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再爆韓國瑜岳家砂石場「違法佔國有地」,韓辦正式提告「意圖使人不當選」

黃國昌再爆韓國瑜岳家砂石場「違法佔國有地」,韓辦正式提告「意圖使人不當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認為,黃國昌拿出來資料都只是「協調會會議記錄」,這是民意代表辦理選民服務案件,黃身為立委卻惡意抹黑成施壓、關說和圖利已觸犯法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針對韓國瑜砂石案繼續爆料。今(2)早在立法院質詢時指出,當年李家僅以每個月土地補償金170元,長期佔用國有土地。韓國瑜競選辦公室也數次發聲明反擊和黃國昌隔空交火,今早最新進度是,發言人葉元之則到北檢按鈴提告黃國昌「意圖使人不當選」。

黃國昌上周五(29)舉行記者會,質疑韓國瑜和李佳芬1998年時分別擔任立委、雲林縣議員,利用權勢在濁水溪河川地蓋新堤防圈地,再將農牧用地變更為礦業用地,佔用國有地蓋砂石場,對於黃國昌的指控,韓國瑜競選辦公室29日晚間提出5點聲明回應,強調韓國瑜當年是接到地方民眾陳情,因此爭取建設服務選民,整個建設工程沒有任何不法行為。

黃國昌:若合法使用為何被開罰?

(中央社)30日下午,黃國昌再次召開「請韓國瑜誠實面對 別再說謊」記者會緊追採砂案,會中出示公文指韓國瑜岳家砂石場曾遭開罰,若是合法使用,為何會被開罰。

對於韓國瑜競選辦公室5點聲明中提及,「西螺大橋堤防是當時鎮公所陳情,民國88(1999)年蓋好,延續段工程民國92(2003)年完工,但韓國瑜岳父李日貴的砂石公司在民國91年(2002)已申請停業,堤防做好之後,李家砂石公司也已停業,何來圖利之說。」黃國昌在記者會上也出示公文影本反駁。

黃國昌指出,2003年完工是延續工程部分,但李家早在堤防完工前的1999年起就在使用這塊河川地,且根據經濟部2002年的公文明確指出,屬違規開發,並曾有對其開罰1萬銀元(新台幣3萬元)的紀錄,若一切合法使用,為何會被開罰?

黃國昌認為,韓國瑜對於相關土地是否合法佔用「完全沒有回答」;韓國瑜辦公室5點聲明是在「模糊焦點」、「不敢面對這問題」。他要追問韓國瑜的問題包括非法佔用由新堤防圈出的地長達多久?以及期間是否曾經企圖轉為私有?要求韓國瑜「別再說謊」,親自誠實面對。

另黃國昌也於今日(2)在立法院質詢時指出,2000年開始所圈出的地登記為國有財產後,還是繼續遭到李家長期佔用。整起利用國家資源圈地、牟取私利之行為並非僅限於20年前,而是不斷延續,企圖將新堤防圈出來的國有地變為李家自家所有。

國產署署長曾國基在休息時間受訪時則表示,感覺上這塊地一直被他(李家)圈住,圈住的理由還要請同仁去了解,但看起來覺得是長期圈地。由於這案子年代久遠,大部分承辦人員都已經退休,而且有3個不同單位在承辦,需要2週時間申請調閱當時的航照圖才能知道情況。

韓國瑜辦公室:沒有盜採問題

昨(1)日上午,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發言人葉元之、競辦顧問鄭照新、法律顧問葉慶元召開記者會反擊黃國昌的指控。鄭照新表示,韓國瑜岳父李日貴設立「大通砂石公司」,是獲得「開採改善計畫契約」的業者,沒有盜採問題。

鄭照新說,黃國昌連採集後的「洗選場址協調」與「已獲開採改善計畫契約非盜採」的界線都分不清楚,就莫名指控他人盜採,並且聲稱韓國瑜夫婦特權關說,根本搞不清楚狀況,請立刻道歉更正,否則按鈴提告。

