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Hydis在永豐餘點燭光:把勞工當成免洗筷的跨國剝削

南韓Hydis在永豐餘點燭光:把勞工當成免洗筷的跨國剝削
Photo Credit: 苦勞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午Hydis工人將展開「三步一跪」抗爭,預計9點半從信誼基金會(重慶南路二段75號)出發往永豐餘大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來自南韓的Hydis工人11日晚上在永豐餘大樓前舉行燭光晚會,目前仍火線上抗爭中的國道收費員、華航工會第三分會,以及關廠工人和台灣各工會團體都共同表達支持。台灣的聲援者現場將支持韓國工人的話寫上布條,強調「勞工團結無國界」。

(相關報導:南韓勞工來台抗議:沒料到永豐餘集團會這樣對我們…

苦勞網報導,永豐餘集團旗下元太科技宣佈將關閉位於南韓京畿道利川市的Hydis公司生產線,此舉恐造成近800位勞工失業。6名來自Hydis公司的勞工12日在永豐餘集團總部外三步一跪苦行,要抗議台灣資方惡意關廠;勞工團體組成的「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也到場支持,並同聲譴責永豐餘及元太科技。

根據南韓勞動者運動研究所的報告顯示,元太在2013年靠Hydis的專利權利金獲利約新台幣24億,但用於設備投資僅有8,600萬元;勞方因此指控元太惡意關廠,只要專利技術,棄700多名勞工生計於不顧。

儘管元太對外表示正積極與工會溝通協調,工會代表反指控元太自一月初董事會決議關廠後,遲遲未對工會明確證實。直到工會決定來台抗爭後,公司才公告關廠消息,但並未與工會進一步協商。工會除在南韓發起抗爭行動,此次前來台灣,就是希望元太科技及母集團永豐餘能重視企業社會責任,撤回關廠及解僱決議。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指出,南韓《勞動基準法》第24條規定了經營上理由之解僱限制,第1項明載:「僱主非有經營上的急迫必要性,不得以經營上理由解僱勞工。但為避免經營持續惡化所為的事業轉讓、繼受與合併,得視為具有經營上急迫必要性。」

然而,「經營上的急迫必要性」的實體要件究竟是什麼?並沒有明確的判斷基準,在這樣模糊不清的用字下,理應保障勞工權益的《勞基法》,卻成了資方得以濫用解雇權的致命漏洞。

其實,南韓Hydis的遭遇並非首例,2004年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併購南韓雙龍汽車後,免洗筷的管理方式如出一轍,引發南韓社會對於產業技術外流的憂心,在2006年制定了《防止產業技術外流及產業技術保護法》,希望能夠遏止跨國企業併購後,只要技術、不願投資經營子公司的行為。

而南韓Hydis落跑的前東家──中國京東方(BOE),經南韓檢方調查,在入主Hydis的2005年至2006年9月期間,總共有4,331件技術資料外流,其中200件為生產LCD的核心技術。

從落跑的前老闆中國京東方,到現在的台灣永豐餘元太科技,我們清楚地看到,資方在跨國併購的金權遊戲中,將基層勞工棄之如敝屣,惡性關廠卻還大言不慚地談社會責任。

然而,沒有任何一位勞動者是生來就活該被猶如免洗筷般用完就丟地對待。南韓Hydis工人的遭遇並不僅是個案,它背後所隱藏的是不肖資方的跨國剝削,台灣社會是要隔岸觀火,抑或藉此省思、同理基層勞工的處境?

公庫報導,由台灣數個社運團體組成的「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Hydis連線)」也對Hydis勞工的訴求表示支持,同時強烈譴責永豐餘集團的此種行徑,未來並將共同參與行動。

Hydis連線認為永豐餘集團表現出企業最惡劣的負面示範。永豐餘宛如只想取得南韓技術、但卻又拋棄員工的「落跑」企業,台灣人民決不認同此種行徑。

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希望永豐餘集團能撤回關閉工廠及解雇員工的決定,儘早出面解決問題。否則,南韓Hydis員工將會號召更多勞動者加入遠征台灣抗爭的行列,而「Hydis連線」也將邀請更多台灣公民加入聲援。

Hydis惡性關廠:把勞工當成免洗筷的跨國剝削(苦勞網)
【苦勞網】韓Hydis工人永豐餘前辦燭光晚會(蘋果)
抗議元太惡性關廠 韓國Hydis勞工來台苦行(苦勞網)
要求永豐餘集團撤回惡性關閉韓國工廠及解雇韓國勞工之決議(公庫)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苦勞網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