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荷拉離世——生前患抑鬱症的她經歷了怎樣的煎熬?

具荷拉離世——生前患抑鬱症的她經歷了怎樣的煎熬?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抑鬱症並不難被察覺,但也很容易被混淆、誤解,甚至忽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繼韓國藝人雪莉(本名崔真理,又名Sulli)於2019年10月14日自殺身亡之後[註],雪莉的圈內好友具荷拉也於11月24日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根據媒體報導,早在今年的5月25日, 具荷拉就已嘗試過輕生,但所幸獲救,然而時隔半年之後,她卻依然離開了這個世界。

雪莉和具荷拉生前都飽受抑鬱症(depression)的折磨,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的統計,全世界的抑鬱症患者高達3.5億人口,而預計到2020年,全球約有10%的人口將受抑鬱症的困擾,也就是說全球每十個人中,就可能有一位抑鬱症患者。

抑鬱症並不難被察覺,但也很容易被混淆、誤解,甚至忽略。在亞洲文化中,對該種心理疾病的成見更是極度惡劣。「抑鬱症?我看是無病呻吟才對吧!」、「她/他的生活明明過得那麼好,在那邊抱怨甚麽?」、「就是心情不好而已,動不動就想死是有多脆弱?」、「你不是抑鬱症,不要吃藥,多想些開心的事情就好了」等等話語,看起來是不是似曾相識?

抑鬱症和個人的金錢,地位,出身並無直接聯繫,精神科醫師Soroya Bacchus有曾提到過:「精神疾病與糖尿病心臟病一樣,個體患病的幾率都均等,與個人事業成功與否、受教育程度,甚至出生地,都沒有任何關係。」即便是我們身邊看起來像是積極健康全身散發正能量的那個人,也有可能在夜深人靜時備受抑鬱症折磨。抑鬱症患者至始至終都被「不被旁人理解的情緒」和「無法描述,無處傾訴的心情」的無助感所折磨。他們內心深處的情緒通常極度「渴求被理解」,被旁人「認真聆聽和對待」。

大家需要重視的是,抑鬱症病發時的症狀看似「玻璃心」、「情緒化」、「矯情」,但這都是大多數人對他們的狀態表現出的帶有偏見的理解。「抑鬱症」作為一種確實存在的精神疾病,不僅會影響患者的心理,使其自卑抑鬱,悲觀,厭世,產生自殺念頭和行為,也影響其生理狀態,使其變得行動力緩慢,產生軀體障礙,認知功能受損等負面影響。

抑鬱症患者的情緒會直接影響到其正常日常生活,他們無法再長期集中注意力進行學習和工作。在否定自我價值的同時,他們還會排斥與外界的溝通,因為自我厭惡和旁人的不解會加重其心理負擔,所以他們寧願成日躲在黑暗的房間裡,拒絕社交和外出。他們通常會暴飲暴食或完全不進食,過度嗜睡或是嚴重失眠。

根據權威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的數據統計調查,在全球大約3.5億的抑鬱患者中,每日都有大約3000人自殺,抑鬱症患者的自殺率高達15%。當抑鬱症患者頻頻向外界釋放出負面情緒,自殺想法時,我們必須重視。筆者想要強調的是,所謂「真正想死之人是不會常常講說自己想死的」這句話是個絕對的錯誤。若能及早意識到抑鬱症患者釋出的求救訊號,對其伸出援手,而不是將其打壓成常常「放負」的「情緒病患者」,也許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讓人後悔當初沒有看到求救線索的後悔案例了。

對於抑鬱症患者,我們能做的,就是給予他們最大程度的「理解」和「陪伴」。像對待常人一樣關注他們的日常生活,無需進行過度的關懷,而是讓他們感到「有人在聆聽」和舒適即可。絕對不要苛責他們偶爾情緒失控,或是心情極度低潮,無法進行社交活動或是外出的狀態。相信筆者,對於每個抑鬱症患者來說,每天的心理和精神狀態的撕扯和搏鬥就足以讓他們心力交瘁,精疲力竭。

余虹教授曾經寫到:「我們每個人只要還有一點人氣(作為人的感覺),都會有一些難以跨過的人生關口和度日如年的時刻,也總會有一些輕生放棄的念頭,正因為如此,才有人說自殺不易,活著更難。」但請不要放棄,因為生命雖然脆弱,但也十分強大。人性的力量也是如如此,擁有堅韌不拔的勇氣,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覺悟,才能渡過最難的時刻,如鳳凰一般涅槃重生。

閱讀到本篇貼文的朋友們,非常感謝你們可以有耐心讀完,如果大家身邊也有經歷抑鬱症折磨的朋友或是人士,希望大家可以伸出援手,即使一句簡單的問候關心也許也會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註:只有死了,世人才開始緬懷她——雪莉的凋零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