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黃國昌爆當年助岳父「濫權圈地」採砂石,韓國瑜:幫地方爭取建設絕無不法

遭黃國昌爆當年助岳父「濫權圈地」採砂石,韓國瑜:幫地方爭取建設絕無不法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參與在經濟部舉行的協調會且在會議紀錄上簽名的韓國瑜、周錫瑋,當時分別是台北縣選出立委及省議員,卻介入關切協調雲林西螺的砂石洗選用地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29)日召開記者會,拿出空拍照、公文、會議記錄簽名等資料,指出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及其夫人李佳芬,在1999年時,利用立委、議員身份權勢,透過蓋堤防、變更土地使用等方式占用國有地蓋砂石場,呼籲韓國瑜「出來講清楚」,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稍早回應,沒提出證據是在操作選情,但針對黃國昌後續提出的證據截止晚間7點半則未再有回應。

黃國昌指中央到地方都幫李佳芬家族「闖關」

黃國昌在記者會上指出,日前他接到雲林在地人士的檢舉,經過他實地走訪查看、調閱相關資料,發現李佳芬的父親李日貴過去擔任雲林縣議員時,在濁水溪上以抽砂船抽取品質好的黑沙賺取高額利潤,當時因為抽砂過度導致濁水溪很多大橋的橋墩裸露,後來省政府禁止在河道上使用抽砂船,但李日貴家族家族不放棄,於是想出一套作法讓家族的砂石事業能持續下去。

黃國昌指出,李日貴家族的抽砂船離開濁水溪後,企圖在附近找能蓋砂石場的地方,原本計劃在西螺安定里,不過那裡是農地,當年被《自由時報》的某個地方記者報導後計畫失敗。然而後來卻發現,在濁水溪附近原本就有的河堤旁邊,又蓋了一座新的堤防,且1998年10月招標、同月動工,1999年5月新堤防就完工。

而被新舊堤防圈在中間的土地,就不再是河川地,而變成「浮覆地」,黃國昌接著出示2000年時的空拍照,指出這塊被圈起來的地上,有一座砂石場,甚至連採砂石的機具都看得到,這座砂石場就是李日貴的砂石場,原本叫大通砂石行,後來變成「大通砂石股份有限公司」。

在這座提防的興建計畫,並不在當年第四河川局年度整治計畫中,興建經費約為4000萬,也不是第四河川局的經費,也不是台灣省政府的經費,黃國昌指,錢來自當時的經濟部水資源局(後來被裁撤,是水利署的前身),每年有一筆約10億元的特殊款項,用來處理各種「請託案」。

黃國昌在記者會上提出幾個質疑,包括是誰去找當時的經濟部水資源局長徐享崑,要求從特殊款項裡撥款蓋這道根本不需要的新堤防?這塊地在2000年5月登錄為國有土地後,原本是農牧用地,但並未進行合法出租、出借,為什麼可以在上面蓋砂石場?後來到了2002年,時任雲林縣長的是張榮味,還向經濟部申請將「農牧用地」變更為「礦業用地」,經濟部竟然還准了,「經濟部當時到底在幹什麼?」

《中國時報》報導,被黃國昌點名的雲林縣政府則表示,當時堤防是省政府水利處第四河川局建的,依目前資料顯示,該浮覆地都是農牧用地,並沒有變更為礦業用地,而該土地管理權責為經濟部國有財產署。

黃國昌指,李日貴連任3屆雲林縣議員,當到1998年2月底,1998年3月,李佳芬就「接棒」進入雲林縣議會又當了3屆到2010年,然後又由李佳芬的弟弟李明哲「接棒」至今,李家砂石業賺飽後,就開始轉戰教育事業,也就是現在李佳芬所經營的「維多利亞學校」;大通砂石股份有限公司已關閉,地址登記為李明哲服務處。

