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台灣》:台灣白吃午餐四十年——從小龍年代到溫水青蛙的警示

《文明台灣》:台灣白吃午餐四十年——從小龍年代到溫水青蛙的警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幾十年來「白吃午餐」態度的轉變,是在反映當前台灣的新民意:從多倚靠「政府」,轉變成多倚靠「自己」;這就刺激公共政策必須走向「開放台灣」:政府要興利、鬆綁、效率;民間要奮鬥、冒險、投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高希均

台灣白吃午餐四十年——從小龍年代到溫水青蛙的警示

學與思

  • 一九八○年代末,台灣贏得華人世界第一個走向民主國家的讚譽,但卻有走向民粹的危險;多數的台灣人民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是還不易擺脫「白吃午餐」心態,政治人物的素質更有待提升。
  • 聚焦台灣需要的現代觀念:政黨與民主如何運作、政府應該如何有效治理、企業應該如何創新求變、人民應該如何自求多福。
  • 政府首長必須要能提供人民有效率的治理。
產生了「五個必然」

自從四十年前《聯合報》總編輯張作錦勇敢地刊出拙文〈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一文後,兩岸顯著的對比就更容易看清:大陸在改革開放中快速崛起,台在白吃午餐與內鬥討好中逐漸衰落。從一九九六年台灣直選總統以來,最大的白吃午餐受益者與製造者,就是政治人物的競選政見與選民,二者都在討好聲中模糊了判斷與是非,忘記了自己的原則與責任。這些慷他人之慨提倡「新」白吃午餐者的特色是:

  • 以統獨、族群、正名、制憲等意識型態的議題,激化內部的分裂與少數人的情緒,來贏取選舉。
  • 再以國家資源、納稅人的錢以及政府舉債,不斷對特定團體、縣市、區域、年齡、產業……透過補助、獎勵、研發、施惠、公共建設等名目,製造出更多的官商勾結、地方勢力、各種財團,並且造成了獨占與壟斷的既得利益者。

接著產生了五個必然:⑴從政者的「討好」替代了「求好」;⑵既得利益者的要求愈來愈大膽;⑶只要想出冠冕堂皇的計劃名稱,經費就可通行無阻;⑷正派經營的意志愈來愈弱;⑸財政赤字愈來愈不可收拾。在民粹籠罩下,台灣正站在慌張的十字路口。

嚴峻的國內外大環境

一九七○~八○年代生命力旺盛的台灣小龍,已變成今天溫水中的青蛙,欲振乏力。這是一個傷感與沉痛的轉變。

有識之士早就看到台灣一步一步地走到這個結局。我只是目擊及評論者之一。重讀這些年來語重心長及相互呼應與重複的文章,只能說自己仍然沒有放棄做一個知識份子的言責。

一九八○年代末,台灣在浩浩蕩蕩的民主潮流中,沒有政變與流血,贏得了華人世界第一個走向民主國家的讚譽。

令人惋惜的是:除了「投票」的民主,其他的配套完全欠缺,造成了台灣民主根基未堅,民主傳統未建。在一波又一波的選舉中,以仇恨、對立、內鬥來贏取選票聲,「民粹」乘勢而起,「政治正確」替代了理性決策。當國民黨是執政黨時,在立院受到杯葛,議事癱瘓;當民進黨變成執政黨時,立刻靠投票變成了合法的「一黨治國」。

基本上來看,造成台灣衰退的遠因有三:

  • 台灣之弊:不擇手段的爭權、奪利以及官商勾結。
  • 台灣之病:政治及法律上缺少是非、黑白、對錯。
  • 台灣之痛:
    • 「白吃午餐」持續擴大。
    • 「決策錯誤比貪污更可怕」的實例層出不窮。
    • 多數「新台灣人」的表現愈來走向明哲保身的小確幸。

