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稅》:自行思考很累,於是人將思考的權力交給權威

《智商稅》:自行思考很累,於是人將思考的權力交給權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權威,我們應該尊重,但絕對不能盲從,因為權威未必是正確的。就像今天的創業者對成功人士的崇拜:「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了,那一定是可行的。」但他們的成功模式能套用在我們身上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高德

都聽專家權威的,就付出「平庸」的代價

當一個人能獨立思考時,他的心智會變得極為敏銳。可是一旦面對權威,很多人總是放棄自己的思考,無條件的追隨。

對於權威,我們應該尊重,但絕對不能盲從,因為權威未必是正確的。就像今天的創業者對成功人士的崇拜:「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了,那一定是可行的。」但他們的成功模式能套用在我們身上嗎?如果確實可行,豈不是人人都能成為成功人士 ? 但現實並非如此啊!

自行思考很累,於是人將思考的權力交給權威

很多年前,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提聯合鐵路車站的灰泥牆上鑲嵌了一幅壯觀的壁畫,生動的描繪了這座城市的優美風景。經過歲月的變遷,火車站漸漸老化,牆體開始不穩固,很多人認為,這裡肯定難逃被拆除的命運。

一些專家說:「如果火車站被拆除的話,壁畫是絕對保不住的。」的確,這是一個常識。大多數人聽到專家的結論後都暗自惋惜。

然而,一個叫阿弗烈摩爾的人並不相信專家們的論斷。他深知,要想在拆掉火車站時保存壁畫並非易事,如果真要保全壁畫的話,投入的人力、財力、物力是相當巨大的,但他覺得自己一定可以想到一個可行的保存計畫。苦想一週後,他果然想到了一個主意────把那幅長達20公尺左右的壁畫遷離車站。

他馬上召集了眾多有志之士,準備募集資金打造兩座巨型鋼架,一座鋼架用於套住牆壁的正面,使畫面免於受損,再用另一座鋼架套牢牆背。之後要做的就是弄鬆牆腳,並用大型起重機把整個牆壁吊起。這樣一來,壁畫就能完整的遷移了。

阿弗烈摩爾是個不信邪的人,在大家都信服專家的論斷,將思考的權力交給權威時,他沒有盲目跟從,而是打破了權威的預言。後來,那片牆壁被放置在一個新蓋的機場裡,供往來的遊客欣賞。

遇到複雜的問題,想出一個好辦法是很難的。例如:股市低迷時怎麼保全資金?像這類超出自己認知能力的問題,人們大都是「專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思考這種問題很累,而且要自己承擔後果,把決斷權交給權威,從結果的角度講,人們覺得勝算更大;從心理的角度講,人們推卸了自己的責任。

一味的迷信權威,我們就會喪失自我思考的能力,行動就會不自覺的被專家的論斷束縛。當一群人都這麼做時,就是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Gustave LeBon)所描繪的「烏合之眾」──無數的聰明人成了幾個專家的提線木偶。

不論任何事情,我們只要相信自己,堅持自己的想法,就能跳出常識的框框,避開權威為我們劃定的線路,從而發現新道路。如果一個人能做到不迷信權威、不輕信專家,那麼他的心智能力就能獲得極大的提升。

如果人人都只會在權威的論斷前沉默不語,那麼這個世界就只會存在兩種人:無數「傻子」和少數「聰明人」。

如果你將權威的每一句話都奉為金科玉律,並長期套用這種模式,不但會迷失自我,還會讓別人覺得你是一個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的人,失去自己最基本的判斷力。

如果專家說你不行,你就認為自己不行,那麼結果就是你一定不行;但如果你不相信專家的論斷,反其道而行之,你就會有很大的機會改變事態,打破專家的預言。

慣性思維讓人放棄了很多有價值的機會

幾十年前,醫學界權威人士根據人的肌肉纖維所能承受的運動極限得出結論:百米短跑的極限是10秒。人們對此深信不疑,長期奉為不可動搖的定律。

1968年,在墨西哥奧運會的百米賽上,美國選手海因斯(Jim Hines)也相信人是不可能在百米賽跑中超進10秒的,他只想爭取跑出10.01秒的好成績。結果,他窮盡其力的這一跑,竟然突破了極限──9.95秒。海因斯看著計時牌,攤開雙手說:「上帝啊!那扇門原來是虛掩的。」

1874年12月,作曲家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創作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1),他請俄羅斯鋼琴大師尼古萊.魯賓斯坦(Nikolai Rubinstein)聆聽試奏,希望得到魯賓斯坦的認可。可是,魯賓斯坦將這部樂曲批評得一無是處,要求他澈底修改後再公開演奏。