黃國昌批評,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花納稅人的錢,在國有土地上幫私人家族的事業牟取暴利,「這才是國家機器動起來,這是徹底的權貴,不是什麼庶民」,「當議員、立委就幹出這種事,我不客氣問,如果總統會變成怎麼樣?」並公開對李佳芬、韓國瑜喊話,要他們出來說清楚。最後則預告今天先講到2002年的部分,「後面還有。」

韓國瑜回應:沒證據不要亂講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昨晚先在黃國昌臉書預告爆料後發聲明稿回應,指出韓國瑜的岳父李日貴先生過去確實曾經營之砂石公司,但時序早在韓國瑜認識李佳芬前,韓國瑜也未曾參與,更沒有利用立委職權做任何不法或特權施壓之事。

而今天針對黃國昌的後續爆料,《中央社》報導,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發言人葉元之早上表示,黃國昌的記者會花了很長的時間講故事,但沒提出證據,是擠牙膏式的操作,可能是為了衝刺選情而有的選舉手段,但韓國瑜不會隨之起舞,做黃國昌的提款機。

葉元之也反擊,黃國昌日前因自己的岳父在對岸經商的事而被攻擊,但黃現在為了選舉利益也在影射韓國瑜的岳父,非常不道德,請黃指控前先拿出證據。

不過《鏡傳媒》稍晚揭露2份會議資料,第一份是「研商濁水溪沿岸設置砂石洗選場用地取得困難會議紀錄」,另份則是「濁水溪西螺提防暨緊鄰舊西螺大橋下游段水防道路興建案」,開會時間及地點分別是1997年12月24日在礦務局會議室及1998年4月1日在雲林縣政府,出席人員分別包括韓國瑜及李佳芬外,還有另位藍營民代。

當年參與協調在經濟部礦物局舉行的協調會議並在會議紀錄上簽名的韓國瑜、周錫瑋,當時分別是台北縣選出立委及省議員,卻介入關切協調雲林西螺的砂石洗選用地問題,隔年另場濁水溪西螺提防暨緊鄰舊西螺大橋下游段水防道路興建案的會議,唯一列名出席的是時任立委韓國瑜,但簽名到場開會的卻是李佳芬。

黃國昌記者會後也陸續在臉書發文,包括發出一張民國87年1月8日台灣省政府的函文,行文單位是「韓立法委員國瑜等人員及單位」、受文者則是「經濟部水資源局」,主旨是「研商濁水溪沿岸設置砂石洗選場用地取得困難問題」會議記錄,直指「韓國瑜就是當事人!」並說自己不是在擠牙膏,只是想看看韓國瑜夫婦敢不敢繼續說謊。他先貼第一張,「讓你們想想,到底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TVBS》報導,當地知情民眾也親自帶記者到西螺大橋旁河床,比著大片閒置沙地指過去都曾是李家採砂用地,民眾說過去採砂量大,河床高度都變低,還透露20多年前砂石獲利豐厚,1立方公尺就能賣3、4百萬;綠營議員補充,當時的水資源局還花錢蓋新堤防,將河川地變成浮覆地,最後成了李家砂石場,不過針對指控,李家人選擇不回應。

而今天下午出席國政座談會的韓國瑜面對媒體不斷追問,他表示一切依法,並說「以總統候選人身分,不願意講太多,由發言人做回應」。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則在晚間8時發出聲明稿回應,指此案是當年時任立委的韓國瑜接受地方陳情,考量中南部疏濬建堤是民生所需,向中央爭取堤防建設,由時任台灣省水利處長李鴻源進行專業評估與防洪疏濬等水利規劃,再提報給中央經濟部做決定,一切依正常程序公開協調,絕無不法,亦無圖利特定業者。而被黃國昌所指用來「圈地」的堤防是民國88年(1999年)完工,但延續段工程2003年才完工,而李日貴先生的砂石公司在2002年已申請停業,堤防完全做好後,李家砂石公司也已停業,盼各界勿以訛傳訛。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