內部配有包括機場在內的完整後勤體系。裡面的光武部隊步兵與騎兵將士,不只身穿草綠色或者叢林迷彩服裝,還能夠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仿佛是中華民國駐紮在寮國的正規部隊。包括無後座力砲以及M79榴彈發射器等大殺傷力的武器,他們也是樣樣不缺。

複雜的金三角

由於光武部隊活動的地區,正是當年全球最大的鴉片發源地金三角,他們的存在從一開始就與「毒品走私」的指控脫離不了關係,並飽受國際社會的非議。光武部隊除了必須要面對中共、越共以及「巴特寮」的掃蕩之外,最大的敵人則非由尼溫領導的緬甸軍政府莫屬。而緬甸軍政府對中華民國的強烈敵意,又可以追溯到93師在東南亞活動的歷史。

AP_60751008316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前緬甸軍政府領導人尼溫(右)

原來早年尼溫曾經在緬甸國父翁山將軍,也就是翁山蘇姬的父親帶領下投效日軍,希望依靠日本幫助趕走統治緬甸的英國人。當年日軍訓練緬甸獨立運動者的地點,除了有海南島之外,還包括位於台灣花蓮的玉里。翁山將軍完成了軍事訓練之後,率領尼溫等手下愛將於泰國曼谷組織緬甸獨立義勇軍,跟著日軍一起打回祖國。

GENERAL AUNG SAN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翁山將軍於倫敦唐寧街10號與英方討論緬甸自治事宜前留影。攝於1947年1月13日。

然而在太平洋戰爭的緬甸戰場上,翁山與尼溫不只要面對英軍,同時還要與包括93師在內的中國遠征軍交火。國民政府派軍支援英美盟國作戰,讓翁山與尼溫發自內心的把中華民國視為「帝國主義爪牙」看待。他們與日軍並肩作戰,聯手殺害了第200師師長戴安瀾將軍,並與93師在景棟地區爆發了多此武裝衝突。

可見緬甸軍政府與93師的糾葛,早在太平洋戰爭時就已經結下。後來大陸淪陷,93師再度進入緬甸,並且組織雲南反共救國軍與中共對抗的行為,更讓緬甸人很難不把中華民國當「侵略者」看待。所以雖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共黨政權,但是在打擊93師以及光武部隊的行動上,緬甸軍政府始終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堅強盟友。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華民國政府必然無法在東南亞長久立足。所幸包括溫拉迪功與昭央親王等軍事強人,都與藍玉璋有不錯的關係,所以情報局在寮國境內還能立於不敗之地。藍玉璋還想方設法利用關係,將寮國軍方達官顯要或者地方僑領的親人送往台灣,接受情報幹部訓練班甚至政工幹部學校遠朋班訓練,拉近兩國的距離。

身為情報局在寮國的代表,藍玉璋也想方設法協助鄰國柬埔寨境內的反共勢力。原來柬埔寨在國王施亞努的領導下,長期採取親近蘇聯與中共的外交政策,讓中華民國的影響力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所以施亞努手下的右翼少壯派軍人龍諾,就成為了藍玉璋接觸的對象,並想方設法協助他發動軍事政變,好讓柬埔寨轉而成為親近美國與中華民國的反共國家。

龍諾在推翻施亞努之前,就派密使到百細與昭央親王建立聯繫,讓藍玉璋逮到了與他建立關係的機會。後來龍諾真的利用施亞努出訪莫斯科與北京的契機,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親共國王的統治。他隨後建立了高棉共和國,並與中華民國政府改善了關係。於是藍玉璋便主動與龍諾聯繫,說服他釋放了一批早年試圖刺殺劉少奇失敗,被施亞努政權關押起來的情報局地下工作人員。

因為多次立下大功,藍玉璋被晉升為情報局永珍站的站長,主管一切情報局在寮國的業務。不過他站長當了不到一個月,就因為與層峰出現政策上的不合,決定提前辭職返回台灣。伴隨著北越正規軍於1975年4月30日攻下西貢,柬埔寨與寮國分別於5月與10月赤化,情報局被迫結束一切在印度支那的行動。

50335293_10161277856650427_3696083348372
Photo Credit:藍玉璋
消逝的影響力

「巴特寮」奪下政權後,於1975年12月2日將國號由寮王國變更為寮人民民主共和國。同時處於紅色政權統治下的越南、柬埔寨與寮國,很快就因「親蘇聯」與「親中共」的路線之爭彼此大打出手。靠攏蘇聯,並想要在印度支那稱王稱霸的越南,出兵攻打親近中共的赤柬政權,導致柬埔寨在接下來18年陷入另外一片腥風血雨之中。