柴可夫斯基很不服氣的說:「我一個音符也不會修改,我要原封不動的拿去演出。」

結果證明,<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在美國波士頓的演出中獲得了巨大成功。

如果當初柴可夫斯基對自己的作品沒有信心,又迷信權威,這支名曲很可能就會被埋沒,與之相反的例子是科學家施特拉斯曼(Fritz Strassman)。

1936年,他在用中子照射鋇時,已經發現了裂變現象。但是,他相信物理學家邁特納(Lise Meitner)的判斷,毫不思索的將這一發現扔進了紙簍。後來,當哈恩(Otto Hahn)發現鈾核裂變時,施特拉斯曼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大錯──匍匐在權威的腳下,是不能取得創新成果的。

慣性思維讓人們放棄了很多有價值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在慣性思維的主導下,人們願意相信「顯而易見」的東西,比如大家都認可的權威。當你發現身邊有一絲機會時,千萬不要把決定權交給別人。你可以參考專家或意見領袖的建議,從榜樣那裡汲取經驗教訓,但不要輕易的認為不值得冒險嘗試。

只有善於懷疑並獨立思考的人,才是真正的聰明人。一個擁有健全心智的人,會有自己的思維方式,也許不能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一定更有預見性。

所謂專家意見,通常是綜合大家意見

巴菲特說:「人要相信自己的判斷,而不是別人的。比如我的投資就完全取決於自己的判斷,只要是我感覺能夠賺錢的股票就一定會大膽的購買。」他之所以對所謂的專家意見嗤之以鼻,是因為他完全不相信有能夠預測市場走勢的人────包括他自己。

巴菲特曾經給投資者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拿出10張圖片,讓被測試的人選出他認為最漂亮的一張,然後看看哪位被測試者選出的照片能夠得到大家的公認。所有的被測試者在聽完了介紹之後,在選擇時都放棄了自己的審美觀點,都不去選擇自己認為最漂亮的那幅畫,而是考慮哪張圖片是大家都喜歡的。

透過這個故事,巴菲特告訴投資者,沒有人能預測市場的走向,因為這是非常荒謬的。在股市中,那些所謂的專家在進行投資判斷時也會受到他人的影響,他的預測並不是自己的意見,而是綜合了市場上所有觀點之後得出來的。這就是專家和權威,他們之所以高高在上,是公眾將其捧上去的。但就現實而言,他們的觀點絕對不能作為人們的行動指南,只是反映了某一種可能性而已。你可以作為參考,卻絕不能視若神明。

在電影《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中,男主角喬丹.貝爾福特(Jordan Belfort)的入行導師──羅斯柴爾德公司的高級騙子,在形容人們有多蠢時說:「沒有人知道股價怎麼變化,除非你是巴菲特,它就像仙氣,什麼都不是。所以讓客戶一邊去,我們只負責把菜端上桌,賺取滾燙的佣金。」這說明巴菲特就是一個權威,但他開玩笑說:「如果真的能夠預測市場,那麼即使我只有1美元也足以顛覆整個股市了。」

盲從是人們的慣性,因為他們不相信自己的判斷。所以,只有打破這種慣性思維,才能在尊重權威的同時,保有自己的思想。就「權威」二字而言,它是我們心智防線面前的一座大山,必須鼓起勇氣翻越過去,才能看到山外的風景。

  • 你要知道權威也會犯錯,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 不能因為是大多數人的意見而改變自己的判斷,要拒絕隨大流,才能越走越遠。
  • 一定要有自己的思考,哪怕這個思考是錯的。應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和敢於懷疑的心,因為只有你自己才是決策的主人。

相關書摘 ►《智商稅》:教人快速成功的內容到處都是,一直被勵志的我們成功了嗎?

書籍介紹

《智商稅,越聰明的人越吃虧:資訊越多,人的心理就越受操弄,誰在誘使你樂於花冤枉錢、甘願奉獻?》,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高德

什麼是「智商稅」?就是面臨誘惑和恐懼時,人的智商就無法正常發揮,如果再加上無知、衝動等因素,就更容易付出冤枉錢,當了冤大頭。

但,很少人發現:所知資訊氾濫、選擇越來越多,自信的聰明人越可能吃虧。什麼人最容易發生?當你覺得自己相當精明會算,就會繳越多錢、浪費越多時間。

本書作者高德是管理、溝通及思維培訓專家,他說,當資訊越多,人的心理就越受操弄,所以你得學會一套智商防身術,避免在這信息焦慮時代,掉入有心人操弄的智商陷阱裡。

正書封_大是文化DB0312《智商稅,越聰明的人越吃虧》(300dpi)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