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催淚彈到區議會選舉,這是我對香港局勢的看法

從催淚彈到區議會選舉,這是我對香港局勢的看法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陣子發生在香港,令人髮指的事件太多,可以思考敘說的觀點也不少,從港警暴力行為背後的靠山到美方制衡的力量,以及香港「五十年不變」之下的人權變化狀況,最重要的,一國兩制的本質是什麼。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出爐,誠可謂香江壓倒性民意展演、並為這系列抗爭其中端點。但很明白的,這端點無法終結六個月以來街頭煙霧彈,也不能拉近中港之間永難回頭的巨大鴻溝。

身為台灣人我非常非常關心香港局勢,六個月來和許多國人一同殷切關心,深深憂盼。這陣子發生在香港,令人髮指的事件太多,可以思考敘說的觀點也不少。前者像是年僅15歲離奇全裸陳屍海中的少女,或是屢屢傳出港警性侵女孩事、還有不斷「被墜樓」的抗議者,這部太令人感傷憤慨、暫且從略。或許挑幾個可以談談香港的視角簡單入手。

可以明確影響北京的美國因素

凡關心香港人等皆不難明白,當今香港街頭的鬥爭牽涉之繁之重超乎尋常。美國參眾兩院剛剛通過、等待川普簽字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是左右全盤動見觀瞻的因素,這至少關乎國際關係、地緣政治、政商私人金流,還有美中貿易談判等等,重中之重可能扮演解救或推坑香港人鎖鑰。

香港區域會選舉後,美國總統川普立馬自誇「香港沒在14分鐘內被毀掉是因為我」,川普此言所指乃駐紮深圳共軍調動和習近平意圖血洗,由於人格特質鮮明、我們無法肯定川普話中所本,但他至少點出一個全世界都明白的道理,美國政府的影響力確實能讓中共對港動作前再三思量。

港警暴虐何來?又究竟誰當背後靠山?

再許多人談香港如今大變動,驚訝於港警暴虐與失控,擬循體制指揮權轉移來看,白話說也就是林鄭特首或前後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鄧炳強,還有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都已無法徹底全面掌握港警。香港警察會有如今這樣輪姦、無差別打人抓狂舉止,顯然有個超越過往法治基準的龐大靠山。

一般咸認這個大靠山就是中國共產黨,而如今直接指揮港警的人乃原任中共公安部政治保衛局局長、現任中聯辦警察聯絡部部長李江舟。這個指控當然需要證據,明白一槍致死鐵証或難,惟我們在721元朗黑社會暴力毆打市民,完事後黑道集體坐上警車離去的影片得証,至少這事和香港警方絕對不脫干係。

復該事件後在香港各界龐大抗議下,香港政務司司長公開向市民道歉,港警基層組織「員佐級」卻以公開信威脅香港政府不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信件措詞之囂張令人驚訝,更且該信抬頭甚至不稱特首、而稱「林太」。這樣公然侮辱香港最高行政長官的挑釁舉動,若說港警背後沒有靠山,那是沒有人相信。

9lo6s0pjimeu68pkfsicdrcm07qaz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共內部權鬥和港澳誰屬

如前言,可以說說香港的路徑頗多,其中之一乃從廖暉家族長期掌握港澳事務、仰息曾慶紅這線來看,而這部份的反面當然就是2018年4月中共中央成立「中央港澳辦領導小組」之事兒。

該小組組長乃江系人馬、如今中央政治局常委韓正,另外四個副組長有外交體系的楊潔箎、王毅,還有統戰部部長尤權和一直傳言要被換掉的港澳辦主任張曉明。這幾人都是曾慶紅直接可以指揮,饒富上海江家血脈。從此政治鬥爭的角度而言,不久前的2019年9月,香港動亂中、習近平硬把自家肱骨、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塞進上面小組當副手,就是一個重要訊號,更習近平17年福建政治路舊屬陳冬登場中聯辦,也是明信。萬花筒式的中共權鬥如霧似幻。

破毀的香港違憲審查與法治精神

再又可談的角度是關於如今香港已然敗壞的法治。可能許多人知道,早在1991年6月《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以後開始了香港違憲審查的年代,也奠定東方明珠久來傲人的普通法精神。但這樣的英美法傳統和司法制衡早在中國接手香港就有衝突,1997後香港終審法院判決幾度引起北京不悅,也由此有所謂依照香港基本法的「人大釋法」。

依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中國人大常委會,但另方面法條也授權香港法院在涉訟案件得自行解釋《基本法》,只是在例外狀態下,香港終審法院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

比較有名的例子在1999年和2004年。1999年涉及的法律案件乃香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移居香港的爭議;2004年則是北京對香港政治體制變更的參與和主導權問題。關於居港權的判決,香港特區政府透過中國國務院申請人大釋法,人大常委會也在1999年6月26日頒佈解釋;同年12月香港終審法院更在《劉港榕案》中承認人大常委會有權隨時解釋《基本法》,這是一個逸脫法律文本解釋,完全讓渡法條詮釋權的重大變革。至於2004年4月26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那就更具政治爭議的否決了2007、08年香港普選的可能。從法治上看,這是人大釋法堂皇跨入香港實際政治;從政治層面言,這是北京正當化撕毀一國兩制承諾的開端。

AP_19328034252839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就以經典的1999年《吳嘉玲案》為例,這是一個關於香港居留權的爭議,但最後香港法院被質疑判決內容超越北京所掌國家最高權力,從而當時香港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甚至特別到北京請示,由此不難見在影響重大司法案件時,中共不容香港享有司法獨立,也不會讓香港公民以法律手段自外中國極權獨裁體制。同樣著名、關乎居留權的案子還有《陳錦雅案》,陳案同樣嚴重傷害香港法院違憲審查權,此處不贅。

于這以外,香港法院遭中共拔牙去勢的案子越發傾向政治,譬如終審法院關於言論自由的《國旗案》就是顯例;2019如今,香港高等法院將《禁蒙面法》認定違憲,此舉遭到中共官方撻伐和恐嚇,北京明明白白毫不掩飾踐踏香港過去為人稱頌的司法獨立。

一國兩制是徹底通盤謊言

說這些只是單舉「法治」為例,告訴大家中國所謂「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絕對是謊言,中國絕對沒有心、也不會容忍領土治下任何地區享有自由民主和司法獨立。台灣一旦被納入中共轄下,下場只會同於香港或者更慘。

還可以說的角度很多,例如英屬時期從「協商民主」到部分實質代議政治的變遷;還有中共接手後假仁假義的篩選和限額,這也是一端。再又縮小範圍聚焦港警,我們應該透徹警察國家和夜警國家差異,可以論述比例原則和警權受拘束的歷史與實質關連。這些留待下回再論,我們可以先從香港區域會選舉結果了解香港人意向,體會民主力量的偉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