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學入學考試風波:引進民間英文檢測,如何維持公平性?

日本大學入學考試風波:引進民間英文檢測,如何維持公平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在大學入學考試(相當於台灣的學測)開放報考當天,突然宣佈要暫緩在這屆大學入學考試引進的民間英語能力檢測,讓應屆高三生、學校老師和家長全都措手不及。到底日本的大學入學考試出了什麼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1月1日是現在的日本應屆高三生報名大學入學考試(相當於台灣的學測)的首日,結果在開放報考的當天,日本文部科學省突然宣佈原定要在這屆大學入學考試引進的民間英語能力檢測先喊卡,要延到2024年才正式實施,讓應屆高三生、學校老師和家長全都措手不及。

在了解這次的爭議之前,必須要先認識日本大學考試制度,以及這次大學入學考試方式的改革。

只有畫卡選擇題的日本大學中心考試

在過去,日本高中生如果想考大學,必須要先參加每年一月下旬為期兩天的「大學入學中心考試」(大学入学センター試験,以下簡稱「中心考試」)。這個中心考試類似於台灣的學測,考試科目包含:國文(日文)、史地、公民、數學、理科和外國語(英文)共六個科目,所有科目都只有畫卡的選擇題。

中心考試成績出來之後(考完當天就會公佈答案,大家就可以自己評估考試結果進行落點分析),考生必須要馬上決定自己想考報考的大學,每一所大學的要求不同,接著就看想要報考的大學要求,準備下一階段的考試或資料(類似於學測成績出來後的申請入學)。

就一般論來說,日本公立大學或知名難關私立大學通常都會舉行自己的入學考試,稱之為「二次試驗」。公立大學的二次試驗多半在2月下旬,私立學校為了要搶學生,多半會提早舉辦二次試驗。

有的大學會要求應考生的中心考試成績必須要達到門檻,才能參加二次試驗,有的學校會同時採計中心考試和二次試驗的成績,也有些學校最後只看二次試驗的成績,來決定要收哪些學生,這部分是由各個大學自行決定。

在過去,由於中心考試考題只有畫卡式選擇題,所以各個大學的二次試驗通常會加上記述式的手寫題,或因應各個學科・領域的性質加入實作也不一定。

從「中心考試」到「共通考試」的過渡期

日本這套中心考試制度至今已經維持30年以上,然而隨著日本課綱改版,新課綱強調學生自主思考能力與表達能力,既有的中心考試至今都只有畫卡選擇題,沒有記述式手寫題,難以評量學生的思考與表達能力。日本文部科學省於是決定改變考試方式,從2021年起將中心考試改為「大學入學共通考試」(大学入学共通テスト,以下簡稱「共通考試」)。

新制的「共通考試」除了維持過去中心考試的6大考科(國文=日文、史地、公民、數學、理科和外國語=英文),並在國文(日文)和數學考科新增記述式手寫題之外。「共通考試」和中心考試最大的不同,就是採計民間英文考試:考生除了共通考試的英文考科之外,還可以自己報名民間的英文考試,作為日後申請各大學二次試驗時使用。

不難想像,日本之所以會決定要採計民間的英文考試,就是因為中心考試或共通考試這種全國性的考試要在短時間內(2-3週左右)公佈成績,在考量人力和時間等因素上,只能考聽力、閱讀,最多再加上手寫題,而沒有辦法考口說。所以引進民間英文考試,就是為了補充現行考試制度的不足。

日本文部科學省原本希望在共通考試正式上路之前,可以先引進民間英文考試作為申請大學的指標:共通考試理論上是2021年才上路(意即2020年是最後一次舉行中心考試),日本文部科學省卻希望在這一次(2020年1月)的中心考試就加入民間英文考試當作參考成績,而踢到鐵板,反抗聲量太強,就連執政聯盟內部的意見都分歧,才會臨時在開放應考生報名中心考試的當天突然喊卡。

但整件事情並沒有隨著文部科學省宣布「延後引進民間英文考試」而平息風波。事實上,文部科學省的「延後」來得太晚:有些應屆高三生早就考完民間英文考試了。

AP_1910424407708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引進民間英文考試只會擴大階級差距

目前日本文部科學省規劃的民間英文考試開放日本版全民英檢(英検)、GTEC(Global Test of English Communication)、TEAP(Test of 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TOEFL托福、劍橋英語考試(Cambridge English exams)與TOEIC雅思。應屆考生可以在高三的4-12月選擇上述任一種民間英文考試,最多考兩次。應屆生在報考上述民間英文考試時,准考證號碼會和之後的共通考試號碼綁在一起,所以當考生申請大學時,大考中心就會直接將考生的共通考試及事前完成的民間英文考試提供給欲申請的大學。