此外葉慶元表示,若立委開協調會,就是「圖利罪」,這將是大發現。他認為整件事情很無聊。黃國昌曲解事實、抹黑造謠,構成意圖使人不當選的罪責,他呼籲黃國昌公開澄清,否則不排除依法提告。

不過對韓國瑜辦公室稍早曾「若有不法請按鈴申告」,黃國昌表示,或許韓請教過律師,知道自己在1997到1998年做這種圖利自家人的劣行時,針對圖利罪的追訴權時效,「刑法」限於20年,早已超過,所以才敢這樣嗆。

黃國昌當天稍晚又再次召開記者會反擊指出,他已於11月28日在臉書發文,說明「聯管計畫」背景,韓國瑜的法律顧問將聯管計畫與濫用國家資源蓋新堤防,為自家砂石場圈地牟取私利混為一談,企圖轉移焦點。黃國昌表示,新堤防所圈出的地,在上面違法使用的就是由李佳芬家族的砂石場,這跟聯管計畫是兩碼子事,而且如果不是非法佔有,當初怎麼會被數度裁罰。

韓國瑜正式提告

綜合《新頭殼》《中國時報》報導,葉元之今天上午指控,黃國昌是為了救時代力量日漸下滑的聲量,企圖把韓國瑜當作選戰提款機,才一直在網路上利用立委職權,在立法院做出多項不實指控,但還原整件事情黃國昌只是說了他的故事,並沒拿出任何的鐵證,證明韓國瑜真的有特權或施壓,卻已造成社會誤會。

韓競辦已明確澄清,黃國昌拿出來資料都是協調會會議記錄,是民代辦理選民服務案件,黃身為立委卻惡意抹黑。葉還問,黃國昌是否都沒幫地方爭取預算?難道幫地方爭取建設,就是圖利行為嗎?因此決定尋求法律途徑對黃國昌的行為作出相對應處置。

律師葉慶元則說明,《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有明確規定,意圖使人不當選散布謠言的話,構成妨礙選舉行為是有刑事責任的,而黃國昌不管在記者會或臉書,以文字或其他方式,加重誹謗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名譽,還宣稱韓國瑜的岳父有所謂的特權、賺取暴利等,但實際稍微做點功課就很清楚,韓國瑜岳父的砂石場最後根本是收掉的。

葉慶元反嗆,黃國昌若真的如自己所宣稱非常認真做功課,那黃國昌在這件事情中很明顯就是在說謊,用不實訊息打擊候選人的名譽並影響選情,明顯犯了妨礙選舉罪,所以今天按鈴申告。

對於韓辦提告,黃國昌則表示希望韓國瑜能以「自訴」方式,也呼籲台北地檢提早開庭,在法庭上直球對決,而非向檢察官提起告訴,再用偵查不公開當擋箭牌,來迴避過去自己違法濫權的事情。

關鍵人徐享崑被捕

在這次風波中,黃國昌也指控當時的經濟部水資源局決定以專案撥補新台幣6800萬元,辦理這個堤防工程的關鍵人物之一,正是當年的經濟部水資源局長徐享崑。《中央社》報導,徐享崑在擔任國大代表與自來水公司董事長期間,涉及貪污案件,分別在2007年判刑7年2月、2017年判刑8年確定,但第二個貪污罪,徐享崑未入監服刑,仍在外「趴趴走」。

《中央社》報導,苗栗警方昨天掌握情資,在新北市永和區將他查緝到案。台中地檢署今天表示,徐享崑涉貪污罪部分,於2017年10月19日判刑8年定讞,他前案判刑7年2月,已服刑7年2月,去年1月16日兩案合併應執行15年,必須再服刑7年10月,他因未到案被發布通緝,苗栗警方昨天將徐享崑逮捕歸案,今天凌晨確認身分後,已發監執行。

徐享崑被指控於1999年任國民大會代表期間,涉嫌利用赴國外考察機會重複領取差旅費。2005年徐享崑又被控收受承攬淨水場工程,卻無法通過驗收的金棠公司新台幣500萬元賄款,2017年遭最高法院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重判8年徒刑確定。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