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恩夜夜秀「苗栗國」讓我笑不出來,實際住過才能初窺那些荒謬的原貌

博恩夜夜秀「苗栗國」讓我笑不出來,實際住過才能初窺那些荒謬的原貌
Photo Credit: 苗栗縣政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苗栗上新聞的全是醜事,從三大男高音來訪到美夢乍醒的感覺最痛苦,只能嘆口氣又默默扛下「又老又窮」的標籤,但苗栗其實正在轉變,即便沉痾痼疾使得步履蹣跚,但最起碼開始走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夕羽

我蠻喜歡看博恩夜夜秀,開車的時候當廣播聽挺合適;我不是苗栗人,但也在苗栗生活了兩年多,因為工作的關係,可能比一些當地人略更了解苗栗一點。

當我看到博恩這次預告本次「欸」內容主題是「苗栗國」時,心中大概就已經有底,但真正觀看過程中,我還真的笑不出來。

負債、從未政黨輪替、石虎保育爭議、25年預算未刪紀錄、地方派系、議事問題、拿K他命眼鏡蛇質詢,全都是事實,還有更多光怪陸離的事也都聽聞過。

要談苗栗獨立還輪不到外人,我曾在某民代召開的協調會上,看著她拍桌怒罵中央層級官員,「我們開門就見山,發展觀光受限林業法、闢路建設又要石虎保育,做什麼都不准;苗栗自己有水庫、有電廠、有石化廠、有田地,乾脆宣布獨立算了!」

苗栗人也會自嘲「又老又窮」、「三等縣」,但口氣中多少帶著點氣餒;沒有人希望自己家鄉被外地人當笑話,而我只是外來者,也曾待在台北舒適咖啡店談論在苗栗發生的不可思議,所以實在沒資格評論什麼,只是當真正在這塊土地上生活過,才漸漸初窺那些荒謬的原貌。

劉政鴻「讓全台灣看到苗栗」的感覺,在都市裡的人很難想像

苗栗常有一種爹不疼娘不愛的情結;論產業比不過北邊的新竹、談商業遠輸南邊的台中、比觀光又很難拿出跟花蓮、台東、台南相提並論的知名景點,外人的眼光常自動跳過苗栗的存在,而這種被忽視感讓很多苗栗人自覺矮人一截。

苗栗希望被看見,儘管劉政鴻因為舉債、大埔案等臭名遠播,但至今還是有許多苗栗人懷念這位老縣長;他任內大撒幣,高鐵來了、世界三大男高音、火焰之舞也來了;國慶璀璨煙火、蓋了幾個場館,帶來蔚為一時的觀光人潮;非法定社福支出也不手軟比照大城市;有好一段時間,台灣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苗栗了,也讓苗栗人終於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習慣成為新聞主角的大都市、或習慣用台北觀點看全國的媒體,可能都很難體會這份感受。

只是這份光榮感存在的太短,從劉政鴻任期尾聲的幾次大型社會運動、到徐耀昌上任發現連縣府員工薪水都發不出來,上新聞的全是醜事,美夢乍醒的感覺最痛苦,只能嘆口氣又默默扛下「又老又窮」的標籤。

苗栗舊山線鐵道自行車 7月正式營運(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什麼永遠都是國民黨?因為對手「深耕不足」

若將全部過錯都推給永遠執政的國民黨,也有失公允;苗栗沒有太明顯的藍綠之別,地方派系決定政治生態,但這也不是苗栗獨特產物,全國皆如此,相比起台中、雲林、高雄都還差得遠;藍可轉綠,綠中又藏藍,政治面譜比京劇臉譜更繽紛。

我是桃園人,單家鄉桃園區人口45萬,就與苗栗全縣55萬人口相差不遠;但當桃園人在關注鐵路地下化、捷運通車,苗栗第一大城頭份市還在等一座像樣的風雨球場。大都市資源多,人民眼光都放在大型建設,但對於小城市而言,能夠看見一點微小的進步就會很滿足。

國民黨只要能內部整合,在苗栗隨便推誰都會贏,外人納悶為何非國民黨不投?扣除老一輩的閩客情結,很多苗栗人反問,民進黨為苗栗做了什麼?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坦承,綠營在苗栗「深耕不足」。

「深耕」是常聽見卻又抽象的字眼,說得容易做來難;才剛稍稍認識妳,妳卻已琵琶別抱,曾許諾的山盟海誓也成空,即便有過好感也會心寒,而另個她也許索然無味,甚至久看也生厭,但最起碼從未棄我而去,旁人又憑什笑我傻?

苗栗其實正在轉變,即便沉痾痼疾使得步履蹣跚,但最起碼開始走了,各領域有很多人為家鄉持續努力;我雖終究是個異鄉人,但也衷心期盼這座城市能找到最合適的方向,不必成為另個新竹、台中,苗栗有屬於自己的美好,足以抹去那些標籤,我們都是台灣人,要一起昂首闊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