大學入學考試引進民間英文考試最大的問題,也是這次會臨時喊卡的原因,就是擔心這樣的制度設計只會擴大城鄉和貧富階級差距:這些民間英文考試的考試地點都以城市為主,那偏鄉的學生該怎麼辦?就算是住在城市的學生,家裡背景好的學生要考兩次不是問題,如果經濟上不是那麼寬裕的家庭又該怎麼辦?畢竟報考民間英文考試的費用都要考生家庭自己負擔,考越多次(至多兩次)就要花更多錢,更不用說為了這些額外的考試去買更多試題寶典或補習的費用。

都市考生擠爆,得從橫濱跑到仙台考?

目前文部科學省的做法是,會補助住在鄉鎮地區的考生為了民間英文考試到城市應考的交通費。然而,城鄉差距問題,似乎不單只是地方的考生因為考場不足必須要到城市應考的問題而已,橫濱就傳出因為應考人數太多,學生如果要報考該梯次的民間英文考試,搶不上橫濱考場,連附近的東京和千葉考場都大爆滿,只有仙台考場還有名額。

開放數種民間英文考試,成績公平嗎?

再者,開放數種民間英文考試(目前開放六種)和共通考試的英文成績併計,每一種考試考試的配分方式都不同,如何維持考試的公平性?

目前各個大學採計民間英文考試的方式並不相同,總的來說都會先將民間英文考試成績換算成CEFR歐洲語言能力分級架構(Common European Framework of Reference for Language)的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A1→A2→B1→B2→C1→C2。有些大學會設定英文能力門檻,只要學生的民間英文考試成績換算成CEFR之後達到標準,就可以報考二次試驗;有些大學則會自行推出換算方式,將學生的民間英文考試成績換成分數後加在「共通考試」英文成績的總分上;有些學校(例如:廣島大學)則表示只要學生的民間英文考試成績達到一定分數以上,就將該生的共通考試英文成績視作滿分;有些大學(例如:富山大學)會比較學生民間英文考試成績和共通考試英文成績,採計比較高的那一個分數;也有大學霸氣表示就是不看民間英文考試成績。

採計民間英文考試的學校只有七成

根據文部科學省今(2019)年10月25日發表的統計,明(2020)年度要採計民間英文考試作為入學評估標準的大學只有71%(共538所,如果加入短期大學就只有全體6成的629校)。如果將公、私立大學分開來看的話,95%國立大學、86%公立大學和65%私立大學會採用民間英文考試成績。

照這樣看來,各大學(特別是公立大學)採計民間英文考試成績作為入學評估標準已成趨勢,那麼那些表示「堅持不採計」民間英文考試的學校又是怎麼看的呢?

岩手縣立大學的校長鈴木厚人在一年前曾明確表示,岩手縣立大學不會採計民間英文考試,因為岩手縣立大學的使命就是要培育岩手縣地方人才,如果因為民間英文考試的報名費或交通費造成學生的經濟上和精神上的負擔,就不符合縣立大學成立的宗旨。

至於國立的東北大學則明確指出,東北大學不採計民間英文考試成績的原因,就是因為現在中央政府還沒有解決考試公平性的問題,而且根據東北大學針對高中生舉辦調查,只有8%的人贊成一律採計民間英文考試,有四成的人都表達反對。

京都工藝纖維大學則表示,如果要採計民間英文考試應該只能選定一種民間英文考試,而且考試成績兩年內都有效。像現在這樣採計數種民間英文考試,再換算成CEFR無法確保考試的公正與公平性。

AP_1902035735731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採計或不採計,國立大學接連髮夾彎

立場180度髮夾彎的學校也很值得一談。東京大學在去(2018)年3月原本說絕不採計民間英文考試作為錄取標準,接著卻在4月突然說要採計,但最後因為校內反彈聲量過大,才取消必須要提出民間英文考試成績的規定。NHK的報導指出,根據NHK取得的自民黨教育再生實行本部(教育再生実行本部)今年4月13日會議秘密音檔內容,發現前文部科學大臣下村博文在會議上直接點名東大,要文部科學省「好好指導東大」,接著東大就在2週後突然宣佈要採用民間英文試驗當作錄取標準。