難怪資深媒體人張作錦先生要感嘆:「誰說民主不亡國?」但也需要提醒:「誰說壞人沒惡報?」

尋找翻轉的可能

幸虧台灣是衰,還沒有全垮;台灣是有病,還沒有進入太平間。

五十三年前(一九六四)從助理教授開始教書,此後從未間斷探討一國經濟的盛衰、一個世代的教育發展,以及一個社會追求和平的重要。

在《翻轉白吃的午餐——台灣從小龍年代到溫水青蛙的警示》這本文集中,匯聚了這些年來的觀察,挑選了五十六篇文章,從不同時間、不同層面、不同場景、不同的人物與他們的著作,簡單地說,自己的注意力聚焦於一個大哉問:如何凝聚與時俱進的、台灣需要的現代觀念—政黨與民主如何運作、政府應該如何有效治理、企業應該如何創新求變、人民應該如何自求多福?

如果這些論述真能感動有政治權力的人,以及握有選票的選民,那麼台灣可以東山再起,重振雄風。

這可以從「四不一沒有」啟動:

  • 不做虛報佳音的天使。
  • 不做財政赤字的聖誕老人。
  • 不做「民粹」下的順民。
  • 不在全球進步列車中脫班。
  • 沒有開放及穩定的兩岸,就沒有安定的台灣。

政府的領導人和握有權力的首長及民代要記住幾個關鍵詞:

  • 它不是權力、名位、財勢。
  • 它是和平(兩岸)、開放(台灣)、經濟(人民)。

如果政治人物只求長期執政,持續進行不斷的鬥爭與虛浮的建設,就會在矛盾的、衝突的、空轉的政策中,進退失據。

反對兩岸交流,不顧付出代價

回顧二○一三年十一月參加亞太經合會歸來的蕭萬長副總統所講的話:「台灣只想參加國際組織,卻不知參加的目標,以及所需付出的代價。」

用類似的口吻,讓我提醒:「台灣一些人只想反對兩岸交流,卻不知反對的目標,以及所需付出的代價。」

在各種國際場合,與會人士異口同聲地在提倡「自由化」、「開放性」及「包容度」時,台灣不是被冷落,就是無法在場。

執政時的國民黨,一遇到兩岸問題,就格外小心、遲疑。為什麼?關鍵因素之一是社會上總有一股強烈的四分之一的反對聲音,它完全不成比例地掩蓋了及嚇阻了其他的可能選項。這就是「民主」變成「民粹」的一個可怕後果。

如果台灣還自認是一個民主社會,那麼民主政治居然是——在國會中執政黨的多數屈服於少數,政策居然是由少數反對者的政治傾向與利益關係而決定。

台灣今天面臨的問題與歐美相似:產業結構趕不上科技、低薪、工作少、貧富差距、老齡化、少子化、社會福利要擴增、稅率不敢調升等。

台灣還有另一組根本性的經濟問題,那就是競爭力衰退、投資不振、輸出不易、人才外流、國際空間不足、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不易。這些影響台灣經濟長期成長的問題,發生在別的國家難以處理,幸運的是這些棘手問題,完全與兩岸關係的改善相關。只要民選出來的總統及立法委員有智慧、有勇氣來面對,這些問題是有可能化危為安。

自二○○七~ ○八全球金融危機後,大陸居然奇蹟般地變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一世紀以來,貧窮的中國怎麼可能已經是今天美國國債第一大債權人?好幾個大陸省份的一省GDP已超過台灣。

一線生機:「白吃午餐」心態稍改

二○一五年七月,遠見民調中心在「台灣民眾幸福感大調查」中,有一個提問和重大發現:

有人說國家應該承擔更多責任來照顧每個人的生活,也有人說個人應該承擔更多責任來照顧自己,您自己比較偏向哪一種?

結果是:回答個人盡更多責任有六四.一%,接近三分之二的受訪民眾,認為個人應當要盡更多的責任照顧自己。

此一民調終於使人樂觀地相信:多數的台灣人民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要自己建立幸福的家庭,也要善盡現代公民的責任。

對幾十年來「白吃午餐」態度的轉變,是在反映當前台灣的新民意:從多倚靠「政府」,轉變成多倚靠「自己」;這就刺激公共政策必須走向「開放台灣」:政府要興利、鬆綁、效率;民間要奮鬥、冒險、投資。

「拖垮財政,有你」

值得警覺的是:當人民要減少對政府的「白吃午餐」時,政府本身卻轉向人民來「白吃午餐」。最顯著的二個例子是:公教人員薪資一向偏低,不就是在占他們的便宜嗎?引起抗爭的調降公教人員退休年金等,不是在毀(悔)改政府的承諾嗎?