寮國則因為緊跟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分享到「改革開放」的紅利,在戰後始終維持著貧窮卻又相對穩定的局面。伴隨著赤柬的垮台,如今寮人民民主共和國仍然是與中共、北韓以及越南並列的亞洲四大社會主義國家。事過境遷,人事已非,過去藍玉璋在寮國合作的對象,無論是溫拉迪功將軍還是昭央親王都已經不在,他也沒有機會再踏上寮國的土地了。

緬甸從來就與中華民國不好,泰國也在1975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情報局在東南亞的活動伴隨著寮國的淪陷,自然只會更加陷入困境。到了今天,整個東南亞已經赤紅紅的一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天下。回想起過去中華民國在這三國國家境內也曾有過一段呼風喚雨的歲月,真的是讓人感到不勝噓唏。

從二戰期間93師在中泰寮邊境與泰國軍隊對峙開始,一直到越戰結束整個印度支那半島赤化為止,中華民國在東南亞的活動,給當地甚至於世界許多人民都帶來了深遠的影響。這些影響並不盡然全都是正面的,但卻也象徵著那一整個世代的中華民國軍人與情報人員在海外為國家奮鬥,夾縫中求生存的努力。

當然,中華民國的情報人員會跑到窮困的寮國出任務,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要牽制與瓦解中共政權。所以雖然包括「巴特寮」、北越正規軍還有緬甸政府軍都想要消滅光武部隊,但是藍玉璋最大的敵人始終還是中國共產黨。他在寮國的一切工作,也都是以與中共外交人員進行爭鋒相對的鬥爭,並盡可能的凸顯中華民國。

瞭解駐寮國的中共外交官,彼此之間會相互監控打小報告之後,他甚至會時常收買當地華僑去與三五成群的中共駐永珍大使館人員打招呼。因為藍玉璋知道,寮國的中共官員只要被發現與當地老百姓走太近,就會馬上被調回到北京去。透過這樣的方法,藍玉璋成功地讓許多剛到寮國不久的中共大使館人員莫名其妙就被調回國內批鬥。

認同中華的馬來華僑

藍玉璋前輩本身就是出身馬來亞彭亨(Pahang)的東南亞華僑,六歲時返回廣東大浦老家讀書,並在高中畢業後擔任小學教員。從事大半輩子反共工作的他,坦言自己並不是志願參加國軍,而是被胡璉將軍的第12兵團強行拉壯丁帶到台灣來的。而且他在抵達台灣以前,還在金門經歷了古寧頭之役,陰錯陽差之間成為了前總統馬英九口中的「保台英雄」。

後來藍玉璋是實在不想在胡璉部隊待下去,開小差逃離了他服務的「第18軍第118師353團第2營第5連第1排第1班」。為了找一個新的落腳之處,才主動參加保密局考試成為了情報員。除了在寮國與巴特寮、中共鬥爭的歷史外,藍玉璋還長年負責情報局在香港的任務。他吸收並訓練了不少從廣東跑出來的大陸難民,讓他們回到對岸從事情報蒐集或者破壞工作。

站在中共的角度來看,藍玉璋還真是不折不扣的「美蔣特務」。不過自從李登輝上台,並著手推動「本土化」與「去中國化」政策以來,他坦言自己對台灣的政治環境越來越感到無所適從。反而大陸在走向改革開放之後,不僅在經濟建設與國防發展上取得重大成就,同時又重新恢復了對中華傳統的化的重視,讓老先生刮目相看。

所以對於大陸在東南亞取得的外交與經濟勝利,老前輩沒有絲毫的失落感,甚至還有一些「同為中國人」的喜悅。他認為時空環境已經不同,今天國民黨若想要在台獨勢力的圍剿下生存,還是必須要與大陸維持好關係才能找到出路。而台灣如果想要找到出路,則更要往與大陸「終極統一」的道路上前進。身為忠義同志會副理事長,藍玉璋經常帶領資深會員訪問對岸,尋求與中國大陸的和解。

過去被視為「美蔣特務」的他,如今每次率團前往大陸必得到對岸的貴賓級禮遇。套一句藍玉璋的話,曾經頑固反共的忠義救國軍,今天已經與共產黨「相逢一笑泯恩仇」。不過藍玉璋副理事長不認為這樣的主張必然是民進黨所指控的「賣台」,因為統一本來就有很多的模式可以推行,趁現在台灣還有本錢,談出一個較為對等的邦聯制也並非不可能。

對此藍玉璋副理事長強調,現在他每次與對岸交流,都強調希望中共能夠以「人民內部矛盾」的角度,而不是「敵我矛盾」的角度出發去回顧這段歷史。如果中共能夠拉高格局,去肯定包括93師還有光武部隊在寮國活動的過往,並將之視為「中華民族在東南亞奮鬥史」的一部份,勢必將更有利兩岸雙方緩和彼此的對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