與之相對,京都大學、大阪大學、名古屋大學、東京工業大學與九州大學等國立大學,原本都是積極配合中央政府政策採計民間英文考試成績當作入學門檻,紛紛在文部科學省11月宣佈2020年的中心考試暫停採計民間英文成績後跟著急踩煞車。

全國考試手寫題居然交給民間業者改

日本大學入學考試爭議,除了引進數家民間英文考試的問題之外,「大學入學共通考試」(大学入学共通テスト,以下簡稱「共通考試」)的國文(=日文)與數學考科的「記述式手寫題」也陷入疑雲。

承前,預定在2021年上路的新制「共通考試」,維持過去「大學入學中心考試」(大学入学センター試験,以下簡稱「中心考試」)的傳統,包含國文(日文)、史地、公民、數學、理科和外國語(英文)共六個考科,但是在國文(日文)和數學科新增記述式手寫題。

在出題方向上,國文(日文)和數學的記述式手寫題各出三題,字數約80-120字左右。國文(日文)的手寫題總分20分,會照內文整體分成五個等第綜合給分。國文(日文)手寫題的這20分和滿分200分的畫卡選擇題分開計分,但數學的手寫題分數和畫卡分數是一起計分。

或許是為了方便閱卷,共通考試的國文(日文)手寫題並不是台灣學測、指考的作文,而比較接近英文考試閱讀題會出現的應用文分析:試題冊上會出現圖表、廣告、契約書等應用文,回答指定問題。《講談社》筆者原田広幸便批評,這種考試方式不是在測驗學生的表達能力或思考能力,連閱讀能力都稱不上,只是單純的資料處理能力而已。

共通考試手寫題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手寫題並不是由負責出題的大學入試中心(大学入試センター,由文部科學省管轄,相當於台灣的大考中心)自己改,而是交由Benesse集團旗下的學力評量研究機構(学力評価研究機構)以61億6000萬日圓標下,從2021年1月到2024年3月共計四屆的共通考試國文(日文)和數學科手寫題都由學力評量研究機構負責改。目前學力評量研究機構的方針是,到時候會找一萬名左右的研究所學生以打工的形式幫忙在2週內改完約50萬人份的答案卷。

負責出題的大學入試中心更表示,為了要加快閱卷速度,會先讓負責閱卷的民間業者事先取得解答,若不這麼做的話,就無法讓業者在20天內改完50萬人份的手寫卷。大學入試中心強調,民間業者有保密的義務,不能洩題。熟知大學入學考試制度的東京大學南風原朝和名譽教授指出,大考題目讓販售模擬試題的業者事前知道考題和正解是「極端異例」,大考入學中心比起擔心試題洩漏,更在乎答案卷好不好改的判斷標準令人擔憂。

標下手寫題閱卷權的企業不簡單,英文考試GTEC的背後也是它

事實上,標下共通考試手寫題閱卷業務的Benesse集團台灣人也許並不陌生:它就是致力於教育、教材開發,旗下有巧虎和巧連智的那個日本倍樂生(Benesse)集團。

在Benesse集團標下共通考試手寫題閱卷權之前,Benesse集團在2017年曾針對首都圈約250所高中、300名左右的教職員推銷過自家的共通考試模擬試題或應考對策講座。在目前大學入試中心和Benesse集團簽署的合約當中,有明文記載禁止Benesse集團以「負責改共通考試手寫題」的名義進行有利於自己集團的商業行為。

類似的事情也出現在民間英文考試上。在目前大學入試中心開放的民間英文考試當中的GTEC,也是由Benesse集團旗下的子公司Benesse Corporation負責。2018年3月,政府宣布要在共通考試引進民間英文考試時,GTEC在該年度就募集到126萬名國、高中生報考。

有高中英文老師表示,Benesse的業者今年跑來推銷他們的新款APP,表示這款APP內建的GTEC模擬試題很適合讓學生準備考試方向,費用上一個學生帳戶年費5500日圓。對此,日本文部科學省表示他們並沒有規定民間英文考試業者不能販售相關教材,唯獨Benesse集團不能作出任何會讓民眾質疑閱卷中立性的舉動。

2024將會是另一個轉折

面對民間英文考試或手寫題閱卷爭議,大學入試中心的方向目前只有「延後」採計民間英文考試到2024年,2024年之後不只採計民間英文考試、廢除共通考試的英文考科,還要增加國文(日文)手寫題的份量(提高字數),並在史地、公民、理科都加入手寫題,更預計將一次定生死的共通考試拆成複數回考試。未來的事情還很難說,或許等到2021年第一屆共通考試上路之後,又會有一大轉折也說不定。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