概括地說,當政府首長沒有能力提供人民有效率的治理——包括經濟成長、教育品質、社會秩序、永續發展……,他們就是白占了位置、誤領了薪水、錯失了時機、浪費了公共資源的白吃午餐者。如果再犯法、貪汙、勾結利益團體、擴張自己政治勢力,債留子孫,那更是罪加一等,無法寬容。

中日抗戰中,熱血青年吶喊:「中國不亡,有我。」

當前困境中,小民告訴揮霍的、無能的高官:「拖垮財政,有你。」

跳上「大陸肩」

在二○一三年十月的亞太經合會與東亞十國會議中,美國總統歐巴馬焦頭爛額地在處理國內政府預算不過,就要關門時,臨時取消出席,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乘機獨領風騷,鼓吹「中國不稱霸」、「中國要緊密地與東盟經濟合作」、「中國鼓勵企業參與鄰國的建設」;大陸已具「大而壯」的實力。

太平洋夠大,可以容納二強,但一強缺席時,北京出現了去「美國化」,德國傳出了中國將是明日世界「首席小提琴手」的聲音。

我們站在中華民國自身利益立場,應當自信地提出:讓大陸的「和平崛起」變成「中華興起」—結合大陸、台灣、香港、澳門。在彼此平等、相互尊重的原則下,共同構建中華民族的興起。

十九世紀的地緣政治在地中海,二十世紀在大西洋,二十一世紀移到了太平洋。台灣曾有過輝煌的經濟起飛,曾推動了華人世界第一個民主社會;但是一九九○年代以來,跌跌撞撞,既自卑,又自負;想開放鬆綁,又膽小退縮,台灣像溫水中的青蛙已逐漸失去力道;陷入迷失與昏睡之中。

在兩岸對等、尊嚴、透明大原則下,台灣必須設法加快與大陸交流、合作、整合,讓「台灣蛙」再顯活力,跳上第二大經濟體的肩膀,登高望遠,看到各種機會;曲直向前,發展各種可能;進一步,結合「小而美」的台灣與「大而壯」的大陸。

二○二○年一月台灣又有總統選舉,無論誰當選,總要為二千三百萬人民「找到出路,走出活路。」

二○一七年八月、二○一九年十月更新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文明台灣:六十年的學與思》,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高希均

從「白吃午餐」到「溫水青蛙」,
在混亂的世局裡,必須認清——
「少寄望於政府,多寄望於自己。」
「文明」才是追求的標竿。

一九五九年,一個二十三歲的青年,幸運得到一份獎學金去美國主修經濟發展。受到「新觀念」的衝擊,看到自由、富裕、文明的現代社會,從此決定,一生的職志就是:提倡、傳播、落實進步觀念。

在前進「文明台灣」的路上,我們的「文明清單」,兌現了幾項?

  • 社會要擁有現代化的基本設施與生活環境。
  • 社會要擁有文化、教育、科技、醫藥、環保等高度水準。
  • 人人要有同等的權力、義務與機會,不能有性別、宗教、膚色、方言等歧視。
  • 個人不能變成社會的負擔,因此要自立自主。
  • 個人要變成是社會的資產,因此要分享、分擔。
  • 沒有戰爭的復活、民粹的恐懼、貧窮的威脅、不公不義的傷痛。
  • 政府與民間要共有「與時俱進」的危機感及改革。
  • 政府與民間要共有融入世界的決心與政策。

六十年來,高希均教書、寫書、編書、評書、選書、出書,做為一名「為書而生」的「書生」,他在西方文明與東方文化間探索,將所學所思寫成《文明台灣》,鼓舞華人世界共同追求文明社會。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