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學「圍城」解除封鎖,急救員心理創傷:不敢再上前線

香港理工大學「圍城」解除封鎖,急救員心理創傷:不敢再上前線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急救員表示,經過理大圍城事件,有人表示自己不敢再到前線。即使有人成功逃出,或是在警方獲准下離開,仍擔心是否會隨時被起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7日晚間占據香港理工大學的示威者和警方爆發衝突,雙方對峙下許多示威者受傷、被捕,透過多種方法試圖逃離校園,但不少人失敗,後來和警方協調後,有師長帶出部分示威者,超過10天之後仍有示威者還留在校園內,且傳出有身心狀態不穩情況,不少群眾聽聞發起聲援行動,並由校方入內尋找示威者勸離。警方今(29)日中午解封校園,但由於校園目前仍不安全,校方暫時關閉校園,以便修復。

《中央社》報導,理大管理層發表聲明指出,消防及相關政府部門今早已清除危險品,警方已解封校園,理大接收校園後,會盤點和全面評估校園的環境及安全。聲明表示,由於校園仍不安全,而且清理、盤點及修復工作需時間,因此校園仍必須關閉,只限定校方授權的人進入,學校師生、職員及公眾人士暫時不能進入理大。

警方今早連續第2天派出安全小組進入校園搜查危險品和蒐證,而警方昨天在校園查獲了查獲了3801個汽油彈、921個石油氣罐和558樽化學物品等。他並說,警方進入校園兩天並未找到占據校園的示威者,並無拘捕任何人。

理工大學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警務處助理處長周一鳴今早說,待警員清除危險品後,校園即可解封,交還校方管理層處理。理大附近的馬路已於中午重開。

理大圍城12日,近千人被控「暴動罪」拘捕

「反送中」運動的示威者和學生從17日晚間佔據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對峙持續至凌晨,雙方爆發多次嚴重衝突,期間他們堵塞附近道路、破壞紅磡海底隧道和東鐵線總站,令紅磡海隧這條香港交通大動脈陷入癱瘓。

《中央社》報導,自18日晚間開始,多路人馬持續營救被困者,包括多位中學校長、法律學者張達明,以及理大校方,也有傷者由救護員送走。

上千名民眾則自發上街堵路,響應「去理大,救學生」號召,試圖「圍魏救趙」,分散警力,讓受困理大的示威者有機會逃出。綜合港媒報導,不願向警方登記或接受警方拘捕的被困者,不斷嘗試以各種方式自行離開校園,但多以失敗告終。

18日晚間還有上百名示威者從人行天橋使用吊繩,往下跳到漆咸道北,往紅磡方向離去,並有民眾騎著電動機車,前往搭救。警方發現後,隨即朝逃離者發射催淚彈,示威者雖以汽油彈還擊,但大多數人仍難脫困,僅有少數人離去。

也有被困者爬入下水道尋找出路,但因管線複雜,且有沼氣中毒風險,最終宣告失敗,仍被困校園內。報導引述其中一名被困者表示:「我們無路可走才到這個地步,不知怎樣向外界求救,外界都幫不到我們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做什麼?」

綜合《端傳媒》《BBC》《明報》報導,警方上週已經驅散了大部分理大外圍的示威者,其後包圍學校,根據在現場的理大學生表示,警方的速龍小隊曾一度攻入學校,有示威者被捕。但警方及後否認,稱「並無攻入理工大學校園」。

校內上千名示威者和學生後來陸續自行離開校園,保安局局長李家超20日時聲稱,有近900人走出校園「自首」,當中約300人是18歲以下未成年人。不過這個說法也引起反彈,因為多數示威者並非「認罪」離開,而是接受警方登記姓名等條件撤離。後來仍有少數示威者留守校園並未離開。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理工大學聲援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不少聲援群眾在理工大學外,用手機手電筒往校園內照,盼給留守的示威者加油打氣。

《端傳媒》報導,昨日昨晚7點半,大約500多名市民坐滿尖沙咀鐘樓對開的空地,聲援留守理工大學多日的示威者。自11月17日晚被警方封鎖以來,香港理工大學至被封鎖12天。發起集會的宗教團體表示,他們不滿警方圍困理大超過一星期,令留守者未能得到人道支援。此次集會獲警方發不反對通知書。

過去多天,留守理大的示威者分別以不同方式陸續離開,一直到前天晚上有仍然留守的示威者向媒體以直播方式舉行記者會,表示希望警方先撤離,示威者之後亦會離去,他表示不清楚校園內還有多少人留守,因個別人可能藏得很深。

理大圍城的「創傷症候群」

《中央社》報導,24日時,綜合社工人員及其它訊息,留守理大校園內的部份示威者「心理狀態極差」,壓力極大,以至於拒絕進食,甚至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失去溝通能力」。一名代表Ron(化名)表示,由於部份示威者躲藏了起來,使得社工人員及其他社會人士難以接觸到他們。此外,有些留守示威者如今以乾糧充飢,甚至只敢吃社工送來的餐點。還有一名示威者說,他每天清晨4時才能入睡,即使有社工到訪也提心吊膽,擔心是其他人找上門,情緒起伏很大。

《立場新聞》報導,急救員Alice昨日也在集會上分享她在理大所目睹的情況,她表示自己也在校園內寫了遺書,因為不知道能不能在第2天早晨看見大家,校內愁雲慘霧,校外戰火連天;她用「恐怖」來形容理大示威者的傷勢,有看到示威者的頭部被警方打至有嚴重裂傷,從後腦勺延伸至頭頂前,也有示威者的下巴出現又長又深的傷口,可以看見骨頭。

據Alice所知,理大內有5至6名示威者,甚至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且不只示威者,連她所認識的急救員在經歷過理大圍城戰後,都表明「不敢再上前線」。Alice在理大被困了3天2夜,她說即使有人成功逃出,或是在警方獲准下離開,仍擔心是否會隨時被起訴,「那種煎熬真是好難受」。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