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溫、空汙加上高強度運動,猶如俄羅斯輪盤般的自殺遊戲

低溫、空汙加上高強度運動,猶如俄羅斯輪盤般的自殺遊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中國境內,當時半夜氣溫9度的耗高體能節目,這些其實都說明這位在中國工作的藝人遭遇到了什麼。不光過勞,在未觀察空氣品質下出來運動,其實跟玩俄羅斯輪盤的自殺遊戲是一樣的。

本文目的並不是推敲診斷,而是就演藝圈突發高體能勞動的危險前提下,和近期研究發覺冷與空汙證實容易猝死的文獻結合來看,才能對案例做有意義的解釋。也更讓大眾知道如何預防,以及真正該改善的環境因子。

回顧高以翔猝死的新聞,在中國境內,當時半夜氣溫9度的耗高體能節目,這些其實都說明這位在中國工作的藝人遭遇到了什麼。不光過勞,在未觀察空氣品質下出來運動,其實跟玩俄羅斯輪盤的自殺遊戲是一樣的。

未命名
圖片來源:http://aqicn.org/city/ningbo/hk/m/
圖為中國浙江寧波當時空氣,在11月27日呈現PM2.5濃度較高,且相對非常低溫的狀態,可以查詢空汙監測網址
低溫,在空汙下更致命的結合因子

在2013年至2015年之間,曾有針對北京空汙的研究指出,這些心跳停止路倒的事件(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簡稱OHCA)在有空氣污染的環境下,與低氣溫有關。

這篇研究的分析項目,包括PM2.5-10(粗顆粒物)、PM2.5(空氣動力學直徑≤2.5μm的顆粒)、二氧化氮(NO2)、二氧化硫(SO2)、一氧化碳(CO)和臭氧(O3)。當確定了4720起的OHCA病例,作者發現PM2.5與之具有很強的關聯性。PM2.5-10和NO2也顯示出與OHCA的顯著關聯,而SO2,CO和O3沒有影響。

結果證明,當氣溫降低、PM2.5升高,暴露之下可能觸發OHCA,而且風險的提升與以往影響慢性病的形成需要數日至數年的認知不同,只需暴露一天,就會讓死亡發生的風險明顯提高。空氣中的微粒越小,它們越容易滲透到肺部並吸收更多有毒成分而導致死亡。

另外有團隊在北京奧運會期間,對125位健康的年輕人進行了研究。結果發現短期暴露於空氣污染,可能會在暴露後導致急性炎症反應和血栓形成前反應。PM2.5暴露與48小時之內的內皮細胞凋亡增加有關,可能引起急性心血管壓力,從而導致血壓升高,觸發心律不整,並最終導致心臟驟停甚至死亡。

而根據2018年波士頓心臟學年會上發表的研究,暴露於PM2.5發生心因性猝死,與低溫環境有關。

布里格姆婦女醫院和哈佛醫學院的Jamie E. Hart醫師,收集1999年至2011年之間的221例心因性猝死。分析結果發現同一天PM2.5暴露量的增加,與心因性猝死風險的增加趨勢相關(比值比為1.22, 95%信賴區間為0.97至1.53,P = 0.09)。

把案例中所有溫度數值由小到大分成四等份:

  • 在最低的四分位數溫度中,PM2.5與心因性猝死風險比為1.95; 95%CI為1.83至2.09; P = 0.01,風險將近兩倍。
  • 溫度在中位數時,風險比值比為2.56; 95%CI為2.35至2.80,風險最高將近3倍; P = 0.007。
  • 當溫度在較高的四分位數中,PM2.5則和心因性猝死之間沒有相關性。

研究表明,在寒冷的天氣中即使少量的空氣污染,也可能讓人們處在危險之中。

違反正常生理的工作型態

心因性猝死,只是描述心臟出事而死亡,而不是明確的診斷,亦無法解釋明確的病因。以一個健康青壯年的猝死而言,最常見是致命性心律不整,佔了心因性猝死整體的80%。在臨床第一現場,大約四分之一的人出現不穩定的心室震顫,可以施予電擊;其餘四分之三是無法電擊矯正的無脈搏電氣活動中(pulseless electrical activity, PEA)或心搏停止,只能純粹心臟按摩,預後就很差。

但是心律不整的種類非常多,也不是單一存在的病。導致它的原因很多,包括心肌病變,傳導系統的遺傳缺陷以及電解質失衡。在過度運動、大量橫紋肌溶解者,鉀離子突然升高就是致命性心律失常致死的主因。

所以重要的是,要認識到劇烈運動與短期內心臟猝死風險的升高有關,並且適當的訓練可以大大降低這種風險。

其實從演藝圈的工作環境來看,不難想像當中的人員天天暴露於風險之中。在接戲、跑節目的生涯裡,工作時間長短不固定,睡眠時間不正常,可能連續拍戲再來休個幾天。三餐不正常、酗酒甚至殺青酒,長期等待後再開始爆發勞動,一等就是3-5小時。有時拍完夜戲休不到五小時又要接下午戲(在之前研究,安全有效的休息間隔至少要11小時以上),所以根本沒休息到。更有甚者,經常因為拍攝地點關係,快速從平地移動到山區,再從山區移到平地,增加整體工作人員心肺負擔的風險。

突然高強度運動或突然馬拉松運動,都是死亡率非常高的,尤其突發馬拉松運動的比賽發生死亡的病例,都常是在最後四分之一的路程。

一般而言,正常人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運動的運動員,剛開始接觸運動都建議從「低強度」但是「高頻率」的運動開始,以培養習慣性活動為主,使運動更加安全。

根據患者的總體健康情形,理想情況下,每個固定階段應持續六至八週或更長的時間。這種分級方法避免了人在生理條件較差的情況下,進行高強度運動的風險。甚至更進階的建議,是每個進行高強度運動者,都應該進行自身的評估。像是做過完整的心血管系統檢查,並有信任的臨床醫師給予建議與警示,知道自己的限制與可以達到的里程碑。

但是當工作環境無法配合以上健康建議時,這就是浙江衛視該要負責的地方了,也可能是整體演藝圈環境的問題。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 Ambient Air Pollution and Out-of-Hospital Cardiac Arrest in Beijing, China
  • Ruixue Xia, Guopeng Zhou, Tong Zhu, Xueying Li, and Guangfa Wang,
  •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09624/
  • At Low Temps, Air Pollution May Up Risk of Sudden Cardiac Death
  • https://www.renalandurologynews.com/home/news/nephrology/cardiovascular-disease-cvd/at-low-temps-air-pollution-may-up-risk-of-sudden-cardiac-death
  • Sudden Cardiac Death in the Older Athlete
  • Author links open overlay panelSumeet S.ChughMD∗Joseph B.WeissMD
  •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735109714071770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